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興盛:在這片土地上,太魯閣族人從來不被當成主人

2013/12/31

2013年12月23日,花蓮縣秀林鄉銅門村民發現林務局將木瓜溪流域山區檜木載運下山,因而將木材攔阻於部落。林務局主張這是合法處理國家財產(倒木),部落居民則主張林務局未經過部落協商同意,擅自砍伐林木,已侵害部落傳統領域並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第 21 條。到目前為止,部落居民仍守著木頭,雙方各持法律依據主張交鋒。

先暫時將法律爭論放在一旁。由於和部落居民認識已久,筆者在這裡想為大家說明,為什麼這次部落居民會如此生氣,會展現如此堅決的行動。有了對歷史脈絡的理解,我們才能深入瞭解事件的本質。

部落居民為何會如此生氣?原因是,在這片他們生活了數百年的土地上,太魯閣族人從來都不被當成主人,那怕只是「主人之一」也沒有。這背後的無奈、屈辱、與生存權被剝奪的痛苦,台灣社會從來不曾正視。

木瓜溪流域,是銅門村太魯閣族人的傳統居住、農耕、狩獵之地,也是台灣主要的水力發電廠分佈區域之一。當初日本政府來此地築壩發電,在殖民體制之下,部落居民當然不可能享有說不的權利。中華民國政府來後,對於築壩發電一事,部落也從無表達意見的空間。

民國四五十年代,部落傳統領域內的木瓜山,是當時台灣主要的林場之一,為了台灣的經濟發展,砍伐了無數的檜木扁柏。部落默默地承受現代國家體制對自然資源的掠奪,對於森林砍伐的決策,同樣沒有任何表達意見的空間。

以上的一切或許都還可以忍受,只要在禁獵令下,居民還可以在國家默許「恩准」下上山打獵。但1989年,野生動物保育法開始實施,從此以後,傳統上擔任部落英雄角色的獵人,卻淪為國家法令下的「盜獵者」,文化英雄全都成了罪犯,上山都要偷偷摸摸,還有些人真的因此坐牢。這一切,部落居民當然也沒有任何表達意見的空間。

2000年起,政府大力發展觀光,木瓜溪流域因其天然的美景,尤其是其中的清水溪(現在大家熟知的「慕谷慕魚」,但部落居民對此名稱有強烈爭議),更成為東台灣觀光熱潮的新亮點。這一次,部落總算有些參與的空間,不過發展觀光現在的總結果是,在每年近億元觀光產值中,幾乎全被外界拿走。假日時數千名遊客蜂擁進入,觀光業者小巴士呼嘯而過,部落居民上山工作時需和遊客爭道,經常被堵在車陣中,而傳統上居民戲水抓魚的清水溪,都成了記憶的一部份。

最近幾年,也是為了發展觀光,花蓮縣政府以永續發展觀光的理由,希望將部落周邊傳統領域劃設為「慕谷慕魚自然人文生態景觀區」。這一次,村民真的再也無法忍受了,他們擔心像北邊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族人一般,失去他們僅存無幾的生存權與土地。於是,這幾年村民發動了數次的抗爭行動,至少暫時阻擋了縣政府的規劃。

銅門村是現代台灣第一個大型土石流災害的受害者,80年代的一場颱風與土石流,造成三十餘位族人喪生。因此,這次林務局為了處理倒木,以重機械開挖17.3米長4.5米寬之道路,真正觸及了部落居民最深的恐懼與傷痛。

歷史走到今天,部落居民如何能不生氣?在這片他們生活了數百年的土地上,他們從來都不被當成主人,連共同的主人也不是(其實,還有人在另一個場合對另一群人說過「我今天把你當人看」),幾乎所有時候,都只是被動接受主人指揮的佣人。從殖民到「民主」政府,國家基於「整體發展與公共利益考量」,要蓋水壩電廠、要伐木、要禁獵、要發展觀光、要處理倒木,哪一件事情不是國家說了算?部落族人從來沒有參與決策的餘地,而這些決策卻都深深衝擊他們的切身權益與文化存續。

原基法的通過,似乎為銅門部落(以及全台的原住民族)帶來了希望。只是攸關原基法落實的相關子法,到今天全部還在「研擬中」。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因為行政與立法機關怠惰,這的確是部分原因,但其實還有更根本的原因:從政府機關到台灣民間,幾乎多數都在抵制這部法令背後的理念。

這些年,我常向人解釋,為何銅門部落(以及全台非常多的類似案例)受到不正義的對待、以及為何台灣迫切需要一部法令,好讓原住民族可以共同參與自然資源治理決策。但即使是「共同參與」,筆者最常得到的善意回應是:「你怎麼確定原住民在獲得權力後不會亂搞?」

這真是最大的荒謬罪名。請看銅門部落的歷史,關於自然資源治理,到底是誰在亂搞呢?從來都是國家體制、以及經濟開發的力量。部落的人,到山上打一隻山羌、撿一根木頭,都會因此坐牢,但國家與市場力量可以公然合法伐木、發展觀光、破壞山林,不但不會坐牢,還可以大賺一票。

是的,我個人的確不確定部落在得以參與決策後,會不會加入亂搞的行列,但我很確定兩件事,第一,受限於資本與技術,原住民族的破壞環境力量,遠遠低於國家與財團。第二,我們的主張是,所有人都有權利因其相對權益關係大小,得以參與資源治理決策,這當然包括政府機關、學術界、環保團體、企業界,還有經常被忘記的、住在當地的原住民。正是因為國家與市場力量大肆開發,所以更需要多元的力量與觀點來平衡失衡的資源治理決策。

即便是連部落也加入開發的行列,我們也不要忘了,如果我們認為大眾有權開車進到清水溪觀光、有權使用在木瓜溪築壩發電所得到的電力,那麼部落居民若決定他們也要開小店賺點錢,這難道不是他們的基本權益嗎?說到這裡,台灣社會難道不需反省,這無止盡的開發,到底誰是禍首?

但無論會不會亂搞,以上的理由都沒有辦法回答下面的問題。記得大學時,正是台灣民主改革的關鍵時期,當時反對民主一方最常持的論點是「台灣人素養不夠,民主會大亂」。今天,這種論點要是冠在我們身上,我們一定覺得深受侮辱。但是,台灣社會現正集體用這個論點,來剝奪部落居民的正當參與資源治理權!

看見銅門部落的處境後,台灣社會是該反省了。在這塊土地上,如果大家都是主人,都想保護、也想某種程度利用自然資源,為何有一群人卻始終被拒絕在決策圈外?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