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李阿明臉書。

如果要去當外籍移工,漁工是墊底的選項。

一般移工做「3D」工作:骯髒(Dirty),危險(Dangerous),辛苦(Difficult)。外籍漁工多一個「D」,Distant,遙遠。不僅離家遙遠,還包括距離陸地、文明的遙遠。

在遠離陸地的汪洋大海之中,不管多少噸的漁船都狹小逼仄。船上各色人等一邊以肉身與大海搏鬥,一邊還得與同船出海的人搏鬥。而大海之險,未必險過人心。於是,傳聞中一次次的海上喋血,彷彿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那些血腥的細節,以及導致血腥結局的理由,我們這些岸上的人仍不清楚。無奈漁港和漁船是那麼難以親近的所在,一般台灣人與外籍漁工之間,又隔著一道迷霧似的語言障礙。該怎麼辦?

此時,阿明哥撥開層層迷霧橫空出世!他一手拎著相機,一手拎著酒,嘴裡還叼著菸。江湖上傳聞,早年是媒體工作者的阿明哥,如今與外籍漁工們稱兄道弟,手握數以萬計的漁工照片。

可想而知,媒體記者紛紛熱情滿滿風塵僕僕前往高雄,想要透過阿明哥獲取外籍漁工的第一手資料。對此,阿明哥的感想很直白:「林貝又要接客,午告雖!從沒聽過打算長期駐點,就只想透過漁港人,最短時間最大效益化。」

讀完這本書才知道,阿明哥之所以能拍到那麼多照片,是因為他中年無業、閒來無事,意外成了「顧船的」,而且一顧就是3年多。

其實3年前,阿明哥也是玩票性質地晃去港邊拍外籍漁工。拍著拍著,被「顧船的」前輩阿壽嗆:「拍什麼漁工?偶爾來走動走動就能深入?」「有種!來當顧船的,上船跟漁工睡,24小時長期相處,才態感同身受,才知道什麼叫漁工!」

「顧船的」又被稱作「爸爸桑」,工作性質類似保全人員,必須24小時全天守著船,周旋在船公司、外籍漁工、以及港邊的三教九流之間。「顧船的」通常是老男人,一天工資1,000元,連續顧10、20天,天數越長的職缺越搶手。

這個工時超長但沒有真正任務的工作(船上有啥異狀通知船公司即可),讓阿明哥名正言順混進了漁港這片人類學田野,充分揮灑他的記者魂。我原本以為書中只會看到外籍漁工,但是阿明哥以流暢又粗野的臉書體文字,領著讀者看到更多出入漁港的底層角色:原住民船員、中國大陸船員、船公司「現場的」、港邊賣春女、賣便當也賣酒的「阿慧大飯店」、偷搬漁貨的海蟑螂發財車……。

這些或善良、或貪婪、或豪爽、或傻呼呼的角色,在海陸之交、野蠻與文明並存的漁港,菸一根一根抽,酒一瓶一瓶乾,交織出一幅色彩濃烈的港口風景。自稱「好事不會做,壞事又做不好」的阿明哥近距離拍照、書寫,不談關懷弱勢(這會讓他倒胃口),不說高深理論,不理會非黑即白的正與邪、是與非,只藉由充斥髒話的滿篇細節,描繪超展開的人性。

是的,阿明哥眼中的漁港,沒有神,都是人,那些與你我仝款,不好不壞、時好時壞、又好又壞的人。

     

好書推薦:


書名: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作者:李阿明
出版:時報出版
出版時間:2018/09

瀏覽次數:649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中文人。學了很多其他語言,不過都只學到皮毛。十多年來,想了不少辦法讓在台灣的東南亞移民工「還原」成為完整的人,目的,是為了讓台灣成為一個多元公平的社會。

曾任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四方報總編輯、中廣「越來越幸福」主持人、漢聲電台「來去東南亞」主持人。現為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東南亞教育科學文化協會理事長、文化部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電視節目「唱四方」製作人、移民工文學獎召集人、「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發起人、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

著有散文評論集《外婆家有事: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