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選舉充滿惡言相向的負面語言,一直為有識之士所詬病。最倒楣的是一些人類身邊的無辜動物也成了口水戰的武器,例如「神豬」、「瘋狗」、「大摳D(胖豬)」、「小丑瑜(魚)」、「狐狸」……,被反覆用來強化人類附加在其身上的刻板印象,像是豬代表貪懶,狐狸代表狡猾等。

長相、外貌、身材的歧視,也絕非一朝一日。身為一個顴骨突出、身材矮小的瘦子,我在成長過程裡所遭受的語言霸凌也不在少數,什麼「瘦皮猴」、「非洲來的」、「媽媽有沒有給你飯吃」幾乎如影隨形。令人納悶的是,在人權和平等意識抬頭後,當種族、性別、年齡、殘疾、家庭崗位歧視等都為法律所不允許(如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所列出的歧視條例)時,語言霸凌如影隨形的體重歧視為何不為法律所約束?

體重能不能成為保費考量?

我不是法律專家,不過在美國與香港多年的經驗體認到,法律所禁止的歧視主要是一個人先天、或後天但個人已無法改變的特徵。例如種族是先天的,而肢體障礙可能是後天造成的。法律雖然禁止歧視,但保險費率如果有統計精算上的數據為依據,那麼差別費率仍然是被允許的。男女差別費率是一例,殘疾歧視又是一例

體重固然有先天遺傳的因素,但多數人認知是胖瘦主要操之在己。因此,法律介入似乎小題大作。而在人身保險行業,體重因素是否應給予差別待遇,也逐漸成為熱門的研究課題。

投保人的體重,應不應該作為保險公司承保與否、或收取附加保費的依據?瑞士再保險公司曾發表「肥胖對死亡率趨勢的影響不容忽略」(Too big to ignore: the impact of obesity on mortality trends)的報告,其後在中文媒體上如下的標題不斷出現:「癡肥者易病保險界擬加保費」、「胖子日增壽險業風險增高」、「肥胖:壽險公司的新風險」、「肥胖人士考驗保險精算師」……。一時之間,體重過重人士似乎成了保險業的眾矢之的。

瑞士再保指出,肥胖與心血管疾病、高血壓病、糖尿病及多種癌症關係密切,已成為全球主要的公共衛生議題。20年來,歐美國家的肥胖人數比例增加了2到3倍,其他已開發國家也出現類似的增長趨勢,預期未來還會進一步上升。由於肥胖影響預期壽命,這種趨勢長期下來將使死亡率向上攀升。

瑞士再保認為,就像人們選擇是否吸煙一樣,肥胖通常是由於人們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引起。數十年來,透過教育、勸導和強硬的政府法令,很多公共場所都變成了非吸煙場所,可以說減輕了煙草對大眾健康的影響。因此,肥胖成為下一個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努力解決的問題,政府、醫學專業人員、食品製造商以及消費者──尤其是孩子的父母,需要警惕這一新興風險。

報告中指出,壽險業也必須準確評估相關風險水平,以解決與肥胖人士比例上升有關的各類問題;同時還要向肥胖者收取相應的保費,以反映他們本身具備的風險。這個主張背後隱含的邏輯是,就像對吸煙者收取較高的費用一樣,由於有精算數據的支持,壽險業對肥胖者收取附加保費,存在恰當合理的依據。

懲罰肥胖與基因歧視

當然,有統計研究數據支持的因素,也未必一定成為保險公司差別取價的因素。例如在美國,黑人的平均壽命低於白人,但投保人的種族與膚色,老早就被排除在承保與否或保費差價的因素之外。即使無涉法律,社會輿論、道德觀念和營商環境也難以接受對膚色給予差別保險費率的做法。

其中的一個關鍵是,種族與膚色不是個人所能決定的。因為膚色不同而差別取價,並不能夠使一個人改變膚色。相反地,對吸煙者收取高保費,可以誘使他們戒煙。對駕駛記錄不佳的司機收取高保費,可以鼓勵他們小心開車。因此保險差別取價,可以鼓勵投保人改變行為,降低意外發生的風險。

吸煙與否、駕駛紀錄好壞,是投保人自己可以控制的,而膚色卻不然。至於體重呢?

瑞士再保認為肥胖通常是由於人們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引起。因此,收取保險附加費可以鼓勵肥胖者改變飲食習慣,維持定期運動。然而,體重真的完全由後天因素所決定的嗎?

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人們說:「我天生就胖,連喝水都會胖」、「我身體瘦是遺傳的,怎麼吃都不會胖」……這似乎又表示,胖瘦可能有一部分是來自遺傳。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肥胖的保險附加費是不是變成對倒楣的基因(genes of bad luck)的懲罰,造成一種「基因歧視」(genetic discrimination)?

「行為保險」逐漸抬頭

保險重視風險精算的準確度,是希望鼓勵低風險的行為。然而,除了精算原則之外,保險也有團體互助的色彩。例如白人佔多數的社會,卻不能接受膚色作為定價因素之一,這就是強調種族之間的團體互助。此外,許多商業團體保險(group insurance)也強調以團體而非個體的特徵與條件,作為核保與保費定價的因素。

肥胖人士比例的增加是事實,社會有必要鼓勵健康的飲食習慣與生活方式。然而,一個人體重的決定,除了後天因素之外,先天的遺傳與基因可能都有影響。壽險業目前既然已經廣泛將家族病史列為風險歸類的因素,對於是否將投保人的體重列為保費的考慮因素,就應該透過審慎的相關係數精算研究,以避免雙重附加費造成不公平的歧視。畢竟,對於先天遺傳基因所造成的人身風險,社會應該有更多的同情、包容與團體互助的責任。

與其對過胖或過瘦的「結果」提高保費,不如從努力維持健康的「過程」著手。現代科技的發展,使保險業者可以對有健康習慣的提保人提供保費優惠,例如透過手機或手環APP對日行萬步的投保人提供優惠。這種「行為保險」(Behavioral-Based insurance)逐漸抬頭,規避了對體重結果的過度重視,也免除胖瘦歧視的疑慮,重新將焦點投射在真正促進健康的因素。

瀏覽次數:4866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