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鍾士為攝。

臺北藝術大學電影系算是相當熱門的科系,每年總有數百名高中生報考。即便不看報名簡章,考生、家長、或是對大學入學方式感興趣的人應該都不難想像,想念電影系,高中時期若沒有拍過點什麼東西、講過幾個故事、或是其他足以展現你對影像的熱愛的作品,要獲得入學機會恐怕相當渺茫。

假設,要有一天,這電影系突然宣布,電影實則是個很花錢的工業,沒錢拍片,再有才華也沒用,所以入學標準將改為:家長資產超過一億元的高中生才有資格報考,其他條件則一概不論,不知考生與家長們將作何感想?

相信多數人會覺得,荒唐無比。學電影的機會,當然要留給有能力拍電影的人,不是有錢人。

如果我們都覺得前述的「假設」很荒唐,我們再回頭來看松菸或其他文創園區的開發與招標,不就是這荒謬邏輯的翻版,但我們卻視為理所當然──資本雄厚的企業或財團,是經營文化創意園區的唯一候選人。柯市長說,富邦不是形象很差的企業,這我們或許也能同意,但問題的關鍵,根本不在於富邦形象好不好,蔡明忠是不是好人,而是:一個想念文化或藝術科系的高中生,都得拿出他們過去的創作實績,才能得到大學的入學機會,一個從未在文化與藝術事業上有任何積極表現的企業,為何卻能拿下政府部門百億以上的文創園區大案? 

近年文創園區的爭議,每每我們總在討論,開餐廳是文創嗎、台灣大哥大是文創嗎、辦外國的動漫展是文創嗎這一類的「定義」問題,然後幾乎無一例外地,陷入這樣的文創是否為國王新衣的辯論之中。

在我看來,或許我們應該更往回一步質問的是:沒有穿衣服的人,是怎麼當上了國王?股神巴菲特形象也不壞,但沒人指望他能經營夢工廠、皮克斯或是卡內基音樂廳。可怪的是,我們找來了蓋房子的建球場、搞金融的弄文創,然後再質疑他們掛羊頭賣狗肉,我們卻從不反思,本來就是賣狗肉的店家,為何被找來做了羊肉料理?

追根究底,我們都對一種邏輯深信不疑:營業規模很大的事業,只有財力雄厚的資本家才能經營或投標。某種程度上來說,特別是一般民間企業,這當然是個事實,買機器設備、營運周轉、或是發員工薪水,樣樣都要錢,沒錢就一翻兩瞪眼,其他都是多談。

但政府委託經營的事業,既有獲利以外的文化與社會目標,加上如果以過往政府單位對得標業者的「厚愛」,給了個幾乎是穩賺不賠的條件,同樣的條件,為何不能由社會企業或藝文團體來經營這些文創園區?

藝文團體的基因,不用任何的監督與督促,自然會以文化目標為優先考量,就跟建商優先想的是炒地皮、金融資本家優先想的是資本累積一樣自然。如果政府單位擔心藝文團體沒有經營能力,也可以考量這些年來新興的社會企業,既重視文化與社會目標,也關心企業能否永續經營。如果還是擔心這些社會企業規模太小,那也可以幫助小型社會企業組成協會或公會,共同來經營政府開發的文創園區。

至於資金問題,可以由政府來協助擔保或提供資金。這當然沒有辦法保證沒有風險,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投資就算有損失,至少還是扎扎實實的文化投資,風險絕對小於官商勾結的利益輸送與資本家的淘空落跑。比較奇怪的是,前者我們連試都不敢試(應該也有不少讀者覺得我寫的是天方夜譚),後者的悲劇卻是一再歷史重演,我們卻依然對此深信不疑。

社會企業或非營利組織不能經營這類事業嗎?讓我舉兩個例子。曾是英超球隊的朴茨茅斯足球隊(Portsmouth Football Club)因財務困難差點破產,在地方政府協助下,球迷自組「龐培球迷基金」(Pompey Supporters' Trust)接管球會、買下球場,化解了無球可看的窘境。

另一個跟文化事業比較有關的,則是經營國家地理雜誌與電視頻道的美國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這個成立於1888年,已有一百多年歷史的非營利組織,全球有850萬會員,是遠在社會企業這名詞發明之前就已存在的社會企業,製作出來的雜誌與電視節目品質遠高於多數商業與公共電視台。社會企業如果連這樣的跨國媒體都能經營得有聲有色,為何不可能把一個城市的文創園區經營得虎虎生風?

台灣想讓文化成為一種事業,不能只有藝術創作者與創意工作者在作品上下功夫,創意與創作所鑲嵌的社會組織也必須有更靈活與創新的形貌與運作方式,否則,再好的創作人才與創意作品,都將被上個世紀的恐龍組織思維給拉回原點。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我們真的在乎文創事業的本質與發展,而不只是讓有心人士以此為包裝,忙著炒地皮、開餐廳。

瀏覽次數:6715

延伸閱讀

任教於臺北藝術大學文學跨域創作研究所,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何不斗膽一下》、《理所不當然》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