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的幾樁恐怖情殺案件,由於情節太過駭人,使得新聞都從原本應該棲身的社會版躍入頭版。我所見到三宗受害者都是女性,而行兇者年齡從19歲學生28歲上班族68歲退休人士,無一不是熱戀時甜甜蜜蜜,分手時卻殘暴至極。

悲劇過後的網友反應,有認為經濟停滯導致兇案增加,有認為刑罰太輕導致兇手肆無忌憚。因此,借題發揮批評政府、批評廢死、批評法官的各種聲音在網上撲天蓋地。

當然,每一宗不幸案件背後都有個體因素與制度因素,也都值得相關主管及社福機構檢討。不過,公共政策的形成與更迭,除了考慮個案之外,也需要更多跨時與跨地的統計數據佐證,才能令制度周詳與長治久安。

是預謀?還是失手?

無差別隨機殺人或歐美的大規模槍械暴力案件不同,情殺往往是針對性的、因為情侶或配偶關係不睦而起。以前很多人可能以為,會選擇訴諸暴力手段而犯下這種案件的人,多半是社會邊緣人或有情緒控制問題,因此社會有必要投入資源在社福及家暴防治的相關措施。不過2006年在美國的學術圈傳開的一宗案件,卻是大大顛覆這種傳統看法。

2006年12月22日,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一位時年已經56歲的經濟學賽局理論大師羅布(Rafael Robb)教授,和正在包紮聖誕禮物的妻子因小事發生爭吵,演變成大吵架,羅布教授一氣之下失控,用鈍器失手打死妻子,該教授後悔莫及,不但被賓大辭退,還吃上謀殺官司,在獄中足足監禁了10年。

當地檢察官接受羅布教授的認罪協商,按照他所陳述的上述事情經過,法院最終裁定按過失殺人(Voluntary manslaughter)判處5-10年有期徒刑。然而,死者Ellen Gregory Robb的兩個弟弟有不同看法,他們認為這宗案件起因不是「失控的憤怒」,而是「精準的計算」,是羅布教授為了逃避離婚導致的一半財產損失所做的預謀謀殺。

他們向姊姊的好友們收集家暴的證據,也成立了以姐姐英文名縮寫相同的Every Great Reason的公益團體,以喚起人們對家庭暴力的認識。並且在羅布教授5年刑滿可以申請假釋時,他們連續5年每年在聽證會上反對假釋,讓他足足刑滿10年才出獄。

雖然離開學術界超過10年,至今羅布教授仍被RePEC(Research Papers in Economics)網站列為全球排名前2.5%的經濟學家,可見他在賽局理論方面的學術貢獻影響極大。一個天才型的頂尖教授,一個外向可親的妻子與母親,一個12歲青春洋溢的女兒,一段看似美好的姻緣與溫馨家庭,卻以一場殘忍的殺戮告終。如此戲劇性的故事,也難怪《費城詢問報》(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編輯Rose Ciotta將這個匪夷所思的故事寫成了《殘忍的賽局》(Cruel Games)暢銷書,讓所有關心伴侶關係的人有所省思與借鏡。

負和賽局的婚姻終點

雖然不少死者親友認定這是家暴及逃避離婚賠償所導致預謀犯罪,甚至在羅布教授出獄後的2017年8月號《費城雜誌》(Philadelphia magazine)一篇圖文並茂的專文報導中,也以〈這個賽局理論專家是否策劃了一齣完美的謀殺?〉(Did This Game Theory Expert Plot the Perfect Murder?)為標題,充滿暗示的意味。然而,死者生前沒有家暴的通報,女兒也不記得父親有暴力紀錄。而羅布教授的學生也認為他溫文儒雅,從未在公開場合發過脾氣,甚至從未見過他失去耐心或大聲說話過。

學生們的印象中,他不僅研究紮實,教學深入淺出,私下也是令學生如沐春風的謙謙君子。再加上犯罪現場沒有找到對羅布教授不利的直接證據,因此,檢察官取得讓他願意俯首認罪協商的間接證據,已經是盡到了檢方的責任。到底真相是誤殺還是謀殺,即使在10年的牢獄懲罰之後,可能還是個很大的問號。

一般人似乎認為羅布教授既然精通賽局,所以必然善於計算、理性至上,犯下如此罪行一定也是經過精密計算。然而從結果來看,羅布教授10年牢獄,斷送學術生涯姑且不說,來自頂尖大學數百萬美元的薪資損失及退休津貼,對學者而言更是龐大數字。何況,他還要面對潛在的鉅額民事賠償。一來一往,金額恐怕遠遠超過離婚時的一半財產分割義務。

後見之明來說,這個婚姻如果是個賽局,一定也是很糟的負和賽局(negative-sum game)。雙方為了各自的利益或堅持,而不能達成相互間的妥協。矛盾與衝突的結果,雙方都從中受到不可修復的損失。這是損人不利己,比零和賽局更糟的囚徒困境,真正的理性人怎會走入這樣不理性的陷阱呢?

當然,賽局大師淪為恐怖情人,到底是失控還是預謀?恐怕,再多的推理小說、分析文章也難以求解。但如果雙方預見這種雙輸的後果,當時的應對言談及心理狀態,也許都會大大不同。只可惜,懊悔無濟於事,而人們也沒有預見未知的能力。雖然如此,不幸事件仍然告訴我們,在眾多邏輯理性、學說理論之外,我們或許永遠要記得,不但要避免以偏概全、定型標籤;同時要追求對真實人性的真實理解,才是謙卑地理解世間萬物的首要之務。

瀏覽次數:358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