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Marc Kluge / Shutterstock.com

每年10月31日,美國人大大小小化了鬼妝,一家家敲門,不給糖就搗蛋。每4年的總統大選日落在11月第一個星期一的第二天(避免星期一投票是為了減少週末的影響),總是離萬聖節沒幾天。本來選舉和萬聖節兩件事不搭嘎,不過今年兩位總統候選人都不討喜,到了萬聖節選情還充滿詭譎,真叫人心生恐怖。

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是一場無可奈何的選舉,有人形容有如當年美國出兵越南,打也輸,不打也輸。10月25日,大選前兩週,有人在搖擺州(swing  state)之一的北卡羅萊納進行一場焦點座談,邀請了12位一般民眾參加。主持人問:有人喜歡這兩位候選人嗎?沒人舉手。有沒有人喜歡其中一位?還是沒人。兩位候選人都不喜歡的呢?12人全部舉手。

12位民眾也許樣本太小,但在全國的民調中,希拉蕊不受美國民眾歡迎的比例佔56%,川普63%。換句話說,有超過一半的美國人不喜歡他們,但除了另一位肯定選不上的獨立候選人之外,選民別無選擇,只能不甘不願地將選票投給兩人之一,因為不想讓另外一人當選。

真小人與偽君子

早在競選初期,一位朋友便把這場選戰定位為偽君子與真小人之爭,最近資深媒體人楊艾俐也有相同的看法,這個比喻確實十分貼切。

有人認為真小人貴在真,無論小人言行如何不堪,也遠遠強過偽君子的虛偽不實;另有一些人認為偽君子雖然過於「政治正確」,至少還會守個君子有所不為的分寸,不像真小人肆無忌憚,沒有底線,誰知道什麼時候會捅出一個不可收拾的大窟窿。有人認為偽君子背後藏的種種見不得人的勾當更為污穢骯髒;也有人認為作為國家領導人,總該具備某些基本的人格與道德。有人認為偽君子象徵著利益相互勾結的現有體制,只有體制外的政治素人膽敢衝撞,打破後重新來過;也有人認為政治素人見識歷練有限,根本不適合擔任全世界最強大國家領導人的重任。

偽君子希拉蕊與真小人川普的民調差距上上下下,最高曾經到達11%,一週前降到6%,10月28日希拉蕊電郵造成十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事件,川普陣營彷彿接到一件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嚴格的說,也不能算是天上掉下,因為爆料的FBI局長James Comey 是共和黨人),消息傳出後,ABC新聞網的民調顯示希拉蕊以46對45%,1%的毫髮差距領先川普。

支持川普的4種心態

川普不只是一位素人,更是一位狂人。他從飽受傳統政治人物訕笑,到今天對政治世家的希拉蕊造成實質威脅,恐怕是民主歷史上的孤例。他雖然打者反體制的招牌,其實今天的這番局面還得歸功於成群結黨的體制。

分析起來,支持川普的45%美國人大約有以下幾種心理:

1.認為川普是真正的美國英雄(Trump is the man)。這些人是顯性的川普支持者,大部分是中年以上的白人,他們認同川普反全球化、反伊斯蘭、反移民的立場,川普在房地產上累積的財富既是他精明的象徵,也是他能領導美國邁向經濟繁榮的保證;他的離經叛道, 反映他對現狀的獨到見解;他雖然屢出狂言,卻能一掃美國人累積的怨氣。換句話說,所有人眼中川普的缺點,正是只有他才能拯救美國的原因。

2.認為除了希拉蕊外誰都行(Anyone but Hillary)。這些人與其說支持川普,不如說他們痛恨希拉蕊。在他們眼中,希拉蕊濫權貪財,結交全球政要權勢全為了一己之私,在擔任國務卿6年的時間裡毫無建樹,只見美國國際影響力節節敗退。而使用個人伺服器處理國務卿公務電郵,更是缺乏領袖基本的政治判斷能力,甚至應該為之坐牢。只要不讓希拉蕊當選,這些人願意投票給任何人。

3.認為只要是共和黨人就好(Anyone from GOP)。更有許多人認黨不認人,他們抵死反對一切民主黨的政策,認為如果民主黨上台,一定加重稅負,更會不惜大幅舉債實施各種社會福利方案,這跟共和黨主張降低稅負、小政府、自由競爭的一貫主張大相逕庭。同時民主黨人主張槍枝管制、接受墮胎、允許同性戀,跟保守的共和黨一項的價值觀南轅北轍,因此即使川普並不是正紅旗的共和黨人,也不能讓民主黨的候選人當選。

4.選出第9位聯邦大法官(Vote for 9th Supreme Court Judge)。美國一共有9位聯邦大法官,全是總統提名的終身職,也是美國價值的最終詮釋者。過去50年,由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一直超過半數,但今年2月Antonin Scalia大法官心臟病突發過世,剩下8位大法官兩黨各佔4名,因此由共和黨主控的國會堅決阻擋歐巴馬總統提出的人選,主張應該留給新任總統決定。因此也有不少美國保守選民將總統大選簡約為聯邦大法官的保衛戰,對他們而言,若希拉蕊當選,由她指派接任聯邦大法官將是美國道德敗壞的開始。

以上四種支持川普的心理,除了第一種之外,其餘都是負面表列。如果民主黨換了一位希拉蕊之外的候選人(如許多人盼望的現任副總統拜登),也許不會有這麼多選民被迫投給川普一票。由此可見,選舉終究是黨派之爭,任何候選人打著反體制的招牌,最後還是靠著體制爭取選票,選勝後不得不成為體制的一部份。

美國應該考慮的3項選舉改革

2016年希拉蕊和川普一役,在美國民主歷史上必然留下深刻的痕跡。無論川普當選與否,共和黨將面臨傳統價值與潮流趨勢如何整合的挑戰;即使希拉蕊當選,民主黨也必須面對年輕世代反體制、要求改革的呼籲。

更重要的是全球民主與專制之爭,本來應該民主應該居於上風,但這次美國總統選舉顯示民主不一定保證可以推舉出能獲得多數人擁戴的領袖,顯然還有許多改善的空間。

經過這一次戰況慘痛的選舉,美國的選舉制度也許應該認真的考慮三項可能的改革:

1.縮短總統競選時間。在美國有興趣爭取總統寶座的人大約選舉前400天左右便需要表態,開始募款、黨內初選等準備工作,而北鄰的加拿大不需3個月,英國只要1個月左右。

2.採取選舉人普選而非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間接選舉。美國大多數州以州為單位,候選人A在某州即使小勝候選人B,仍然整盤端走該州的所有選舉團選票,這是為什麼2012年大選歐巴馬普選以51%對48%小勝羅姆尼,但選舉人團票以332對206,大勝14%的原因。由於這種贏者全拿的制度,造成候選人將所有資源、時間投入在少數搖擺州,政見也不免因此傾斜。

3.引進反對票的制度。每一位選民可以選擇投一張贊成票,或是一張反對票,認同候選人便投他一張贊成票,沒有認同的候選人、卻特別厭惡某位候選人,便選擇投反對票。在這樣的選票制度下,每位候選人一面爭取贊成票,一面避免會扣分的反對票,自然會收斂言行,提出能夠打動中間選民的政見。

這三種想法都不是新主意,討論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定論,自然有各種考量,其中最大的障礙是美國憲法具有超級穩定性,雖然這部憲法已經有230年歷史,但這麼多年也只通過了27條修正。穩定有其優點,可以減少政治制度動盪不寧,但過份穩定似乎也喪失民主一個傑出的優點,便是失去了能夠與時漸進的彈性。(這能否稱為舊時代的專制?)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如此慘不忍睹,選舉後的秋後算帳大約無可避免。但在一片焦土上,如果能夠激發起檢討選舉制度的能量,也許還有機會恢復全球民主觀察者對美國民主的一些信心。

瀏覽次數:6916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