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社區的前桃園空軍基地,又稱大園海軍基地舊營區。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大園有個台灣人皆知的臺灣桃園國際機場,但還有一個連在當地長大的人都未必知道的前「桃園空軍基地」,也稱為大園海軍基地舊營區。

冷戰中與鐵幕最近的空軍基地

桃園空軍基地在1944年日治時代就建立了。當時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在台灣各地建立軍事基地,這裡被稱為「桃園飛行場」或水斗機場、箍仔內,還曾有未滿20歲的神風特攻隊員由此出征[1]

陸軍特攻「誠」119飛行隊合照。圖片來源:截取自網路

二戰後,國民政府遷台,這裡成為空軍基地,附近有了空軍眷村,還有一間空軍子弟小學。因為當年空軍待遇好,這間國小(後來為紀念殉職飛行員改名為「陳康國小」)就是當時的貴族學校。只是,空軍雖然地位高,其實是拿命換來的,一旦失事,家人由雲端跌到谷底,有時連出什麼任務都不知道。

1950年代,冷戰全面展開,不論什麼年代,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還是金科玉律,既然完全不對話,私下的情報戰更是重點。當時美國雖然可以發射人造衛星,但對地面拍照技術還不純熟,美國研發出一種U-2高空偵察機,可以飛到70,000英尺高空(當時這樣的高度可以躲避蘇聯戰機攔截)去做高空偵照,但因為危險度極高,美國人不願送自己的子弟入鐵幕,美國中情局(CIA)就找上對中國情報一樣急切的蔣介石政府合作「快刀計畫」(Project Razor),由美國提供飛機、設備、訓練和技術,台灣出飛行員。

1961年,一群當時最頂尖的飛行員被送到美國去受訓,量身訂做U-2使用壓力衣(一件美金15萬,身材完全不能變形啊!);台灣則以「空軍氣象偵察研究組」名義成立35中隊,駐紮於橫越海峽最短距的桃園基地。隊員陳懷生以黑貓圖案設計隊徽,因而稱為「黑貓中隊」。同時成立的,還有低空偵察的34中隊,號稱「黑蝙蝠中隊」。

黑貓中隊的隊徽。作者提供。

為了讓U-2偵察機的任務絕對機密,美方另外在桃園空軍基地興建了隊員專屬宿舍,以及具有抗炸、保密功能的增城作業區,沖洗U-2偵照底片。黑貓中隊成立13年間,偵查了中國兩次核試爆以及各地的重要軍事設施,最後因為美中關係改善,在1970年後停止任務,1974年中止計劃。

1962年至1974年,黑貓中隊共出了220次高空偵察任務,折損14架飛機、10名隊員;其中還有兩位被俘。但因為蔣介石有強烈的日本武士道思想,認為軍人不成功、便成仁,只能有這兩種結果,任務失敗當下即使活著也該自殺,搞得兩人後來無法回台,也拿不到中華民國的身份,最後是CIA協助到美國定居,1990年才從美國回台灣。當時飛行員對自己執行的任務及重要性其實不是太清楚,即使出去偵察的是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也覺得是「敵方」。多年後有人詢問兩位在中國被俘而離家近20年的飛行員是否後悔?二人倒異口同聲說沒有。因為當時對職業的責任感,也因軍人身份而有幸參與當時世界最頂尖的技術,人生回頭,都是過程比結果重要吧![2]

最後一位完成U-2偵察機訓練的中華民國空軍飛官蔡盛雄。作者提供。

偃旗息鼓後,這裡成了沒落的鄉村

說完桃園空軍基地的風光歲月後,來談談現在基地所在地的大海社區。

20世紀末期,因為基地使用變更、國軍精減、眷村改建……等因素,位於大園的空軍基地漸漸不再使用,軍眷離開,附近的商圈與生活圈凋零。最後基地除役,被劃入桃園航空城的改建範圍內。國防部連守衛都外包,等待著將土地賣給航空城。曾有的機密、高科技、輝煌與苦難,都準備埋入新建的住宅區中。

大海社區是過去的空軍基地。作者提供。

此時的大園區因為等待都市更新,現有建物不再有人花心思維護管理,使得這裡的租金低廉;且境內陳康國小有機場與大園區公所補助,免學雜費與營養午餐費,居住與受教成本低,成為許多弱勢家庭的堡壘。曾經是貴族學校的陳康國小,現在只有50名學生,超過6成是「弱勢學生」,也就是教育單位受通報需要特別關注的學童,例如低收入、隔代教養等。

「我常開玩笑說,我們全校最有錢的可能是負責打掃的校工阿姨,因為她是當地人,有地。」曾經到陳康國小服替代役,現任中原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的李明彥說明大海社區的現況,「一走出學校,全是土地仲介的廣告。」

桃園路邊的土地買賣廣告。作者提供。

在桃園這個快速都市化的社會中,一群擁有土地的在地居民,熱切期待著自己的土地被航空城徵收,能搬進新建的大樓,可能還可以得到務農三世也得不到的補貼金。他們與另一群希望能多棲身一天算一天的弱勢家庭,交會在空軍基地旁的大海社區。這樣兩群人,能否因為同在一個空間,有共同未來的可能呢?

因為這樣的想法,李明彥走進大海社區旁充滿故事的空軍基地,希望能以地方創生的方式,讓居民對未來有不一樣的想像。李明彥自己在高雄左營眷村長大,看著成長的地方變成新社區,房價高了,對土地的感情卻沒了。也許,這個空軍基地可以有不一樣的結果!

大海社區創生計畫成果展說明。作者提供。

空軍基地創生成果展所展示的隊徽。作者提供。

不久,桃園市文化局來了,因為「大海社區見證台灣與世界戰爭史,是可以與世界對話的獨特場域」,而在空軍基地劃了7個古蹟保留區,還申請了中央文化部的再造歷史現場專案,準備將空軍基地幾個重要設施保留下來,規劃未來成立亞太唯一的「軍事航空歷史地景及航空生態博物館」(好長的名稱,簡單說就是「飛行博物館」啦)!

李明彥也帶進中原大學的資源,協助陳康國小的家長們成為社區導覽員。「許多弱勢兒童的家長,假日都需要打第二份工,若他們成為導覽員,在假日工作時,孩子能帶在身邊,甚至也成為小小導覽員,也讓親子的相處多一點時間。」培訓居民成為社區轉型的一份子,並在其中製造大家共同的利益,是地方創生很重要的一環。

都市化的台灣,能不能留一點空間給過往的故事?

只是,良善的出發點,一開始卻惹怒了國防部及在地傳統居民。原本打算將整個基地打包賣給航空城的國防部因為基地部份被劃為古蹟、無法處理,到法院狀告桃園文化局。而原本等著土地徵收改建的在地居民深怕劃定古蹟會拖慢都更時程,連原本對李明彥友善介紹在地歷史的里長,態度都變得截然不同。

文化資產可適性再利用的示意圖。作者提供。

「後來我跟他們說,原本只有一個大公園,你們都搶著要公園第一排的房子,現在有7個古蹟群,可以選擇的更多了!」李明彥想辦法讓在地居民感受到保留基地的優點,才漸漸改善了與居民的關係。最困難的反而是與國防部的溝通。每個地方創生的案子,都難免遇到公部門的問題,何況還是最最保守的軍方?每一次需要進出空軍基地,就得將所有進出人員、車輛的詳細資料都提前送交民航局與國防部,現場還需要攜帶證件以查驗。

即使基地那麼難進入,因為有了在地的共識,李明彥和中原大學開始著手大海社區的創生專案。利用通識課學「桃園學」把學生帶進大海社區、在校園辦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的導演講座、在2018年10月「全國古蹟日」規劃基地導覽與DIY體驗活動、設計社區識別系統、以黑貓與狐狸等隊徽發想文創商品……「除了古蹟導覽、開發文創商品、在陳康國小舉辦DIY 活動,我們還有很多想法,像是自行車道、讓學生與民航局合作提供腳踏車租賃等等。」

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導演楊佈新。作者提供。

以黑貓與狐狸等隊徽發想出的文創商品。作者提供。

以現代社群、故事行銷當道的觀點來看,大海社區+空軍基地,是一個充滿故事潛力的地方。冷戰遺跡、半世紀前美中角力支點、解開蔣介石與艾森豪最不為人知的秘約、祕藏大東亞戰爭/國共內戰/冷戰機密的空軍基地……台灣當然不能不進行城市開發、都市更新,但我們並不缺乏長得一模一樣的高樓大廈,讓出一些空間給飛行員的歷史故事,絕對會讓這塊土地更可愛一點。

(作者為專業寫手。)


[1] 1945年4月28日,日本陸軍特攻「誠」119飛行隊由桃園往沖繩特攻出擊,撃沈敵巡洋艦與貨物船各一隻。「誠」119飛行隊由少年航空兵出身的18、19歲年輕人組成,由陸軍整備隊長関忠博拍下合照。二戰結束後,関忠博被關在日俘收容所,返日時將照片藏在靴底而保留下來。

[2] 黑貓中隊的故事可參考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

瀏覽次數:349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