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中岑 范姜@flickr, CC BY-SA 2.0

平日下午,大約3點過後,從台南東門城外搭乘6號公車,在中山路與民權路口下車,距離府城七夕作16歲的七娘媽亭只有幾步路。這天風大,氣溫是舒適的29度上下,因為是平日,七娘媽亭周邊空無一人,甘單咖啡也沒有開門做生意。我在廟埕站了一下,雙手合掌,感謝七娘媽的照顧,就算不是16歲以下的小孩,但是七娘媽應該不會計較,曾經被照顧過的府城小孩,終身都不能忘記這情分。

往巷子走,右手邊有寮國咖啡跟一間民宿,走到底是公會堂的紅磚牆,左轉沿著牆邊走,邊走邊用食指在磚牆擦出一道往前的直線。經過華都餐館的邊門,可以聽到午休的廚師在屋內聊天的聲音,偶爾他們也會搬出椅子,坐在窄巷靠牆的那側,抽煙,或發呆,或看著如我這樣的路人,從小巷走往公會堂正門。

公會堂圍牆內的鳳凰花已經謝了,畢竟來到9月的尾聲,即將10月了。從這裡散步到氣象測候所後方的鶯料理,大概只要幾分鐘。

老建築的驚鴻一瞥

高中那三年,週六中午在學校掃完地,如果沒有跟同學留在校園瞎混,大概會騎腳踏車去迦南吃了鍋燒意麵外加一盤紅豆牛奶冰之後,在市區繞一圈才回家。有天下午,轉進氣象測候所旁邊的小巷,發現圍牆內的日本房子好漂亮,那時似乎還有人住,我踩在腳踏車的踏板站起來,眼神恰好跟簷廊一個穿著白色汗衫的中年男人目光對上,嚇了一大跳,立刻猛踩腳踏車,往天公廟的方向衝刺。

那時還在80年代,鶯料理建物一度做為台南一中宿舍使用,因此那位讓我嚇一跳的白色汗衫中年男人,或許就是居住在宿舍裡的教職員吧!

從那時候開始的20~30年之間,建築物因為無人居住走動,壞得很嚴重,風災之後甚至傾圮,歷經好幾次古蹟鑑定的反覆爭辯,若是怪手剷平,恐怕這歷史就抹去了。而今見到鶯料理重生,都感覺不可思議,冥冥之中不知誰做了安排。

當年我騎腳踏車路過瞧見的日本房子,有漂亮的二樓簷廊,應該是無法修復的表棟,後來在裡棟與中棟修復開放之後,另外BOT給阿霞飯店,在原址復刻了部分表棟建築的樣子,以其所在位址舊稱「鷲嶺」位於海拔「14」公尺的意象,取名為「鷲嶺食肆」。

日本時代的政商名流,也曾經坐在這裡嗎?

修復後的鶯料理建築已經來過許多次,倒是委由府城老店阿霞經營的鷲嶺食肆,算初次見面。在門口翻閱菜單時,好像從漫畫走出來的店員,穿著白色襯衫,淺色圍裙,邀我入內參觀。

恰好是午餐與晚餐之間,想要吃點什麼解饞的時刻,於是選了後壁芳榮米廠的冠軍米做為原料食材的烏金干貝醬飯丸,搭配脆梅氣泡飲。店員說,二樓沒有辦活動,可以從後方側邊的樓梯上樓,餐點做好了,會送上去。

因為是平日,很容易就達成鷲嶺食肆二樓包場的成就。小紅椅,矮桌子,落地門之外的簷廊陽光燦爛,府城的午後,睡午覺的時光。

那天風大,打開兩側拉門,涼風徐徐。踩在木頭地板,想像日本時代的府城政商名流來到此地邊用餐邊「喬」事情的光景,有時還從運河邊的新町召來藝伎同席,店內服務生大概是穿著白色短襪,端著料理上樓,也是這樣子發出木頭地板咚咚咚的腳步聲,當時究竟在這號稱「地下決策中心」做了什麼重大決定?腦海一旦浮現這樣的畫面,就像墜入時光隧道,感覺很刺激。

歲月醃漬料理魂

如漫畫走出來的店員送來餐點,果然是老舖阿霞飯店的水準,從來不會讓府城人「漏氣」,鶯料理創辦人天野先生如果轉世投胎重遊舊地,應該也會覺得欣慰。

脆梅氣泡飲的「酸甜甘」三味一體,一入口就勾引出唾液深處的芳甜回韻,杯子口用一根彷彿髮簪造型的竹籤,插了一顆淺橄欖色的脆梅。飯丸以鷲嶺食肆LOGO的白色紙袋包著,放入小竹篩端上來,非常討喜。打開紙袋之後,香味撲鼻,熱度恰好。飯丸以薄薄一層蛋皮裹著,咬下瞬間,米飯跟干貝醬融合的嚼感很微妙,原本感覺有點乾硬,但咀嚼之後,米的咬勁反而展現功力深厚的魔力,干貝的鹹味也恰到好處。店員說,那干貝醬是阿霞飯店下過重本的配方,裡面還添了烏魚子,所以才叫烏金干貝醬。

坐在昔日料亭二樓的高度望出去的小巷屋舍天際稜線相當美,入秋之後,是城內散步最好的時節。我吃著份量恰好的飯丸,開始盤算著下次要吃什麼,蘋婆米糕跟鰻魚飯丸絕對不能錯過,店員也推薦白蓮霧茶跟甜湯,那用料豪邁的烏金干貝醬應該也要作為伴手帶回家才夠意思。

鶯料理創辦人天野久吉先生來自神戶,據說當時他擅長的鰻魚料理,堪稱府城第一美味,連裕仁皇太子來訪,都指名天野先生備膳,想必負責鷲嶺食肆經營的阿霞飯店,將鰻魚飯丸列入菜單,應該有向天野先生致敬的美意。這前後傳承的料理魂,經過歲月醃漬就更入味了,所以說台南人真有吃的福氣。

小吃啊,不就是這種意猶未盡的份量,才夠讓人心甘情願許下往後還要再來吃個數百遍的約定,可千萬不要因為好吃就過量,適度的解饞止餓就好,約莫半飽是最理想的狀態,那才是小吃原本的意思啊!

瀏覽次數:453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