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廖祐瑲攝。

台灣社會存有諸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作為。在高等教育中,現行的學業退學規定是如此,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個政策在台灣的共識極高,上至教育部、下至大學師生與家長,幾乎人人叫好,被其金玉之外所蒙蔽,能識其敗絮之本質者,很不幸的少之又少。

在未來的幾篇評論裡,我們會陸續的從法律、教育、和價值觀等幾個面向,逐一論證這是一項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教育政策。本篇的目的,則是先簡單介紹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背景,並且提出整個論述的綱要。

什麼是英語畢業門檻?

「大學英語畢業門檻」就是大學強迫(是的,你沒有看錯,是強迫)學生必須接受校外英語檢測機構的英語檢測,例如全民英檢、多益、托福、雅思等等,通過了校方所設定的成績門檻方得畢業。不同的大學,其門檻或有不同,甚至同一所大學內的不同系所,也可以訂有不同的英語畢業門檻。台灣90%以上的大學訂有英語畢業門檻的規定。而精彩的是,所有訂有門檻的大學又同時訂有補救課程作為「後門」;後門是沒有門檻的,多花一點錢修課就可以通過。

所以這個政策實行十幾年來,從未有任何學生因此不能畢業,所以也不會有學生因為不能畢業而提告。這個政策金玉其外的名稱是「畢業門檻」或是「畢業標準」,敗絮其中的事實是沒有「檻」到學生的英語水準,只「砍」了學生的荷包,把4年至少10億、8年至少20億,12年至少30億,全部送進了業者的口袋。假門檻,真賺錢。若說教育部與大學是這些業者的財神爺,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一點都不誇張的。目前在台灣市佔率最高賺最大的兩種英語檢測是全民英檢與多益。我想他們每天都在祈禱:教育部的政策千萬別改變,大學千萬別醒來。

為什麼要廢除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

任何一所大學為了保障其畢業生在學業上的品質,必然設有許許多多的畢業門檻;學生要取得大學文憑就必須要通過這些門檻。例如,畢業應修總學分數就是一個畢業門檻,學士班一般是128學分,未達應修學分數不得畢業。所有的必修課也都是畢業門檻,任何一門必修課不通過就不得畢業。修業年限與操行成績也是畢業門檻。所以,英語畢業門檻只是大學所設定的諸多畢業門檻之一,似乎沒有什麼不好啊。

的確,英語重不重要?太重要了。21世紀全球化的今天,英語已是世界語;英語在現代教育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完全毋庸置疑。而英語的各種標準檢測,如全民英檢、托福、雅思、多益等,在評量英語能力上也是極具價值的檢測工具。所以在台灣所有大學的課程中,英語從來都是必修課,而絕大多數的大學課程也都以考試成績作為通過與否的評量手段。況且,上述這些校外的英語檢測也都是在國際上有其公信力的。既然如此,那麼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有什麼不好呢?

因為英語教育太重要了,絕對不可以惡搞,而英語畢業門檻卻是惡搞,玩假的、違法、違背教育的精神、傳達了扭曲的價值觀,因此必須廢除,大學與教育部必須要回歸到教育的正途上。

在法律上的「敗絮其中」

享有公權力的機構,法律是其行為的最低標準。教育部與大學乃享有公權力之機構,其行政法規與行政措施均需遵守法律;大學法因此明確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我們將逐一論證教育部推行「大學英外語畢業門檻」政策所採取直接與間接的手段,侵犯了大學自治;而大學將考核學生的權責「外包」,也辜負了大學自治。此外,各大學的相關法規與措施,也相當程度的背離「平等原則」、「禁止恣意」、「誠信原則」、「行政中立」等法律原則。在適法性上,教育部以及許多大學的相關行政措施恐經不起監察院或行政法庭的檢驗。

在教育上的「敗絮其中」

大學的本質與職責在於教育,加諸於學生之行為因此也必須合乎教育的精神與目的。首先,教育部錯誤的假設「考試引領進步」,大力推行這個缺乏學理基礎的政策,迫使我國大學生每4年花費至少10億元於英語檢測。如此可貴且龐大的教育資源單單投注於檢測,是極為不智的。將大學英語教育的目標簡化為英檢畢業門檻,不僅降低了教師的教學熱忱,更窄化了學生的學習動機。刻意追求門檻的通過率,也導致各校在成績標準上的恣意與操作。但是大學的英語課程終究並非為滿足畢業門檻而設計,這對於弱勢的學生是「不教而殺」,而只求人人過關的補救課程當然也必然是敷衍了事。大學嚴重辜負了學生受教的權益。

在價值觀上的「敗絮其中」

大學的行為最高標準在於守護「真善美」的價值。然而,面對教育部不合學理且侵犯學術自由的政策,大學所展現的是屈服與怯懦。在所有學科中唯獨英語設有課程之外的畢業檢測門檻,所傳達的是「獨尊英語、英語至上」的扭曲價值,也無視於這個政策下4年至少10億元龐大商機所導致大學與業者之間的利益糾葛與曖昧的關係。美其名「畢業門檻」,卻是人人過關的假門檻。實際上是最低階的補救課程也美其名「進修英語」、「進階英語」或「精進英語」。在「英外語畢業門檻」的作為上,大學很不幸的傳達給世世代代的學生種種扭曲的價值觀。

思維限定了行為,而思維的先導是價值觀。台灣社會在文化與語言上的自卑導致其崇拜英語的扭曲價值觀。但是為什麼這個扭曲的價值觀沒有導致大學英語師資與課程的過度增加,而是逼迫所有大學生參加檢定?原因在於台灣社會對於考試的高度迷信,加上大學教育商業化所導致的量化評鑑指標。教育部的求好心切,加上利益團體的多方遊說,促成了上百所大學的畢業門檻。但是這個政策如果「玩真的」必然導致許多大學生無法畢業,因此「玩假的」成了唯一的選項。扭曲的價值觀是「毒根」、長出英語畢業門檻枝繁葉茂的「毒樹」、作假與違法的措施是必然的「毒果」。

對大學與教育部的呼籲

從法律、教育到價值觀,從行為的最低標準到最高標準,教育部和大學在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與作為上,給學生、家長、以及整個台灣社會做出了錯誤的示範。然而「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教育部和大學應本持教育的良心,「回歸教育的基本精神、廢除英外語畢業門檻」,為莘莘學子與台灣社會做出最良善的示範。

延伸參考:
何萬順、廖元豪、蔣侃學:〈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以政大法規為實例的論證〉,《政大法學評論》139期(2014),頁1-64。
何萬順、周祝瑛、蘇紹雯、蔣侃學、陳郁萱:〈我國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政策之檢討〉,《教育政策論壇》16卷3期(2013),頁1-30。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