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金石堂書店臉書專頁。

世界閱讀日的隔天,金石堂城中店無預警宣告熄燈,官方說法是「租約到期,房東不續租」。不過,如果金石堂要續租,依法還是能租吧(除非房東準備整棟出售或者拆掉)。說到底,應該是金石堂不想繼續賠錢了。

沒有責怪的意思。金石堂本來就沒有義務賠錢經營,反而是要感謝金石堂,給了許多人值得回憶的閱讀時光。

實體書與書店的戰場何在?

在識字率持續攀升的美好昔日,紙本書與實體書店負責傳遞訊息與承載知識,很重要。但如今已是網路時代,紙本書與實體書店原本的功能被大幅取代,於是,位於城市中心的重慶南路書店街變身為旅館街,也沒什麼可嘆的。不是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嗎?

不過,即使紙本書不合時宜,書店江河日下,但是具有千百年歷史的紙本書與實體書店還不至於完全失去價值。至於到底是什麼價值?包括我自己在內,許多人在用各種方式試探,尚無定論。

確定的是,如果紙本書與實體書店繼續採用「全館79折、買書送咖啡」這種挑弄貪婪慾望的方式來行銷,註定是加速掏空自我的垂死掙扎。因為在這個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越便宜越好的戰場,紙本書與實體書店完全不是網路的對手呀!

在我看來,紙本書相對緩慢與具有重量的確定感,以及實體書店作為一個有溫度的、能讓人面對面交流的實體空間,是網路最無法取代的核心價值。訊息仍要傳遞,知識和經驗還是需要載具,實體書店、紙本書、網路等不同的形式,各擅勝場。

當然,我是跨越紙本書與網路的世代,長大之後才進入網路世界,難免對於不斷遠去的紙本書和實體書店有些許偏執的溫柔想像。但絕對不只是我,許多成年人都認為看書是好事、實體書店是個好地方,比起窩在家裡滑手機打遊戲,家長多麼期望自己的孩子能主動到書店或圖書館看書(雖然大人自己總是在滑手機也未必去書店)。

於是,我們在今年設計了「獨立書店的青春日誌」計畫,想要半哄半騙地讓青少年半推半就進書店。也許,新的一代對於紙本書與實體書店這樣的空間,會有新的想像。也許,古典的紙本書與實體書店,能帶給新的一代新的啟發。

作者提供。

獨立書店的青春日誌

開始著手進行時,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的同事們也很擔心,不確定讓青少年走進書店,尤其是非主流的獨立書店,會發生什麼事。得先找一間書店試辦。

我找永楽座的寶兒姐石芳瑜商量,大概花了一分鐘就談妥了。畢竟她讀書、寫作、又自己開書店,完全了解我的用意,一口答應讓位在大安森林公園旁的永楽座成為實驗基地。下一步,則是要找到參加計畫的青少年。

因為要青少年自行前往,距離是關鍵。我們找了同樣位在台北市區的原住民關懷協會,社工董小姐推薦兩位大眼睛的女孩。為什麼挑這兩位?董小姐說:「她們比較乖。」大概擔心孩子太過動,把書店搞得天翻地覆。

短頭髮的大眼睛女孩顏瑀就讀大學一年級,長頭髮的大眼睛女孩婉如還在念高中,兩人都從未進過所謂的「獨立書店」。顏瑀說:「感覺是很有氣質的人才會去那邊。」難道你們覺得自己沒氣質?「我們是大地的孩子啊哈~~」顏瑀拉了一段原住民式的長尾音,回答得好。

雖然表面輕鬆,但是在抵達書店之前,女孩們還是有點疑慮:「那裡很安靜吧!」「會不會很無聊?」「他們人很好嗎?」「他們是可以開玩笑的嗎?」「我怕我們太愛鬧,他們會生氣。」不過她們的確乖,反正被挑到了:「就去去看,嘗試一次吧。」

永楽座的寶兒姐和店員曾擎分配了一些不太難的工作給女孩們。擦拭書本、貼產品標籤、簡單的打掃,一個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店員曾擎的強項是煮咖啡,剛好是女孩們最感興趣的部分,兩人瞪著大眼睛專注地盯著比她們大不了幾歲的曾擎姊姊煮咖啡、拉花,欽羨佩服之情溢於言表。不過,兩位才第一次來,還不能煮咖啡,只能端咖啡。

長頭髮的婉如像裹著小腳一般搖搖晃晃地端起咖啡,短短兩三公尺的距離,走得戰戰兢兢,好不容易將咖啡放到我這個客人的桌上。她長吁一口氣,像是自己怪自己:「怎麼端個咖啡這麼緊張。」

活動在傍晚結束,兩人寫了簡單的活動心得,從書店裡帶走500元的書籍,作為獎勵。

第一次走進書店的林婉如說,剛開始有點不習慣,因為很安靜。但是到了後來發現:「是個可以安靜下來讀本好書的好地方喔!」顏瑀則寫道:「……原本以為會很無聊,很有難度,但真的一個下午做下來,其實滿有趣的,也不會很困難!而且也讓我大開眼界,原來獨立書店也可以做得那麼棒。」

當然,作為主辦單位的我們,希望她們帶走的不只是書,還能帶走更多珍貴而有趣的經驗與啟發,也許在她們未來的成長路上,能夠有一點點幫助。

作者提供。

青春日誌的進擊

首次實驗成功,我們確定要把計畫推到全台各地。於是根據地理位置(北中南東都要有)、書店大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串連了十間書店(台北永楽座、桃園瑯嬛書屋、新竹MR Book Cafe 月讀。書咖、台南曬書店、台東晃晃二手書店、台北板橋書店、台中大家書房、高雄三餘書店、宜蘭松園小屋、花蓮孩好書屋,準備浩浩蕩蕩進行100場次、200人次。感謝這些書店老闆佛心來著,願意加入這個打亂書店節奏、實質收入不多(配合一個下午也就「賣」500塊的書)、還要擔心孩子們不小心破壞店內陳設的計畫。

這不是以拯救書店為宗旨的計畫,而是相信,實體書籍和書店仍具有某些值得珍惜、有待挖掘的價值。而這些價值,不管對於大人還是小孩,都可能是幫助我們繼續從容前進的能量。

瀏覽次數:1577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中文人。學了很多其他語言,不過都只學到皮毛。十多年來,想了不少辦法讓在台灣的東南亞移民工「還原」成為完整的人,目的,是為了讓台灣成為一個多元公平的社會。

曾任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四方報總編輯、中廣「越來越幸福」主持人、漢聲電台「來去東南亞」主持人。現為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東南亞教育科學文化協會理事長、文化部東南亞事務諮詢委員、電視節目「唱四方」製作人、移民工文學獎召集人、「帶一本自己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發起人、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

著有散文評論集《外婆家有事: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