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前言

移民不是一個新課題,但卻是21世紀最棘手的國際問題之一。

從敘利亞逃出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可能造成有史以來最大的移民潮。天主教教宗方濟在前兩週訪問美國時,對移民人數眾多、篤信天主教的拉丁裔移民多有勉勵。就在教宗訪美前,美國移民總數剛剛在8月份創下4,210萬的新高,在海外出生的移民已經佔美國人口的13.3%。雖然其中以拉丁裔為多,但是近年來亞洲移民急速增加。有一項預測顯示,2065年時,美國將有7800萬移民,其中亞裔佔38%,超過拉丁裔移民的31%。

三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移民現象,如今移民問題再啟,重讀舊文,熱度猶溫,因而在此重PO一次。

**********

兩星期前到矽谷的創投聖地砂丘路(Sand Hill Road)拜訪一位華人創投家,他四十歲不到,卻已經在投資圈裡嶄露頭角。兩歲時他跟著父母從台灣移民到美國,在加州理工大學拿到博士學位,2007年加入這家美國頂尖的創投公司,幾個月前才剛募集了兩億多美元,由他帶頭專門在中國投資潔淨科技產業,從此他開始了十天灣區、十天上海的半遊牧生活。

古人逐水草而居為生存,現代人為機會,動機雖有不同,動能則一。名列《經濟學人》2011年最佳書單的《Exceptional People: How Migration Shaped Our World and Will Define Our Future》指出,移民向來是社會進步的引擎:自七萬年前人類走出非洲,三千年前摩西率色列人出埃及越紅海,到十五世紀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展開了四百年的大航海時代,塑造今日北美和拉美的人文風貌。一部人類文明發展史,可以說是一部波瀾壯闊的移民史。

移民的遠功與近過

21世紀裡訊息彈指即至,關山遠阻不再構成障礙,遷徙的物質與心理成本大幅降低,移民的潮流更成為全球的趨勢。事實上,移民不僅是21世紀的國際議題-因為它關乎經濟的發展、文化的衝突、社區的和諧、政治的穩定,也是每一個現代人應該關注的現象-因為我們自己若不是異國移民,就是從鄉村到城市的移民,現在不是,將來也有可能是,更何況在我們周遭何處不見異國的面龐、陌生的口音?

一個國家對移民究竟應該採取開放或封閉政策?做為21世紀的現代人, 我們應該擁抱或排斥移民?

以長遠的眼光來看,移民的趨勢有助於國際社會的整體進步。互有大量移民的國家,很難對彼此發起大規模的戰爭;多數移民以大量金錢改善原有家庭的經濟,解決了這世界上一部分的貧窮問題;不同文化相互激盪,更豐富了人類文明的風貌。然而就短期而言,移民也造成許多現實的挑戰,例如新移民與舊社群難以整合,形成社區安全的顧慮;當失業率居高不下時,移民使其雪上加霜,或成為代罪羔羊;大量的非法移民,不只為國家帶來的嚴重的財政負擔,也形成人道關懷的死角。

不幸的是,多數國家的移民政策泰半著眼於短期國內利益,要能實現長期利益,只有倚賴跨國組織的力量。然而在目前的國際氛圍下,國際移民組織著力點多在改善移民出口國的人權或經濟條件,以減少人民向外遷徙的推力(push),卻無力勸說移民進口大國增加移民配額,或擴大人道移民的範圍,以增加拉力(pull)。

不對稱的遷徙自由

所有民主國家都制定法律具體保障人民遷徙的自由,在境內任何人可以不受拘束由甲地遷移至乙地居住,甲地不得挽留,乙地不能拒絕。但是牽涉到國際移民,遷徙自由不再對等,甲國固然不能限制國民向外移民,但乙國並無接受移民的義務。這種不對稱性的原因雖然自明(乙國的主權與安全考量),卻也凸顯了人為的國家地理分界線形成了普世人權的障礙,國內的基本人權,為什麼出了國界便不存在?無怪乎有人開始倡導無國界移民,雖然可行性極低,但卻值得人們試著描繪:什麼樣的世界,無國界移民才有可能?

無國界移民雖是夢想,無國界經濟已是國際現況。尤其現代人移民的動機拉力多於推力,拉力又多屬於經濟原因。從前說商人無祖國不過是在罵人,工人無祖國只是口號,現在若說移民無祖國,則是實情。當現代移民者跨越國家的界限時(有時不只一次),他心裡的祖國、國家必已呈現出不同的意涵,所謂愛國也有了不同的詮釋。下焉者也許找到藉口,專心追求自己的利益,上焉者則發現自己不再侷限於一村一國之私。

現代移民的經濟魔法

前面提到的年輕創投家該算移民第一代,他會到中國投資,不能忽略他移民背景的客觀優勢和主觀意願。他在中國進行潔淨科技投資有三個策略,一是參考美國成功的公司,儘快到中國複製,二是他們在美國投資了六十幾家公司,每一年選取一家到中國進行策略聯盟,成立新公司,三則在美國挑選優秀技術團隊(許多是中國人),一面培養育成,一面到中國發展。

聽到這三個策略,不禁讓我聯想起三個月前《經濟學人》的封面文章《移民的魔法》(The Magic of Diasporas)。文中指出移民對現代經濟能夠做出卓越的貢獻,主要是因為移民網路有三個勝於一般人際網路的優點:第一,移民網路可以加速跨越國界的資訊流通;第二,易於建立跨國團隊間的信任;第三:能夠建立跨國合作的平台,各盡所長,共享資源和機會。

想想看:當移民創投家成功的時候,美國和中國是否雙贏呢?可以苛責他移民無祖國嗎?

我們小時候都讀過《失根的蘭花》,陳之藩旅居美國,睹物傷情,不免淚溼滿襟地說離開國土(中國)一步,即處處不可以為家。那個時代真的過去了。現代人多像旅人作家王盛弘,自許為一株空氣鳳梨,本來無根,不需澆水,只賴空氣中的水氣便能存活。移民者多為逐夢之人,不是猛龍不過江,合該像空氣鳳梨,只要有空氣,處處可以為家。

瀏覽次數:1095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