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德水:錢太多也不是這樣花!評金門增設「村里幹事助理」

2017/05/15

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正當台灣本島輿論聚焦「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是否會成為「錢坑計畫」時,離島金門近來也在熱議一件極具爭議的人事增置案:金門縣政府宣布編列經費,補助鄉鎮公所增設「村里幹事助理」。

公共政策,言人人殊,仁智互見,本不足為奇。然而,正在金門上演的這件增置村里幹事助理案,明明匪夷所思,超越一般人常識,眾人私下議論皆曰不可,但卻少見公共討論。目前為止,金門在地似乎僅有媒體工作者董森堡在個人臉書發表〈給他魚不如給他釣竿-論增設村里幹事助理〉披露此事。董森堡指出,金門總共有37村里,按一村里一助理配置,一年就要花掉近1,700萬的預算,此例一開,儼然成為另一個「錢坑」。

除了所費不貲外,筆者認為本案從政策發想到執行,以及可能造成的後果,有太多層面值得釐清,有必要再向公眾揭露。明知討論這種妨礙他人利益的事,實在吃力不討好,但基於以下理由,筆者還是必須反對這樣慷全體金門縣民之慨的所謂人事增置案,金門人不妨這樣思考:

首先,增設「村里幹事助理」會不會疊床架屋?

「村里長」是地方自治層級中最基層的民選公職人員,受鄉鎮市區長之指揮監督,辦理村里公務及交辦事項,非永業文官,且為無給職(由鄉鎮市區公所編列村里長事務補助費)。為協助村里長辦理村里公務,在鄉鎮公所員額編制內則有「村里幹事」協助村里長。

金門一地設籍人口數135,342人(2017年3月),但實際常住人口數恐不及5萬,當地政府層級從福建省政府(兼辦「行政院金馬聯合服務中心」業務)、金門縣政府、鄉鎮公所到村里辦公處,有多達4個層級的政府單位。就多數人經驗值而言,當地平均每位公務員服務的縣民人數應該低於全國平均值,何況,目前在鄉鎮公所已設有「村里幹事」協助村里長,再行增設「村里幹事助理」的正當性為何?會不會疊床架屋?

其次,增置臨時人員的目的為何?

縣市長、鄉鎮長在上任後增置臨時人員,總不脫擴大就業、提升服務品質的說詞,然而,大家心知肚明,大量進用臨時人員,就是民選首長當選後公然綁樁的具體手法,反正花的是公帑,這種既可以酬庸樁腳、討好選民、又不用花自己錢的順水人情,何樂不為?

對這種現象,選民似乎也見怪不怪,就連應該站在監督立場的地方民代,或因為不得罪人,或因為本身就是利益集團的共犯結構,多數也選擇不發聲。甚至某些民代就是參與相關人事關說的有力人士,只好裝聾作啞、視而不見、噤聲不語,這樣層層疊疊、利益糾葛的結構,是台式民主的普遍現象,但在非都會地方尤其普遍。

以金門縣為例,增設「村里幹事助理」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據悉,兩年多來金門縣政府進用的臨時人員,已經超過此前數年的總和,甚至傳出某些行政單位反映不需要增派臨時人力,但縣府還是硬塞的現象。有人笑稱,這些塞滿縣府走道的臨時人員是「手機隊」,專職滑手機,這究竟是加強服務?還是加強固樁?選民難道看不出來?

再者,增置臨時人員是否提升行政效能?

在現行政府體制中,輔佐村里長的就是村里幹事,在增置了村里幹事助理之後,究竟兩者權責如何劃分?顧名思義,村里幹事說就是村里長的助理,為村里幹事增聘助理,等於承認助理還需要助理。這就是典型的《帕金森定律》(Parkinson's Law):組織越來越龐大,效能卻越來越低落。

實則,村里非自治團體,就一般經驗,人民與政府往來,大多限於縣市政府與鄉鎮區公所,除了投票,一般人大概很少會到村里辦公處。以金門當地相對不多的常住人口數,增置村里幹事助理的必要性與正當性何在?

人多真的好辦事?或是三個和尚沒水喝?事實上,大量增置臨時人員已經產生勞逸不均、效能低落、主管難以指揮臨時人員,甚至造成民間企業缺工的亂象,實在值得深刻檢討。

最後,「沒有關係」的縣民只能自求多福嗎?

縣市首長在當選後大量進用臨時人員,這當然是資本主義選舉制度的一大缺失。然而,就像大學出現論文造假、教師升等弊案,學校每每推說大學自治神聖不可侵犯一樣,縣市長四處安置約聘僱人員、當起散財童子,大概也會拿「地方自治」、服務縣民當作擋箭牌。

政治就是分配有限公共資源的事務,民選縣市長掌握最多地方資源分配權力,但縣市長再怎樣以公帑綁樁,能夠進用的臨時人員總是有限,要如何分配這有限的資源?取決的是進用人員的專業與能力?還是與縣市長本身或其核心團隊的親疏關係?

在這樣扭曲的惡性循環下,所有想要謀職的市井小民是否也要想方設法與有力人士建立關係?這樣的地方政治運作模式究竟符合誰的利益?那些找不到關係的,到底要自求多福?還是自認倒楣?實在值得深思。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