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九合一地方選舉高雄市市長當選人韓國瑜。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2018年的九合一地方選舉結果,很不容易解讀。年改雖有反彈民怨,但無法說明,民進黨為何在雲林、彰化這些軍公教不多的縣分一樣慘敗;過去對台灣選舉影響深遠的中國因素,這次在美中貿易戰的中和之下,也難斷對哪個政黨絕對有利。

韓流被討論很多,但韓流是什麼?機巧的俏皮話,幾分輕佻的無厘頭,外加宣稱要超越藍綠拚經濟的主張,是最容易觀察到的幾點。年輕人覺得這樣比較酷,老派政治出局。當選北高兩市市長的參選人,基本上都是這個脈絡下的產物。

藍綠政黨,其實也都宣稱要拚經濟,只是他們的宣示,人民不再相信。過去不少人相信國民黨是比較有能力拚經濟的政黨,但兩年前總統與立委選舉,國民黨慘敗的程度猶勝這次的民進黨。超越藍綠的主張,台灣也一向不缺,但真正的第三勢力政黨(像是綠黨與社會民主黨),從未能在台灣的選舉中突圍。

過去一、二十年來的拚經濟,的確無分藍綠,都是中產與勞動階級無感的M型化經濟,財富的累積越來越集中於少數人之手,廣大的群眾面對的卻是GDP數字年年成長,唯獨自己的連年薪資凍漲的尷尬處境。這一點從頂級跑車銷售年年創新高,民間卻感覺民生消費持續不振看得出來。

選藍又選綠,結果無甚差別,折騰個兩三回,人們也就失落了,絕望了。

但台灣人似乎從不寄望那些核心主張是要縮短貧富差距的政黨,儘管他們現在說,藍綠都一樣爛。那些宣稱要縮短貧富差距的「正港」經濟與政治解方,要加稅,要調整產業結構,要大家為環境而限制投資活動,聽起來都是既嚴肅又困難重重,往往還要你率先做出某種犧牲,但真正的公平正義不知哪一天才能實踐。

韓國瑜與柯文哲,台灣人只看見了他們的不藍不綠,卻忽略了他們同樣也是不左不右,忽左忽右。但或許也正因為他們這種不左不右,忽左忽右,更讓他們可以輕巧轉身,嬉笑怒罵,歡樂中似乎帶來希望,一句「高雄發大財」口號,就翻轉了這次的地方選舉。至於如何發大財、誰能發大財,則是無人聞問的問題。但諷刺的是,誰能發財若無人追問,那麼韓式發大財,也就跟過往藍綠的拚經濟,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就好比太平島挖石油,嘲諷韓國瑜的人,也只顧著評論有沒有石油可以挖,無人追索就算真挖到石油,究竟哪個高雄市民可以得到好處?

超越藍綠,卻不分左右,台灣的經濟困局與悶局,不會得到真正的解答。藍綠讓人民絕望,韓與柯的無羈,帶給人們迷幻藥的歡樂,但藥效過後,政治與經濟結構的僵固性,可能在這種不知打哪來,不知往哪去的無厘頭中更得到鞏固。

但在我看來,嚴詞批判這種網紅政治現象是沒有用的。進步理念的第三條路政黨,無人可以跨越5%的政黨門檻,無厘頭另類選擇卻輕易就取得了地方政權,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我真心期待的,是台灣哪天能有理想遠大、立場堅定,但又能不板起面孔、輕巧面對當代選舉的第三政黨出現?

瀏覽次數:1682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