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秀姿:當東京白日夢女碰上貧充男

2017/02/0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對方月薪4萬能嫁嗎?」「理想對象至少月薪要8萬,有車有房吧?」「女朋友嫌我年薪50萬太窮了。」這一類以金錢細數結婚理想型的發問,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在網路上出現。

然而,別說台灣部分男女如此,日本也不少男女關係得拿金錢來稱斤論兩,且隨著經濟衰退和求職一樣也進入前所未有的冰河期。

▋沒結婚卻讀「日經」大不幸

日本女性從小被教育,長大後的志業就是「當新娘」。不少短大畢業的女性,不是先求職,而是到新娘教室上課,尤其現在非典型雇用當道,根據日本政府2010年的勞動力調查,打零工或是閑賦在家的女人,有高達4、5成會學習做家事、料理,等著嫁好人家。雖說日本政府10餘年前通過男女平等雇用法,期盼更多女性投入職場,但社會傳統觀念對女性的期待仍是結婚生子,年過30歲還沒結婚的女性被稱為敗犬。

《敗犬的遠吠》作者、敗犬教主酒井順子對這種社會傳神描述:「日本社會無法接受一個30歲女人,打扮時髦地閱讀日經新聞。」日本社會對男人的期待是工作上能出人頭地,對女人的期待則是結婚生子、養育下一代。

因此對於沒結婚的男人,不會加以歧視,頂多覺得這男人「怪怪」的;但對於沒結婚的女人,卻會投射「真是不幸啊」的眼光,尤其打扮越時髦,工作能力越強的女人,更會被貼上「身為女人不完整」的標籤。

女人的價值與幸福來自結婚生子,因此即使失業在家,到新娘教室學習也是正途。那麼,適合結婚的對象在哪裡?曾有一份調查,日本女人理想中的結婚對象,年薪至少500萬日元起跳,不少30歲以下的女人更期待能和年薪千萬以上的男人邂逅。

▋千萬年薪男人在哪裡?

這些女人若活在10~20年前,並非白日夢。當時日本男人年薪500萬日元是基本配備,而且終身雇用制度,能安定的加薪升遷,且外派到海外生活的機會也不少見。

但根據日本國稅局資料,2015年男人平均年薪511萬日元,其中20歲至29歲的男人平均年薪是265萬至371萬日元;30至39歲男人平均年薪也才攀至438~499萬日元,換言之,39歲以下的適婚男人平均年薪根本500萬未滿。

雖說投入職場的女人越來越多,但同一份稅報資料也顯示,日本女人平均年薪入,從20世代到70世代,都未突破300萬日元,整體女人年薪僅272萬日元,比整體男人平均511萬日元低許多。

多數女人都想尋找年薪高出平均值的男人,導致不少白日夢女陷入不倫情境,畢竟40-59歲的男人年薪平均超過500萬,要邂逅理想型的機率高一點。

▋結婚的5大障礙男

不過,男女關係陷入冰河期,都是白日夢女或敗犬的錯嗎?敗犬教主酒井順子曾歸納一半原因歸咎於日本男人,時下日本男人多這五類:

.對活生生的女人沒有興趣(御宅族)

.對女人有興趣,但不想負責任(鬆散男)

.對女人有興趣,但對敗犬沒興趣(貶低女人的貶女男)

.對女人有興趣,但自己不受歡迎(醜男)

.對女人有興趣,但自己不長進(無用男)

這是酒井順子在21世紀初揭櫫的五大導致女人無法結婚的障礙男子。主因從2000年以降,御宅族與草食男興起,男人的欲望投注在秋葉原的地下偶像,以及動漫裡的女優(或聲優),對於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女人反而意興闌珊。

日本評論家多分析,男人性冷感來自平等雇用法通過後,女人就職有多元選擇,自信心大增後,不需要凡事仰男人鼻息,導致男人開口告白或邀約女人時,必須戰戰兢兢,因此臉皮薄、自尊心強烈的男人容易打退堂鼓。2006 年至2009年間孕育出大量草食系男子,30歲以下的他們積極打電話、使用社群軟體對女人噓寒問暖,卻始終不願意開口邀約出遊。甚至,好不容易約出門了,可能磨菇一整天也只肩膀碰著肩膀,一個晚安吻都等不到。

不過,酒井順子當年沒料到的是日本經濟衰落的速度大幅改變了年輕人的戀愛觀、生活觀乃至生命觀。現在日本年輕人已揮別草食男,標榜年薪300萬日元以下的「貧充男」當道。

知名宗教學者島田裕巳過去曾提出不需要墳墓,也不需要喪葬儀式等概念, 2013年,他進一步提出貧充理論,人不需要仰賴高收入,也可以活出充實自在的人生。

貧充理論引發日本社會大論戰,不少媒體與評論家認為貧充論過於天真,當遇到病痛、緊急危難,年薪300萬元不僅無法在日本社會安頓,更無法結婚生子,恐造成國家極大危機,包括稅收減少,以及少子高齡化等社會問題。比如,台灣人熟悉的評論家大前研一就撰文批評貧充論,認為日本年輕人喪失大志,乃是國家大不幸。

▋年收只要300萬日元

但是,貧窮卻充實的人生卻變成年輕世代的新選擇。

「貧充男」與草食系男子的差異在於,貧充男刻意不追求超過年收300萬日元的人生,不買車也不買房,雖然沒錢也可以過得充實開心,而且貧充男不住在鄉下老家,而是住在都市裡。

去年在台灣出版《才不是魯蛇》中文版的大原扁理,堪稱是日本最紅的貧充男。他原本也跟隨日本主流社會,在東京租一間4張榻榻米大的房間,月租卻要7萬日元,為了支撐這樣的房租以及東京生活費,他每天打工忙得不可開交,連午餐都沒辦法吃。後來他嘗試住到房租較便宜的郊區,但工作忙碌的程度也讓他長蕁痲疹,而且生活仍不寬裕。

職場與社會剝奪了時間、金錢與餘裕,「我不求過奢侈的生活,真的有必要這樣拚命工作嗎?」日本的年輕人每周工作5天以上,天天工作超過12小時,通常週六要加班,週日哪也沒力氣去,便在家睡一整天,「這一點都不正常!」大原扁理決定背離這種價值觀,他選擇了隱居生活,一周只打工2天,用最低的金錢維持周休5日的生活,而他的「貧充男」生活也已邁入第6年。

相信看過大原扁理部落格的日本女人都笑不出來,貧充男過得十分充實滿足,悠遊自得,每天看書散步,仔細感受生活中的一點一滴,讓窮忙一族又嫉妒又羨慕。倘若貧充理論變成信仰力量,絕對可以為時下年輕人解套:「低收入也有小確幸」、「不用變成金錢的奴隸」,可以不必再處於非典型雇用環境中苦苦追逐安定多金的夢幻人生,無疑是一種解脫。

但是,想結婚生子的日本女人該怎麼辦呢?

     

延伸閱讀:

日本就業冰河期  《月薪嬌妻》背後的殘酷真相

那些「看不見」的貧困真相

高昂學費是日本貧窮家庭永遠的痛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