何萬順:紐約的乞丐英文比我好──政大強制教師英語授課與大學英語畢業門檻

2016/03/2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計畫趕不上變化,又被一個重大的新聞事件打亂了批判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寫作計畫;很不幸的,主角竟是自己的學校。

政大新規 新師英文授課 挨轟捨本逐末(中國時報2016/03/20)

政大人事室1月20日發出的公文指出,去年12月23日政大第57次人才會議決議:新進教師每學期需授ETC(English Taught Course)課程,各院應與國合處規畫ETC課程數,並由教務處協助提供英語授課課程科目數。由於一年有2個學期,新進教師須授2門課程。

消息一出,各家媒體紛紛引述報導。其實早在去年12月28日,政大就藉著僅以一票之差而通過的「課程精實方案」發函全校,其中「課程精實方案相關配合執行事項時程表」的第17項就赫然是:

未來聘任師資,建議各院以具備英語教學能力為優先條件,並請院校教評會予與考量。

「具備英語教學能力為優先條件」!我從椅子上摔了下來,眼鏡跌碎了一地。「優先」是什麼意思?我怕解讀錯誤,特別查了張大春口中「不學無術、積非成是」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優先」:在次序上先實行。如:「這件案子事關重大,必須優先處理。」

換句話說,在對於應徵者的英語能力與專業能力做考量時,英語能力在次序上須先實行。沒有全英語授課能力者,拍謝,莎喲娜啦,再見,因為是「優先條件」,專業能力再好也不列入考量。

於是我立即致電名列權責單位的國合處,質疑此項命令違反正當程序且侵犯系所學術自主;最後獲得國合長親自保證國合處並無此項政策,且已經請發文單位教務處修改該條文,請其依照國合處送去的原條文處理,並獲得教務處回覆會在網路公告的版本更正。

網路公告的版本從未更正,也無需更正,因為校方要的就是「新進教師每學期需授ETC」,那「具備英語教學能力為優先條件」是理所當然的。

政大的這個措施被揭露後,一時之間風起雲湧,多位重量級的學者投書媒體,政大教師會也於3月22日發出公開信,發起全校教師連署,要求校長廢止此項決議。令人振奮的是,截稿時已有127教師連署。教師會也於3月25日開放問卷給政大學生,第一天就有1600位同學填答,94%支持教師會。讀者可以在「國立政治大學教師會」的臉書上查詢最新的發展。

校長的信為什麼是中文?

回應老師們的抗議,校長周行一在3月23日晚間發了一封信給全校老師。這樣一位本身英語能力極佳,又強調國際化又要求新進教師英語授課的校長,給全校老師的信為什麼是用中文寫?如果考量到外籍老師,至少應該中英併陳。

會不會是認為大多數抗議的老師是沒有能力英語授課的?仔細想想,如果新進老師必須英語授課,政大全面英語授課的絆腳石,就是現有教師中不具英語授課能力的。還好政大不是Trump University,不然直接You’re fired! 

對於校方未來的規劃,在強制新進教師英語授課的同一份公文中的第一條,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在預為因應及掌握高等教育發展脈動以強化本校國內與國際競爭力,…...嗣後教研人員離退員額將回歸學校統籌控管,並以校務發展為前提為主要分配考量。

看懂了嗎?政大講座教授陳芳明呼籲政大教授加入連署,因為他認為政大存在的問題是「威權體制的幽靈徘徊不去」,銳利的眼光直指問題的核心。舊威權的幽靈是黨國體制,新威權的偶像是英語霸權與資本主義,披著「國際化」與「全球化」的金色外衣。

校長在公開信中並未讓步,也未回應教師會的質疑:此一限制教師教學內容的重大項措施並未經校務會議討論與決議,因此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可是在3月24日政大主秘王文杰卻又對自由時報表示:

一切屬「鼓勵」性質而非強制,新聘教師的權責仍在三級三審的教評會議上,由各系院所自行決定。

但是政大人事室1月20日發出的公文以及校長公開信中的堅決態度,與主秘的說法是不合的。我很同情他,這位傑出的法律學者,蹚上了這趟渾水。在此次風波中,他代表校方對外發言,所以我們姑且以他為例,看看這個荒謬的措施如何凸顯了台灣高等教育中冰山一角的扭曲價值。

洋人博士 > 洋博士 > 土博士

王文杰是政大法學博士也是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學博士,令人驚豔;專長包括中國大陸法制、公司法、智慧財產權法、金融法;紮紮實實是著作等身世界一流的法學學者。兩岸四地任何一個大學的法學院,如果他去申請,一定喜出望外的歡迎他。可是,他進得了今天的政大嗎?他要怎樣證明他有能力全英語授課?

更有趣的是吳思華了。請看中廣新聞網報導:

教育部長吳思華24日表示,基於大學自主,教育部不會干涉政大的事務,不過,如果他回到學校任教後以全英語授課,的確會造成壓力。

「造成壓力」?真是含蓄。這位政大企管所的博士已經是政大老師了,只是借調去教育部,不需重新申請。

細數推行英語畢業門檻的歷屆教育部長,有黃榮村、杜正勝、鄭瑞城、吳清基、蔣偉寧、吳思華,到現在內定的陳良基,除了論文事件國際化的史丹佛博士蔣偉寧之外,大概都進不了今天的政大。

我們來想像一下,有三個博士來政大應徵。三個人在專業上不相上下;一位是洋人博士,正港美國人,長得有點像超人;一位是台灣人洋博士,喝了六年的美國墨水,講三句中文就加一句英文;另一位是台灣人土博士,英文也不錯,多益750分,耶!通過畢業門檻,沒走後門。

請問,在「具備英語教學能力為優先條件」下,多益土博士被選上的機會有多大?Did you say “fat chance”? Wow,你可以來政大開課,英文這麼好!那最後會聘誰呢,洋人博士還是洋博士?你太英明了。

政大的博士班還有存在的價值嗎?政大的博士政大自己不會要,因為要國際化。台灣哪一所大學不要國際化,政大的博士何去何從?免煩惱,兩岸一家親,你不要,我當寶。

陸來台徵百名教師 教長:表示人才被肯定(聯合晚報2016/01/08)

對於大陸學校大舉來台徵才,吳思華表示,台灣的博士學生培養,畢業後能被世界上其他地區、大學進用是好事,「代表我們培養的博士生水準被肯定」。

所以在大學裡面,教師已經形成兩個等級:有英語授課的vs. 沒有英語授課的;前者錢比較多、課比較少。清大與東華英語授課鐘點以1.5倍計算、交大以1.5倍計算鐘點或支領一學分7,000元獎勵、北教大與開南每學分6,000元、北藝大與暨南以1.5倍計算鐘點或一學分6,000元、輔仁視預算定額獎勵、台科大管院補助15,000元、淡江每學分得減授應授時數0.5小時。

政大是各院不同:例如文學院最多補助15,000元(需檢據核銷);商學院最爽:新開課程50,000元,續開課程25,000元。人比人氣死人,同一個學校,同工不同酬。

外語也分兩個等級:英語vs. 其他外語,因為用其他外語授課是沒有任何獎勵的。以政大為例,外語學院的語種還有法語、德語、西語、韓語、土語、日語、阿語、俄語、波蘭語、捷克語、馬來語、泰語、越南語等。民族系有滿語、蒙語、藏語等中國語言與台灣原住民語言,台文所與台史所有閩南語及客語。本國籍老師用這些語言教授非語言學習的課程,通通沒有獎勵。「獨尊英語」你相信了吧。

紐約的乞丐英文比我好

有一次我在一個研討會上批判大學英語畢業門檻,在場有一位院士級的大老,於是主持人請他表示意見。他輕描淡寫的說,紐約的乞丐英文比我好。短短一句話道破了英語凌駕專業的迷思。

紐約的乞丐如果奮發圖強,去拿了NYU的博士,他來政大應徵,是不需要證明他的英語能力的;他的文憑、護照加上那張像超人的臉,夠了。可是台灣人洋博士之間的競爭,土博士拼土博士,要怎麼證明你的英語能力?

政大不相信英語教育與課程內考核,不考多益就不讓你畢業,考不過,走後門畢業。現在政大日語系的招聘公告就已經要求「英、日語均佳」,很快就會變成是「英、日語均佳(需檢附兩年內之檢測證明)」。

太合理了;因為教育部和全台灣所有的大學都不相信自己的英語教育,給我多益,其餘免談。很多大學,包括國立的,張燈結綵的作為多益台灣代理商的「代辦中心」。有看懂嗎?就是大學當代理商的代理商。我絕對沒有騙你,連台大、包括台大外文系,都不相信自己的英語教育!給我全民英檢,其餘通通免談。全民英檢的總部在台大校園,董事長是台大校長。

英語無罪、英檢無罪、英語授課無罪

李振清教授3月22日在聯合報發表的「全英文授課無罪」一文,提醒我們見樹也要見林,因為英語已是「全球溝通的最重要語言」。的確,把澡盆裡髒水倒掉的同時,別把英語教育這個寶貝嬰兒也一起倒掉了。

他的這句話最得我心:「國際化教育的核心功能,乃在凸顯本土基本意識與價值觀,並廣泛分享於世界。」我們推動廢除大學英語畢業門檻以及廢止政大的強制英語授課,正因為這些措施潛移默化的是「英語至上」、「凡白人者皆我師也」的扭曲價值,扼殺了本土語言、文化與價值這個更加寶貝的嬰兒。

全民英檢研發長吳若蕙博士2015年4月11日在一場名為「大學英外語畢業門檻的省思與批判」的座談會上坦言,英檢是一個工具,就像一把菜刀,可以拿來做很好吃的菜,也可以拿來殺人;真不愧是一個有良心學者。英語、英檢、英語授課都是菜刀,菜刀無罪;教育部和大學,求求你們,好好做菜吧。

求求校長不要再管了!

2012年7月5日聯合報出現了一篇評論:〈求求政府不要再管了!〉,作者批評政府的法令導致人才引進的不便,如果不迅速鬆綁,將導致國家競爭力的衰退。最後作者殷切的呼籲:

鬆綁才是正辦,台灣企業及大學不需要政府幫忙尋覓人才,只求不要再管了!

兩年後這位作者當了政大校長,卻成為老師們批評的對象。教師會的公開信不正是「求求校長不要再管了!」批評校方的措施導致學術發展的不利,如果不迅速鬆綁,將導致學術競爭力的衰退。教師會的呼籲也同樣殷切:

鬆綁才是正辦,政大系所及學院不需要校長幫忙尋覓人才,只求不要再管了!

2015年1月6日這位校長在聯合報發表了另一篇評論:〈聽命教育部 老態龍鍾的「台灣高等教育公司」〉。他批評台灣「中央集權式的高教體系」、「 大家都必須聽命於教育部辦事」、「我國的大學會有效率或者有創新力是不大可能的」。

說得太好了。教師會的質疑一模一樣:如果最重要的考量是英語授課,各系選得到最好的人才嗎?校長大人,放下中央集權的心態吧,求求您不要再管了。

老師,求求你不要太自私!

總結批評政大強制英語授課的論述,校方措施的謬誤有三個面向:違法、違反教育的精神與目的、是基於扭曲的價值觀。

政大老師們的連署,短短幾天就有127人。政大教研人員約700人,連署人數超過1/6,相當驚人。所有學系中,連署密度最高的是法律系,至少有17位。法律系留學德國的老師是大宗,因此對於強制英語授課的荒謬特別有感,無論是在法理上或是實務上。

再看批判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論述,總結此項政策的謬誤也有三個面向:違法、違反教育的精神與目的、是基於扭曲的價值觀。校方強制英語授課的謬誤與強迫學生通過校外英語檢測的謬誤如出一轍。

既然如此,老師們應該在兩個議題上態度一致、行動一致。但是並不一致。英語畢業門檻加害學生十餘年,政大幾位老師努力了六七年,發表了兩篇期刊論文,演講與公聽會辦了五六場,而最後參與連署的老師不到50人,法律系3人。

英語畢業門檻與教師的利益並非直接相關,但是與老師們的良心直接相關。老師們拒絕接受校方的霸凌,更不應該霸凌學生。英語畢業門檻是經過老師們同意的,十幾年來是在老師們的默認下進行的。

老師,求求你檢視你的良知,不要太自私。

參考資料:
何萬順, 廖元豪, 蔣侃學, (2014). 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 以政大法規為實例的論證. 政大法學評論, 139, 1-64.
何萬順, 周祝瑛, 蘇紹雯, 蔣侃學, & 陳郁萱. (2013). 我國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政策之檢討. 教育政策論壇, 16(3), 1-30.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