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近日到信義分局報案,指控網友變造他批評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發言,移花接木,製作成抨擊同黨立委及台北市長擬參選人姚文智的影片。他還直接指控柯市長的網軍,認為「不可能有人吃飽閒著,每天都在製造攻擊的影片,背後一定有資源。」對此,柯市長回應:「養網軍要錢的欸,拜託我哪有這麼有錢。我只有網路義勇軍,沒有網軍。」

台灣選舉將至,王議員訴諸法律此舉,也許對假消息的產生與傳播有一定嚇阻作用。不過,古今中外的大小歷史,加上筆者在台大時參與學生會長選舉助選的個人經驗,大概都可以說明,謠言、黑函、假消息不但難以禁絕,而且競奪的資源愈大,假消息的頻率就愈高,品質也愈精緻。何況,在互聯網無遠弗屆的年代,假消息傳播效率愈大,成本愈低,這遲早都是現行全球選舉民主制度必須解決的難題。

為了私利而製造謠言固然令人不齒,不過就像一個銅板有兩面,謠言傳播的市場也有供給與需求的兩面。如果所有假消息都像古訓「謠言止於智者」一樣,我們也就不需要憂慮謠言,不需要討論假消息擴散的問題了。

假新聞的傳播,比真新聞更容易!

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三位學者在2018年3月的《Science》發表了一篇論文「網上真假新聞傳播」(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研究了2006-2017年300萬人的Twitter貼文數據,涉及超過12.6萬則傳言。他們發現假消息被轉發的機率比真消息高6~10倍。原因可能包括:

1.假消息比真消息出格;

2.假消息的內容更加令人恐懼或憤怒。

正因如此,假消息不但傳播得廣、傳播得快,對一般人而言,假消息也更加讓人印象深刻,並更可能影響他們的實際行爲反應。

類似的發現也在兩位美國經濟學者Hunt Allcott與Matthew Gentzkow 的研究中發現。在2017年春季的《經濟視野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中,他們的論文〈Social Media and Fake News in the 2016 Election〉發現,156則假新聞在臉書上被分享了3,760萬次,瀏覽次數更高達7.6億次,等於平均每個成年美國人瀏覽了3次。在某個惡名昭彰的假新聞網站,其中出現的新聞中一半以上是假新聞,但是該網站在選前的幾個月內共被瀏覽了1.6億次。

他們認為,在欠缺專業人士把關的社群網站,製造假新聞的成本很低,但閱眾要核實新聞真假的成本卻很高。可怕的是,現在有62%的美國成年人每天從社群媒體閱讀新聞。

對謊言與錯誤資訊的需求

從另兩位經濟學者Gregory J. Martin與Ali Yurukoglu的研究裡,可以看見新聞偏差影響擴大的時間趨勢。他們發表在2017年9月的《美國經濟評論》(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論文〈Bias in Cable News: Persuasion and Polarization〉發現,如果在2000年大選中除去右派的福斯新聞(Fox News)影響,共和黨的選票會少掉0.46%,然而同樣的數據卻在2004年及2008年中擴大到3.59%及6.34%。他們認為福斯新聞吸引了尋找相同觀點的觀眾,從而在其中「印證」自己的觀點是對的。

即使對於某些真假十分明確的事件,人們還是傾向選擇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而非真正的事實。兩位美國政治學者Brendan Nyhan與Jason Reifler在2010年6月發表於《政治行為》(Political Behavior)的論文〈When Corrections Fail: The Persistence of Political Misperceptions〉發現,保守的讀者相信「伊拉克發現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的假新聞。即使後來的澄清與更正,都不能移除這些政治錯覺,反而使他們更加相信原本的信念是對的。

也正因此,4月初的《經濟學人》雜誌發表了這種無奈:「Fake news flourishes when partisan audiences crave it」。對謊言與錯誤資訊的需求,帶動了網站媒體對這些流言的供應。假新聞傳播快速,無遠弗屆,除了供給面的私人利益之外,更是因為需求面的強勁增長。當社會因為意識型態而嚴重分化,人們尋找偏差但符合自己幸福感的錯誤資訊乃難以避免。不僅難以避免,還可能因為許多人真實經濟處境的惡化,而促使更多人像尋找嗎啡一樣,需要八卦、流言、謊言、懶人包與假新聞的「心靈慰藉」。

所以追根究柢,立法、訴訟等法律手段都只能治假新聞的標,難治假新聞的本。固然有人為了私利而製造假新聞,但只要選票是一人一人投下的,就很難禁絕人們選擇相信假新聞,並進一步為了個人好惡而傳播假新聞。真正治本之道,還需要改善社會貧富懸殊的差距。否則如果連惡搞的樂趣都被剝奪,恐怕只會更加惡化「我魯」的相對剝奪感。

瀏覽次數:1275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