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慶樺:說謊的媒體?──德國新聞界的自由之戰

2016/03/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媒體的正當性危機

根據民調,4成國人認為媒體報導內容不可信;許多人讀了近來的媒體報導後,認為各家媒體立場偏頗,並未針對政治社會重要事件全盤報導,而只是扮演政府的化妝師;網路上讀者們湧入各媒體的社群媒體專頁,憤怒地寫著:「你們都只是謊話連篇的媒體!要惡搞,我不會自己來嗎?」、「口徑一致的垃圾宣傳機器」、「你們報導的真實成分百分比大概只有個位數」、「信不信我們很簡單可以人肉搜索出編輯的姓名、親屬等等這些資訊?」、「噁心的垃圾宣傳媒體」;網路開始票選全國最爛記者......

不,這不是我們熟悉的台灣,不是我們每天在罵的媒體。這是今日的德國,這些被肉搜的記者們,被認為不可信的專欄作者們,幾乎都任職於德國最好的週刊、報業、電視台。那些被選入全國最爛記者的,來自《明鏡週刊》、《法蘭克福廣訊報》、第一公共電視集團、第二公共電視集團、《圖片報》等等德國最重要的媒體。

這幾年來德國民意對於媒體的不信任感逐漸增加,幾乎已經構成正當性危機。今年2月13日出刊的《明鏡週刊》中,就刊登了探討媒體危機的長文「信賴問題」(Vertrauensfrage)──編輯以這個標題,比擬今日媒體的不受信賴,嚴重性如同議會民主政治中,政府對議會提出了信賴問題,以解決兩者衝突;而後果往往是政府的改組,或者議會解散重選,以重建正當性。問題是不滿的閱聽者無法對不喜的媒體投以不信任投票,以解散重造方式找回信賴,只能依賴市場邏輯,期盼淘汰他們不喜歡的媒體,或者──如現在常見的──以各種管道攻訐。媒體貫徹言論自由,推動透明化,監督施政,原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可是一旦不受大眾信賴,如何解決這種危及自身正當性的危機?

這背後還有一個更根本的問題:這些被肉搜、被辱罵的記者編輯們,來自各家媒體,都是德國社會的專業媒體(Qualitätsjournalismus)傳統下培育出的資深新聞人士,很難想像這麼多記者、這麼多媒體,竟然都採取同一個立場,以虛假報導欺騙讀者。可不可能是,記者們報導、評論的內容,與大眾的風向不一?記者如何面對那排山倒海而來的多數民意甚至不理性言論?在面對訂戶退訂、甚至人身安全問題時,記者們是否會自我言論審查?這是不是才是專業媒體的危機?

「說謊的媒體」

近年來德國媒體正當性之所以特別受到質疑,背景是德國的內政外交危機,例如歐元危機、伊斯蘭文化與德國文化關係、移民融合問題、難民問題等。媒體在這些政治經濟社會事件中的報導,被某些特定政治立場的民眾視為偏頗、忽略多數人民的看法,因而成為眾矢之的。在「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愛國歐洲人」(Patriotische Europä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簡稱Pegida)運動中,即可看到其視為遊行中高舉著標語,斥罵「說謊的媒體」(Lügenpresse)。

「說謊的媒體」這種說法,代表一種對於媒體的仇視,進而激發出各種仇恨言論,許多人簡單對媒體扣上這帽子,而不再深究報導內容。這個詞因而被選為「2014年最糟德文字」(das Unwort des Jahres 2014)。

票選年度最糟德文字的活動是由「語言批判行動」(Sprachkritische Aktion)計畫發起,所有民眾都可以投稿建議年度最糟字,由出版界、媒體界、德文及語言學學界專家組成的評審團判定最終的最糟字。判斷的標準不是合不合乎文法,而是檢視當年度流行的任何德文字是否傷害了人性尊嚴、民主價值,或歧視了某特定範圍的社會成員,或者以一種美化的說法掩飾了、誤導了言語的仇恨與傷害本質。該行動是語言學界與公共對話,實際介入社會議題的重要活動,自1991年起每年選出的最糟字均獲媒體大幅報導、分析,也是政論節目熱門議題。年度最糟字提醒了我們──當然也提醒最常使用文字的媒體人──必須正視文字的力道,某些字詞正在傷害我們所珍惜的根本價值。

評審團表示,「說謊的媒體」一字獲選原因是,該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就作為鬥爭用概念,而納粹主義者也用這個詞來對獨立立場的媒體扣帽子、詆毀。那些在Pegida運動中自居為「憂心的公民」的示威者,舉著標語大聲呼喊著這個字,忽略了它在語言史中的特定概念內容,也因而使得當初在一戰、二戰期間使用這個字的極端政治勢力,達成了其宣傳目的。

確然,那些憂慮德國文化在外來者的移入中毀壞的國民們,也許是無心地使用了這個字,可是納粹時期就已經調用這個字來遂行其政治動員、宣傳及分化目的(納粹宣傳部長哥倍爾就多次批評「那些紅色的說謊的媒體」),而新納粹多次在街上遊行時,也高舉著這個字。當民眾一方面自居為只是憂心的理性公民,卻一方面挪用具有傷害力量的仇恨言語,將使自己成為極端政治勢力的同路人;而仇恨語言的擴散,也會激化社會的敵我分峙狀態。

德國各家報導Pegida運動的媒體們,便時常收到前述的辱罵信函,甚至威脅記者的人身安全。自去年以來的難民問題,更是加劇了媒體與激進讀者之間的對立。在這種對立狀態中,右派政黨高喊抵制媒體,動員了選民,獲得越來越高的支持度;而民眾也為簡單卻有力的字詞激動起來,無法深思語言背後蘊涵政治邏輯的合理性。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托馬斯.費舍爾(Thomas Fischer)就在其《時代週報》的專欄中質問了這種扣帽子卻不深究事物本質的宣傳方式。他表示,當我們責罵媒體說謊時,預設了另一種真正的真實,可是那是什麼?AfD、NPD等等批判媒體說謊、勾勒媒體與政府陰謀論的右派及極右派政黨,在動員民眾時沒有提出任何可信的真理訴求,而只是訴諸敵外情緒。但媒體向來就是提出不同意見者,我們當然可以覺得意見與我們不同的媒體在說謊,然而,投票給極端勢力,為什麼就能夠改變媒體說謊的現狀?民眾有沒有想過,即使這些激進勢力真的選上了德國總理、當上了內政部長,又該如何不顧「那該死的基本法第5條」──「媒體自由與廣電、電影的新聞報導自由受到保障,不得審查」──,糾正這些說謊的媒體?

因此,退一萬步說,即使媒體確實說謊,我們也不宜以「說謊的媒體」這樣的帽子帶過,而省略了更詳細的對話與真正的批評。回到事物本身,而不是被口號操弄,才是真正憂心的公民應該走的、更不容易的正確道路。「語言批判行動」評審團因而希望,藉由揭露該字的本質,能夠促成真正有意義的媒體批評,而避免極端政治勢力藉由這個字的抹黑力量,傷害了民主社會得來不易的新聞自由。

「安份守己者的反抗」

但是不可否認,右派的動員力道愈來愈強大,今年3月9日的黑森邦市鎮選舉中,時常指責媒體說謊、抵制歐元、難民且高舉德意志文化價值的右派民粹政黨「德國替代方案黨」竟然得票率達13.2%,一舉超越綠黨成為該邦第三大黨。3月13日德國其他三個邦大選,「德國替代方案黨」均驚人地躍居為第二或第三大黨,其競選過程與媒體針鋒相對,痛批報導虛假偏頗,竟然廣受選民認同;而網路上攻擊媒體的留言愈來愈多、愈來愈暴力化,明顯已踩過法律紅線。《圖片報》為讓讀者知道媒體及不同意見的政治人物今日處於什麼言論威脅中,於去年年底便與臉書散發仇恨言論的用戶宣戰,用兩張全頁版面刊登這些人相關專頁留下的仇恨言論、用戶名稱及頭像,呼籲:「檢察官們,採取行動!」

這是一場戰爭,站在亮處的媒體處處受敵。在前述的「信賴問題」文章中,《明鏡週刊》的記者們寫道,他們針對媒體與讀者的關係、針對說謊媒體這樣的指責,想採訪一些資深同業時被拒,因為許多記者們知道,在這個行業中的許多人已經受到許多威脅信或者退訂要求。記者的自我言論審查似乎確實發生。不過,在這場媒體與極右派份子、或者與「憂心的公民」的交鋒中,仍然有許多記者無畏壓力,言其所當言。

今年2月15日,在柏林的德意志歷史博物館舉行了年度記者獎頒獎典禮,該獎項由新聞業同業期刊《媒介》(medium)舉辦,超出80位學界及媒體人士組成的評審團將2015年的年度記者獎項,頒給了安雅.蕾許克(Anja Reschke)。蕾許克是北德廣電集團(NDR)的記者及主持人,她在「每日主題」(Tagesthemen)的帶狀節目中,針對德國各種議題發表個人評論,她對於捍衛新聞自由、反對民粹主義或法西斯主義的立場堅定,就算知道會犯下眾怒也在所不惜。去年8月5日,她在節目中發表約2分鐘的針對德國難民問題的評論,成為去年德國新聞界最知名的一段評論,是新聞界介入社會議題的示範,也為她贏得年度記者獎。

在這段評論中,她針對難民收容所被縱火事件,批評了網路上針對難民問題的仇恨言論,並要求「安份守己者應該採取反抗」("Aufstand der Anständigen")。蕾許克問:如果我現在說,德國其實應該接納經濟難民,各位觀眾認為會發生什麼事?「這是一個意見,應該可以被務實討論。可是,事實上我會收到這樣的仇恨評論:該死的蠢貨,我們還要收容多少?這些傢伙應該快滾,應該一把火燒了......」她觀察到以前這些言論都以匿名方式發表,可是現在愈來愈多人以真名公開叫陣,顯然這對很多人來說已經不是必須遮遮掩掩的言詞;相反的,咒罵「那些髒東西應該在海上就溺死」的言論,還會在臉書上獲得不少支持,這也強化了那些種族主義者的信念。而許多人會說,蠢話到處都有,置之不理即可,可是雷許克認為仇恨言論不會只是言論,還會擴及為行動,每年有數百起攻擊難民收容所的行動,且以驚人的倍數增加。她呼籲:「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她說,雖然檢察官已經著手偵辦網路散發仇恨言論的案件,可是依靠國家力量是不夠的,「必須讓那些發表仇恨言論的人了解,這個社會不會容忍他們的這些言論。如果我們不認同『所有的被追捕、被燒、被毒害的難民都是寄生蟲』,那麼我們就應該非常明確地表態。我們必須清楚表明立場,說出我們的不同意見,公開省視那些言論。現在雖然已經有一些人、一些部落客這麼做了,卻遠遠不夠。上一次的『安份守己者的反抗』已是15年前,我相信,是時候再來一次了」。

蕾許克說的15年前發生的「安份守己者的反抗」,是在德國政治史上一個特殊脈絡下發生的。2000年的10月2日,杜塞道夫的猶太教堂被縱火,全德震驚,勾動了德國與猶太人的緊張關係。當時的德國總理施洛德在兩天後親赴教堂,呼籲德國社會全面協助緝兇,「我們需要一次安份守己者的反抗,不能再別過頭去」。他表示,不只要查緝兇手,更需要凝結社會共識,培育公民道德勇氣,拒絕容忍對任何特定宗教或種族採取暴力者。後來兇手落網,並非德國人,而是具有中東背景的兩名青年,因以色列在加薩走廊開火而縱火抗議。在這次事件之後,全德許多非政府組織發起了各種行動計畫,希望培育一個反極端勢力的德國市民社會。

自此後,「安份守己者」成為一個具有特定政治意涵的說法,也就是反對極端意識形態的市民們。Pegida或許多右派政黨的支持者們也試圖奪下這個符碼,自稱是德國社會的中堅份子,是在說謊的媒體中被誤解的大多數人。然而施洛德在2014年一次專訪中即明確表示,他認為所謂安份守己者並非Pegida的支持者,而是那些願意挺身而出抵抗仇外情緒的市民們。

蕾許克這個2分鐘的明確表態,力道驚人。單是上傳於其節目臉書專頁的該則影片,一天內點擊就超出300萬,直到這篇文章寫成為止,轉貼在節目專頁以及其他專頁或媒體上已有數千萬的影片點擊數。評論刊出後,她也接到許多國外重要媒體的專訪要求。當然,她受到許多仇恨式來信,可是更多人讚許,她的登高一呼,集結了原來沉默的安份守己者。《媒介》雜誌無疑義地將年度記者獎頒給她,說明評審團的決定理由為:

「這是一位有鮮明特質、有明確態度的記者。2015年的夏天,蕾許克以她在『每日主題』的『安份守己者的反抗』評論,展現了新聞業在『說謊媒體』的指責中,所需要的是什麼:是態度。她知道必然會在網路上遭受嚴厲辱罵,但不因此就有任何妥協。該年,沒有任何一則新聞評論,能有蕾許克這則評論如此巨大的效應與擴及力道。」

媒體是自由國家的基石

德國的專業新聞媒體向來以立場明確、調查深入、勇於報導自豪,而德國基本法第5條也明確保障新聞自由。1962年,《明鏡週刊》刊登了一篇批評軍方的文章,國防部認為週刊涉嫌叛國;10月26日,聯邦最高法院簽發逮捕及搜查令,讓檢察總署以調查洩漏國家機密及賄賂罪為由,協同警方搜索週刊的漢堡總部,並拘禁編輯與發行人。這起戰後德國史中政府干涉媒體的最嚴重事件──或者許多人稱為醜聞──發生後,阿德諾總理在面對國會質詢時,未審先判地控訴週刊是叛國者。而週刊面對國家的強勢不曾屈服,撰刊「他們在夜裡來(Sie kamen in der Nacht)」長文,詳述週刊受突襲搜索情形,搭配發行人被拘捕封面,震驚全國。全德新聞界群起聲援週刊,甚至爆發學運,全德各地民眾上街遊行高喊:「明鏡之死,就是自由之死!(Spiegel tot, Freiheit tot!)」最高法院最後判決叛國及洩密罪不成立,挽救了危境中的年輕的共和國民主。

為捍衛新聞自由,週刊後來提請釋憲,質疑國家搜索媒體的合憲性,惟最後在憲法法院激辯國家安全與新聞自由界限後,以正反意見同票被駁回,但也產生了著名的BVerfGE 20, 162號判決。在這個解釋中大法官們如此定義媒體與民主關係:

「一個自由的、不受公權力影響的、不屈服於審查制度下的媒體,是自由國家的基石。特別是一個自由的、定期出版的政治媒體,對於當代民主不可或缺。公民要作出政治決定,必須獲得詳盡的資訊,也必須知道他人的意見,並加以作出衡量。媒體必須維繫這樣永不停止的討論,必須創造資訊,自身也必須採取立場,在公共爭執中作為確立方向的力量。」

今日,媒體要面對的不只是公權力以國家安全為名而提出的質疑,也必須面對網路時代新聞業結構的變遷,以及回答在各種價值與極端教義抗衡的衝突時代裡,如何還能夠維繫民主社會的不搖不墜。當某些團體以暴力語言指責媒體說謊,正是關上了對話溝通的可能性,他們無意知道其他意見,不接受新的資訊,只願訴諸群眾暴力,也因此危及了民主政治的運作。

現在德國媒體面臨的信賴危機,必須要從蕾許克這樣的記者的態度去尋求出路,這種態度,不畏辱罵與暴力,不自我言論審查,不對任何陣營讓步,正是對於「媒體必須維繫這樣永不停止的討論,必須創造資訊,自身也必須採取立場,在公共爭執中作為確立方向的力量」的毫不妥協的堅持。

在那篇「信賴問題」長文的最後,《明鏡週刊》的記者們這樣寫著:「我們很希望知道您如何看待德國媒體、記者的工作,以及本刊的報導內容。」週刊向讀者們提出了信賴問題。一周內,收到了超出1200份讀者來信,少部分仍然寫著他們不相信說謊的媒體,而絕大多數肯定了德國媒體內容。「安份守己者」對於德國的新聞工作、也為這份60多年來共同打造共和國民主的期刊投出了信賴票,他們依然相信,明鏡之死,就是自由之死。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