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幾個月前在一次演講裡,我向在場來賓提出了一個問題:台灣還會不會有第二家台積電?

座中多是金融、科技、財務、法律界夙有成就、見多識廣的專業人士,大約有1/4舉手認為不會再有台積電;但也有1/10左右認為任何事都有可能,有願就有力,誰敢說台灣未來不會再有像台積電這樣優秀的企業?

台積電確實是台灣之光,2015年營業額257億美金,佔台灣GDP 5%左右。它的獲利率奇高,稅後淨利率高達37%,等於每做3塊錢生意,便可以淨賺1塊錢。在全球十大半導體廠商中,台積電營收排名高居第3,僅次於英代爾及三星,營業額雖然只有英代爾一半,淨利卻只差10%,難怪在市值上,台積電與英代爾已經相差無幾,都在1,500至1,700億美金上下。

台積電不只營運績效表現優異,在社會責任上也可以作為台灣企業的表範。天下雜誌每年舉辦的CSR企業公民評選,台積電常高居榜首,不是第一便是第二。2014年高雄發生氣爆,台灣許多大中小企業紛紛踴躍捐輸,台積電不只發揮愛心,更展現了優秀的執行能力,員工出動了4,000多人次,修橋舖路建房子,贏得了當地人的感動和尊敬,直到現在還津津樂道。

這樣優秀的企業,不只是台灣的驕傲,也是台灣經濟奇蹟的見證。

可是歷史既不能保證重演,也不能預測未來。回到文章開頭提出的問題:台灣還會不會有第二家台積電?

台積電發跡的背景:半導體興起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妨先回顧台積電發跡的時代背景。20世紀後半段,有兩個重要的新產業誕生:半導體及個人電腦。

半導體龍頭老大英代爾成立於1968年,在這不到50年的歲月中,產業總體產值成長最快的應該是1990至2000年這10年間,從500億美金成長到2,000億,每年複合成長率高達15%,這是半導體產業的黃金年代,而台積電成立於1987年,適逢其盛 。

反觀半導體產業在2016年,年產值只有3,300億,從2000年到2016年,複合年成長率不到3%,只比GDP成長率略高一些,已經是成熟而成長停滯的產業。雖然它屬於資訊產業裡的「重工業」,提供了計算、通訊、儲存、影音各種應用中最關鍵的技術,但出於摩爾定律,IC每18個月性價比率增加一倍,以致於整體產值難以繼續提高,加以晶圓廠設廠投資與IC設計研發費用飛漲, 半導體產業不得不進入整合期,這是這兩年來半導體公司用大規模併購來增加營運績效的背景原因。

個人電腦的風起雲湧

個人電腦產業、甚至於附屬的網路產業,跟半導體幾乎是兄弟產業,有密切的連動關係。無論從蘋果的蘋果2號(1977年)或是IBM的個人電腦(1981年)算起,90年代都是個人電腦成長最為迅速的年歲。拜個人電腦成長之賜受益最多的是微軟公司,從1990年至2000年,微軟的營收從12億美金飛飆20倍至230億美金,年成長高達30%,而從2000年之後便開始明顯減緩,年成長僅剩8%。

微軟的成長曲線反映了個人電腦、甚至於通訊網路產業的發展趨勢,兩者的成長同時帶動了對半導體的需求。由於兩者都創造了嶄新的市場,因此成長過程中少有阻力,一路順風,直到21世紀初市場逐漸接近飽和。

台灣有幸搭上這班順風車,終於建立了完整的資訊產業供應鏈,成為全球個人電腦產業從半導體、零組件、週邊設備、顯示器、到主機板的軍火供應商。而台積電由於資質優異,晶圓代工商業模式成功,補齊了台灣供應鏈的缺口,也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這是台積電成功的特殊世代背景。無論台積電的DNA如何優秀,在最適當的時機進入一個快速成長的新產業,是一個難以複製的優勢。

未來的新興科技,會是什麼樣的市場?

未來還會有像個人電腦或半導體這樣快速成長、市場龐大的新興產業嗎?過去15年,台灣朝野都在尋找答案,因此提出過兩兆雙星、六大新興產業、鑽石生技、或是現在的5+2產業計畫等各種政策,也有許多新創公司暢談無人機、無人車、分享經濟、電子商務、VR、數位內容種種新興科技的未來。

不過這些新興產業跟過去的半導體或個人電腦有一個重要的區別。這許多新興產業也許有一天會成為氣候,但它們一邊創造新增的市場,一邊淘汰了現有市場,餅並沒有作大。例如未來無人車技術成熟,需要人駕駛的汽車需求必然減低;分享經濟越發達,對消費財的需求難免減低;線上商務越成功,線下商務必定首當其衝;網路媒體的發達,終將蠶食離線的廣告經費;生技科技一定會有許多新創新,但全球醫療大餅已經固定成型,只能更替取代,難以新增。

像半導體或個人電腦這種前所未見的嶄新產業,因為市場中沒有巨無霸分據山頭,各個新創公司可以各憑本事,跑馬圈地,成功者便據山為王。而眼前可以看到的新興產業多屬於取代性的產業,新舊之間有許多拉鋸和攻防,各大山頭早有人依山為寨,有資源有實力有品牌,所有的新創公司只能仰攻,稍有斬獲,便被現有的山寨主收編旗下。

台灣的優勢逐漸下滑

再說當年亞洲四小龍,跟香港和新加坡相較,台灣有人口和人才優勢,跟韓國相較,台灣中小企業能量充沛。而中國大陸那時候還是一隻沒睡醒的睡獅,停留在人力加工的初期經濟發展階段。

但今天中國已非當年吳下阿蒙,光是深圳一個城市人均GDP 已經超過台灣,而廣東、江蘇、山東三省各省的GDP是台灣整體GDP的兩倍。當台灣還在努力保一保二的時候,中國這些省份則以8%成長為低標。整個中國已經發展出完整的供應鏈,儼然成為世界的製造工廠。

對於追求新興市場而言,中國的動能也僅次於矽谷。從資金面看,2015年,全美國創投基金投資了723億美金在新創公司,而中國遑不相讓,也高達美金490億,而且年成長的速度比美國更快。從人才面看,中國一年大約有30萬留學生到美國追求高等學位,台灣只有2萬人,放眼望去,進入美國一流學府教書或做研究的多是來自中國的學者。水漲船高,矽谷的創業圈裡,中國人的人數至少是台灣人的10倍之多。

因此時下所有看得到、想得到的重要新興產業,或是走在世界前沿的尖端技術,台灣在人才、資金、創意上都沒有能夠領先全球、或是超越中國的條件。手機供應鏈(台灣僅有聯發科掌握晶片,代工廠掌握OEM客戶)和無人機便是最現成的例子,華為手機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品牌,大疆在消費無人機上的市佔率更高達80%,台灣根本望塵莫及。

該想的不是如何複製,而是找到真正的發展方向

綜合以上三個因素:1.台灣當年有幸搭上個人電腦和半導體的順風車。2.未來新興產業多是取代性的產業,難有爆發性成長。3.中國比台灣在未來新興產業中更有競爭優勢。台灣哪能奢想再有第二家台積電出現呢?

也許台積電太成功,台灣政府在政策設計時,常提台積電當年之勇,總希望能夠複製,許多新創公司也以台積電為標竿,願有為者亦若是。

只是:成功機率太低的夢望最大的罪過不是失敗,而是浪費了夢想,走錯了方向,虛擲了機會,糟蹋了資源。當台灣朝野不再空想如何打造第二家台積電時,也許才能面對現實,問出真正該問的問題:台灣需要什麼樣的企業?企業如何能創造持久的全球競爭力?

瀏覽次數:3604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