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九州老旅館廁所。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想起人生初次造訪日本公廁,根本是徹頭徹尾被廁所美學洗禮的震撼教育。

依稀記得是從九州福岡機場前往住宿飯店的公路休息站,那次經驗,幾乎顛覆了人生至此對於廁所的觀感,對於公廁清掃人員的專業風骨也十分折服。

之所以會有那麼巨大的反差,應該是從小在台灣風景區和休息站的公廁使用經驗太過驚悚,地板總是濕滑,垃圾桶呈現爆炸狀態,如果是座式馬桶必然有尿漬或腳印,如果是蹲式馬桶則是白色磁磚邊緣莫名多出一坨屎,惡臭就不必多說了,有時候為了掩飾惡臭還強勢吊了一包樟腦丸在水箱旁邊,那味道綜合起來深具催吐效果,因此憋尿變成不健康的忍功,一想到上廁所很麻煩,也就懶得出門去遊玩。

總之,成長過程中的學校遠足旅行,或是長大以後的返鄉高速公路,類似這些公廁使用經驗都不是太愉快,因此到日本旅遊,第一次在九州公路休息站,發現公廁地面是乾的、衛生紙直接丟入馬桶,沒有沾著屎尿的衛生紙從垃圾桶爆出來的畫面。更強大的是,公廁清掃擔當者的姓名是工整毛筆字體寫在木頭牌子上,掛在最顯眼的位置,是非常驕傲的工作勳章那樣,使用者遇到清掃員都會鞠躬跟他們道謝,說聲「辛苦了」。

那是很強烈的文化震撼,關於廁所的美學衝擊。光是地面不濕滑,沒有惡臭,座式馬桶沒有腳印,蹲式馬桶沒有大便尖塔,就足夠讓人感動了。

那次初體驗之後,我帶著滿滿對日本廁所的敬意,跟少許對日本衛生紙的疑惑,從此成為日本旅遊的忠實信徒,會特別在意這個民族投注於廁所清潔的心思,至於衛生紙為何比較粗,又比較薄,而且一點都不「雪白」,也不「柔軟」,也不標榜強韌,以日本人對細節龜毛的信仰看來,廁所衛生紙到底是怎麼了?

直到有機會到東京讀書,搬進學生宿舍,輪值打掃採購時,才發現超市的Toilet Paper,幾乎都是再生紙漿作為原料,沒有漂白,紙質薄,溶於水,不管是家用廁所還是公共廁所,一律都是將擦拭過的「廁紙」丟入馬桶內,隨水沖走,不會悶在垃圾桶內,悶出臭味。有些公廁甚至沒有提供垃圾桶,使用過的生理用品或尿布必須由使用者自行打包回家丟棄。

那時校方都會定期派人來檢查宿舍整潔,某天事務所的吉田先生穿著西裝,罩著灰色大衣前來,為了討好吉田先生,同學們準備了中華料理來款待他,其中一道麻婆豆腐,夠嗆夠辣,把吉田先生的鼻水和眼淚都逼出來了,有人立刻衝去拿了廁所的圓筒衛生紙,遞到吉田先生面前,已經辣到一張紅臉的吉田先生簡直哭笑不得,大叫,「這是Toilet Paper啊,是上廁所用的,怎麼可以拿來擦嘴擦臉呢,我的天,救命啊……」

從吉田先生的反應,還是看到日本人對某些原則堅持的龜毛,但衛生紙就是要用再生紙漿,不漂白,直接丟入馬桶沖走,任何地方的廁所都一樣,連高檔的飯店旅館也都是這種摸起來粗粗的、看起來灰灰的、碰到水就溶掉的再生紙漿「廁紙」,跟台灣強調處女紙漿、強韌、兩層或三層、有時候還有壓紋卡通印花的商品訴求,非常不一樣。

但日本廁紙具備快速溶於水的特色,任何擦拭過、沾有糞便尿漬的衛生紙,都不會擠在垃圾桶,跟下一個陌生使用者尷尬打招呼,即使是路旁公廁或深山廁所,也都會提供廁紙,甚至增量至兩到三捲備用廁紙,完全不擔心被順手牽羊,想必這也是公民的信任感使然。而台灣公廁之所以臭,除了許多公廁告示不得將使用過的衛生紙丟入馬桶之外,多數也不提供衛生紙,卻在廁所外頭普遍設置「面紙自動販賣機」,面紙原本就不溶於水,丟入馬桶容易造成阻塞,那只好把每個人擦拭過的屎尿統統集合起來,從垃圾桶爆出頭來,跟大家Say Hello了。

日本廁所一直在進步,以前為了避免被他人聽到小便聲的尷尬,還發展出流水聲的「音姬」設備,近年則是一些公廁也開始升級使用電腦馬桶,不但座墊溫熱,可清洗還可烘乾,甚至體恤帶小孩的父母,在每間廁所配置嬰兒座椅,親子廁所也不侷限在女廁,尿布檯則是乾淨柔軟到讓大人都想躺下來休息一下。近幾年為了因應外國觀光客,還會特別在廁所張貼英文、韓文、中文的使用說明書,把廁所禮節當成教育一環,非常堅持。

東京巨蛋內的廁所。作者提供。

其實台灣一些公廁環境也在進步,日系百貨與誠品書店和高鐵站的公廁幾乎都與日本同步,除了高鐵站與高鐵列車鼓勵將衛生紙投入馬桶內,其他地方還是看到使用過的衛生紙從垃圾桶探出頭來「裝無辜」的畫面。衛生紙製造商雖然在產品外包裝標示可以溶於水,但許多場合還是警告使用者不能丟入馬桶,否則會造成阻塞,但不提供「衛生紙」的地方,為何要販售「面紙」,那就真的讓人為難了。

其實,台灣已經有廠商推出再生紙漿製造的衛生紙,不漂白,也可直接丟入馬桶,台灣公廁要擺脫惡臭,起碼要先從那個殘留眾人排泄物臭味的垃圾桶開始解決,至於公廁地板為何總是濕滑,如果可以,真該找日本的廁所達人來解惑一下。

前幾年,我在東京淺草附近的舊巷弄,借用過小小街角派出所旁邊的公廁,乾淨到讓人把背包放在地上都覺得安心的程度,於是想起之前到長野縣白馬車站,大雪冬日,車站公廁竟然配置電腦馬桶,坐在溫熱的便座上,簡直暖身又暖心啊!

如果廁所有所謂的美學標準,除了硬體設備之外,使用者的水準也該加入評比,起碼該是每個人都要有使用自家廁所的心態才行,不想要坐在別人留下的尿滴上面,就不要把自己的尿留下來。至於衛生紙可不可以不要再丟入垃圾桶,可不可以不要再讓它們長時間互相擠壓然後發酵出臭味,作為進步國家,總該來好好想想辦法吧!

瀏覽次數:112167

延伸閱讀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