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科技正在征服世界。臉書是世界上最大的社群,擁有20億用戶;蘋果雖然是手機王國,但採用谷歌開發的安卓(Android)作業系統才是全球霸主,也有超過20億的使用者。

在科技雖然聰明但還不夠聰明的時候,科技像是一位帝國主義殖民者,強勢地將新的文化元素引進各個不同的本地文化,例如滑手機的手勢舉世皆一、自拍相片的潮流席捲老中青三代。等到科技更加聰明,特別是有了人工智慧的加持,面對不同的文化、風俗和禁忌,不但不能用推土機鏟平差異,還必須給予最大的尊重,回到科技為人服務的本懷。

因此,科技越進步,必然越觸及文化;想要認識文化之不同,便需要人類學的素養。

用人類學,幫助人工智慧了解人類

人類學是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學門的交集,有人將其形容為:「最具科學性的人文學,以及最具人文性的科學」。它從人類的體質、演化、種族,討論到語言、聚落、遷徙,再擴大到社會結構、心理及興亡。如此古今上下7億年的學門,因為科技開始橫越人類文化中細膩的差異,在21世紀中,獲得前所未見的重視。

據說微軟是人類學者第二大的雇主(第一大可能是美國聯邦政府)。英代爾有一個100人的研究團隊,專門研究使用者經驗,帶頭的Genevieve Bell博士在加入英代爾之前是史丹佛大學的人類學教授,雖然沒有科技背景,卻擁有13項專利;她率領的團隊曾經為中國的父母設計出一種個人電腦,防止子女邊做功課邊打遊戲。谷歌也曾經聘雇人類學者探討「移動」行為的本質,目前負責「策略規劃」部門(部門名稱是「動物園」)的主管Abigail Posner,也是畢業於哈佛大學社會人類學系的高材生。

人類學對於科技之所以重要,最初是為了加強人機介面和使用者經驗,無論文字、字型、顏色、使用方式,都跟文化息息相關,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口味,因此必須深入研究。但在人工智慧當道之後,其重要性又跨上另一個台階。

例如語音辨識、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或是自動翻譯,除了各種不同的語言之外,即使是同樣的中文,大陸、香港、新加坡和台灣,在用詞遣字上常有顯著差異,用錯了鬧笑話還是小事,最怕是觸犯禁忌。

未來進入手勢的領域,各種文化對於手勢如數字、手語、情緒表達各有千秋。人工智慧除了需要學會辨識,甚至可能創造出新的手勢。如果再加上面部情緒表達、肢體語言辨識,人工智慧幾乎成為人類了解人類最重要的工具。

從另一個觀點,人工智慧也等於形成另一種新人類,我們這些舊人類該如何跟新人類相處?新人類是我們的朋友還是競爭者?我們該對他多坦誠?他可能背叛嗎?他能拉近我跟其他血肉之軀的同胞的心理距離,還是更加疏離?

用人類學,幫助不同文化的和諧相處

人類學之所以重要,還有另一個相面。一個企業成長到一定規模之後,必然成為國際組織,跨越不同的時區、國家、文明、政經體系,同時因為追求多元取向,各種性別、種族、宗教、價值觀都必須兼容並蓄。在這樣多元面貌的企業中,如何還能塑造具有特色、全體員工認同的公司文化,卻不至於壓抑弱勢的價值觀?多元化的結果將成為一碗蔬菜沙拉,還是一鍋羅宋湯?是萬國旗,還是一條補丁被(quilt)?

今天無論在谷歌、臉書或亞馬遜的技術團隊中,甚至於新創公司的核心團隊裡,經常可見聯合國般的成員組合,他們即使口說英語,卻帶著各自的腔調;雖然同屬一個計劃專案,但成員可能遠在印度、中國、以色列或亞美尼亞;他們的薪酬、激勵動機和心理需求的差異,不亞於膚色、面孔的差異。如何能將這種種差異轉換為創造力的活水,而不是相互牽制的耗損,自然是21世紀經營者的挑戰。

每一個人都無可避免帶來自己生長環境中孕育的偏見和傾向,職位越高,偏見為害越大,越阻礙多元化的有效發展。而人類學從種族和文化的橫斷面來了解人性,鬆動了單一文化牢不可破的偏見。與其說人類學是一種職業,或是公司裡的一個職稱,不如視之為現代經理人應該具備的一種心態,一種看待文化差異的視角。尤其在21世紀裡,科技快速的變革加快並且擴大了文化板塊之間的摩擦,人類學的素養更能增加經理人的敏感度。

讓台灣的開放與多元發揚光大

台灣四百年來,歷經多次大規模移民遷入,原住民與各代新住民屢屢衝撞磨合,有挫折,也有火花,本來是人類學最佳的田野工作場域。同時在20世紀經濟起飛時代,台灣在產業供應鏈中佔據了樞紐地位,在西方思潮、管理制度和東方價值、社會倫理的衝盪間掌握了適當的平衡,也在美日韓中的潮流文化中扮演了積極的轉譯者角色。這種開放性的海島性格,其實在科技穿越文化藩籬的時代,是台灣獨特的先天優勢。

關鍵問題是:如何讓這樣的優勢繼續發揚光大?

90年代,台灣一路向西,20年後,台灣挺身南進。但是無論面向何方,台灣朝野的基本思維不外重商主義,眼光聚焦在成本與市場,手段上不脫行銷與競爭。這些都無可厚非,卻不免缺乏人文的溫潤,結果讓偏見有機可乘,削弱了各種前進策略的有效性和正當性。

因此無論西向、南進甚至探向東北亞,我們除了以資本、技術、產品、管理、經營策略為攻堅武器之外,還應該具備對當地文化深刻的了解和尊重,給予當地人才優先的培育和參與機會。這樣的前進,才能生根,才不會被未來當地崛起的經濟力量取而代之。

其實,要培養這種溫柔敦厚的人類學素養,應該從台灣本島做起。台灣七波移民潮,有進有出,直到今日仍然是現在進行式。每一波移民,都帶來他們各自的歷史情結,文化傳承,和對未來的想像。我們欠缺的是對這些不同族群心理深刻的挖掘,誠懇的反思,和諒解的對話,而不是簡單化約,設計幾個激情的名詞,雖然響亮,卻不能忠實地反應複雜的現實。

人類社會是一個複雜系統,企業組織也是一個複雜系統。人類學不能解決複雜問題,卻可以幫助人們認識複雜的本質,避免科技至上主義者童騃似的樂觀,以為用科技的簡單工具可以解決一切複雜問題,結果鑄成難以逆轉的錯誤。

瀏覽次數:1088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