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7月6日,美國對中國大陸進口約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稅,陸方旋即以同等規模制裁還擊。未料,美方在一週之內立刻報復陸方的反制,宣布對總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其規模已相當於去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商品總值5,056億美元的約4成。

中國大陸對此立即反應,除了其商務部表示「感到震驚」和「完全不可接受」之外,大陸外交部也聲明:「美方行為是典型的貿易霸凌主義,我方將做出反制以維護自身權益。」不過事隔一週,具體反制措施仍未見明朗。

對美國的再出手,陸方沒有立即回應,除了表面上自美國進口商品總值未達2,000億美元,不可能對等「足額」徵稅外,更有以下三點理由值得推敲:

其一,美國此部分加稅的程序需時兩個月,還必須經過8月底的公眾諮詢,最後實施會否「雷聲大、雨點小」仍未知。其二,此次宣布的商品種類高達6,031項,還需時評估對相關行業的影響。第三,可能也更重要的是,「和」或「戰」何者更能維護自身權益?恐怕仍在未定之數,需要深入研究。

面對敵手,你該不該「一報還一報」?

採取報復手段,有理直氣壯的「投桃報李」之理。這種「一報還一報」(Tit for Tat)的策略不僅在一般人心中非常直觀、合理,並且有學術上的實驗證明。例如密西根大學政治學教授艾瑟羅德(Robert Axelrod)在1984年《合作的進化》(The Evolution of Cooperation)書中,詳細描述了經由一系列電腦「錦標賽」中得出的最佳策略就是「一報還一報」。此策略的特點是:

1. 先釋出善意:開始一定採取合作態度,不會背叛對方。

2. 一報還一報:遭到對方背叛時,則下次會還擊報復。

3. 能寬恕對手:當對方停止背叛時,會原諒對方,繼續合作。

4. 不嫉妒對手:雖然對手可能超越自己,仍考量全體的最大利益。

在艾瑟羅德的長期實驗中,這種「一報還一報」的「高尚」策略,不僅打敗「永遠合作」、「永遠背叛」、「隨機選擇合作或背叛」等簡單策略,也勝過比較謀略性的「一報還兩報」(two Tits for Tat)與「兩報還一報」(Tit for two Tats)策略。雖然前者較嚴厲(在對手的某次背叛之後選擇連續背叛兩次),後者較寬容(只在對手連續兩次背叛後才選擇背叛),但結果都不如「一報還一報」。

甚至,其他更具隨機與謀略的策略如「來一報,90%還一報」(90 percent Tit for Tat),即只有9成機率對背叛加以報復,在重複競賽的實驗中也都不如「一報還一報」。

雖然艾瑟羅德的實驗證明了「一報還一報」的優越性,不過實驗中的博奕主要是囚犯困境(prisoner’s dilemma),未必適用於中美貿易戰的分析。簡單地說,囚犯困境的雙方報酬如下:

DC>CC>DD>CD

其中「CC」表示雙方合作時的報酬,「DD」表示雙方背叛時的報酬。己方合作、對方背叛之報酬以「CD」表示;己方背叛、對方合作之報酬則用「DC」表示。這種報酬結構的最佳策略為不管對方策略為何一律選擇背叛,但雙方都背叛的報酬卻又低於雙方合作,因此才出現所謂的囚犯困境兩難。

囚犯困境難題廣為研究,也才會出現重複囚犯困境的最佳策略為「一報還一報」的結論。不過如果稍做改變,雙方的報酬結構呈現以下型態:

DC>CC>CD>DD 

這就成了著名的膽小鬼博奕(game of chicken)。對方合作時,己方最佳策略為背叛(DC>CC);但當對方背叛時,己方最佳策略卻是合作(CD>DD)。就如同對開比膽量的兩輛車,如果對方真的背叛(直衝到底),那麼己方合作(轉身而過)而被嘲笑膽小鬼,也比雙方對撞而死要好。

中國可能以合作代替背叛?

中美雙方針對340億美元進口商品的25%關稅已經上弦。即使美方針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最終落實,不但對美國消費者可能造成影響,陸方也可以利用匯率等多項工具加以抵銷衝擊。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下,需要廣結善緣;對中美貿易以合作代替背叛,成為全球化新舵手的正當性更高。長期來看,放棄貿易保護,追求類似香港等自由貿易港的零關稅是終極目標。在開放政策下,循序漸進調降各種商品關稅,甚至包括美國進口貨關稅,可能對大陸境內消費者購買力的提高,刺激內需市場所創造的經濟與政治利益,或許更勝於「一報還一報」的貿易報復。

最近中國大陸電影《我不是藥神》票房熱賣,也引發上海、深圳A股市場醫藥類股的暴漲,以及大陸藥改政策的加速,包括擴大進口抗癌標靶藥的零關稅等等。零關稅不但對內符合人民對稅制改革的期待,對外也擴大中國大陸在自由貿易圈的勢力版圖。因此,對川普的2,000億美元的加稅表面上嚴詞抗議,但實質上趁機做自由貿易的表率,如著名經濟學家 張五常教授所言 ,對某些商品不加反減,是否利益更大,更符合維護自身權益的目標?

古諺有云:「施比受,更有福」。在貿易衝突一觸即發的當下,相關決策者也應深思是否「和比戰,更有福」呢?

瀏覽次數:25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