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賢:五月,表揚「模範」的季節:注意「陷阱」!

2014/05/05

進入半百之齡,許許多多數十年不見的同學們,熱絡地舉辦大小型同學會,經常有事沒事群聚談「養生」、聊「中年危機」、哀嘆「空巢」等等。近日,有位同學氣急敗壞,急召幾位同學一聚聽她發牢騷,且預告這次她的「話題」不再是「私人私利」或「小確幸」這種小話題。她這有別於以往的預告讓我好奇地參與了。

這位同學在著名的私人企業工作,是一位資深的員工;因為資深而擔任了所屬單位「優良員工選拔」的甄選委員。同學頭腦清楚,但本性敦厚,不擅辭令,拙於爭辯,過去向來遵從「溫良恭儉讓」的價值,惟對此次自己無法對自己無法認同的「優良員工」之「優良事蹟」發聲抵抗,產生深切的自我究責。其所屬單位主管以:

「XXX先生/女士,平日認真負責努力工作,經常加班卻從不申請加班費。」

作為「優良」事蹟。看到這樣的推薦理由,同學以慷慨激昂的語調說:「如果企業主管都是這種心態,我們要如何才能減少員工過勞的發生?」同學深感不妥,但又氣恨自己無法適時發出批判之聲。

在接續的對話中,我更具體地認知台灣勞工的真實處境:台灣勞工的工時比其他國家長已是不爭的事實,有些企業更因為人力調度問題而讓勞工上二頭班,也就是上完早上四小時後,員工得自己想辦法打發中間的四小時,再繼續上五點至九點的晚班。而為了更有效「激勵」出工作「績效」,更有甚者是將薪資制度以收入總額的固定比率作為所有員工的績效,而員工之間則以點數來分配個別薪資。所謂點數是除了每個員工個別薪資的績效外,還包括了所謂政策配合度以及主管可依自由心證而給予的增減,因此所有員工開始了點數追逐遊戲,因為點數少的人會被稀釋其個人貢獻而遭到相對剝奪的減薪感,而政策亦可無限上綱不斷增加計點的項目,甚至訂下若未達到規定的點數,不僅將會影響月薪,年終考績及獎金亦將遭到降級。

在這種績效考核制度下,於是有員工為了得到點數,努力配合自身業務以外的政策,有人早上六點就上班,有人連假日都出來「配合政策」(不願得罪「上級長官」)參加活動,而這些「提早進公司上班」、「周末假日配合政策參與公司活動」的時間,都不列入「工作」時數。從表面看起來,這些多出來的工作或活動時數,都是員工「自願」的,「血汗」二字當然就更不能拿來做為評論之詞。在勞動部正努力與企業協商,將台灣的勞工工時降為兩周80小時之際,不禁令人為設計上述以點數來計算薪資制度的人感到佩服──「創造了一個點點世界,讓所有員工像滾輪上的老鼠不斷往前跑,追逐著總額不變的點數,也造就了一群經常加班卻從不申請加班費的優良員工

然而,另一位同學卻分享了所屬企業老闆很不一樣的經營理念:「要求」員工準時下班,「敦促」員工準時下班回家享天倫之樂;這位幸運的同學驕傲地宣稱自己彷如在「天龍國」工作,令在「點點國」工作的同學又妒又羨,希望有機會能在五一勞動節前跳槽到「天龍國」去。然而,天龍國的同學感慨地說:「要縮短點點國與天龍國的距離除了需要企業老闆的良心發作,更需要勞工本身對勞動人權的自覺,以及透過自覺展開的自救抗爭。」第一步也許就是從「批判從不申請加班費的優良勞工」開始。這一席話獲得了大家的共識,但也共同意識到「知難行易」,此話題也就此終止。

沉默不到半分鐘,忽然有人收到母親節好禮的簡訊,某當過模範生獲獎無數但自小孩出生後即辭職從事家庭主婦一職的同學忽然靈機一動說:「哎呀,也許我們一輩子選不上優良員工,但我們辛苦、犧牲奉獻給家庭小孩一二十年了,應該有機會當選模範母親吧!」活在象牙塔的我或許對模範勞工議題沒同學們在行,但模範母親這件事,在同學們未回應前我就自信地提出「洞見」說:「以我對各位的了解,各位這輩子想當選模範母親恐怕比登天還難;不信一起來google一下近年獲選模範母親的典範事蹟。」同學們一邊google「模範母親」,一邊驚嘆,從驚嘆聲中我知道同學們已對我的洞見五體投地。調皮的同學還大聲朗誦某些模範母親事蹟:

X女士,秉持傳統婦女德行,不但侍奉公婆、照理家務更協助夫家務農,從插秧、除草、施肥到收割都與丈夫共同努力,農閒時期與丈夫則從事手工織帶,從不喊累,是標準早期台灣人刻苦耐勞典範。」;

X女士,。。婚後育有5子1女,子女嗷嗷待哺,為能協助並減輕夫婿肩上經濟負擔,女士舉凡畜養豬隻、下田插秧、撿拾柴木等粗重勞力工作,默默一肩挑起,對子女。。。無微不至,細心侍奉公婆。。。」。

這類事蹟,幾乎是全國各地模範母親的共同特徵,簡單說就是肯定「傳統婦道」、「刻苦耐勞」、「犧牲自我」。從這些千篇一律的表揚之詞,看不到母親的個人特質,只看到一種圖像:以「傳統婦道」、「克勤克儉」且「從不喊累」作為定義「模範」母親的核心價值,這圖像似乎也蠻適合作為Virginia Woolf曾說的「女人的一生濃縮成一天」這句話最好的插圖。當然這也非台灣特有的現象,於西元2001年任印尼第一位女性總統的MegawatiSukarnoputri,就曾以總統之姿呼籲印尼女性以透過把「家庭及家務照顧好」作為對國家的貢獻;麾下許多婦女組織舉辦的活動主要也以類似如插花、女紅、料理等強化傳統刻板性別角色的活動為主。在此由上向下的影響下,許多印尼母親非常期待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因為「只有」在這一天她們「可以放心放下每天做不完的家事,無憂無忌地放自己一天假,還可以受到親人的肯定與祝福。」

從優良員工選拔到模範母親表揚,同學們共同的體認:還是做個平凡的「自己」,遠離「優良」和「模範」的召喚,清醒避免落入「累死自己」來成全資本家與父權的大陷阱。五月,或許更適合找個非假日,「理直氣壯」請一天假,輕鬆恣意相約去賞五月雪、吃五月桃、聽五月天。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