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的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成露茜。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建賓攝。

近日世新大學社發所停招事件,引起極大風波。筆者目前就讀於東海大學社會系,身為社會相關系所的一員,自然深有所感。

4年前,我以一位非本科生的身份加入東海社會系的大家庭,坦白說,當時的我連什麼是「社會學」都搞不大懂,頂多就是對於這個社會有多一分關懷的傻勁,就這樣闖入了社會系的學術叢林。現在回想,我到底哪來的勇氣?

入學的第一天,我就著實被震撼到了,我修的第一門課是陳介玄老師的「社會學理論」,上課第一天,介玄老師抱著好幾本厚書進到教室,書的堆疊高度幾乎到達他的胸口,見面第一句話就是:「這是我們這一學期要讀的書目。」

這幾本書都不是三兩三,第一本閱讀書就是馬克思的《資本論》,閱讀這本書讓我大感吃不消。說話直白的我,在一次導讀中不禁跟老師抱怨,資本論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痛苦、最困難的一本書!儘管如此,閱讀《資本論》的過程,卻讓我對馬克思的印象徹底改觀。過去我們的教育養成一直對馬克思與共產黨冠以「邪惡」的連結,這也導致我們普遍把馬克思思想看作洪水猛獸。真正閱讀後才發現,馬克思的一生為了老百姓的不公義而奮鬥,他有效揭穿資本家剝削勞工的騙局,試圖透過文字渲染力喚醒民眾,在那種專制威權時代,可能必須以犧牲生命為代價,這是要有相當大的道德勇氣才能做到的。好幾次深夜苦讀《資本論》,讓我百感交集,除了痛苦,還有種熱血與感動。

世新的辦學理念,此時看來格外諷刺

馬克思對於社會系像是一種精神標竿,社會系的學習除了知識理論的探究,更重視轉化成真實的行動力,因此舉凡社會各個角落不公義的抗爭行動,都能看到社會系師生的積極參與。他們一方面關注各種社會關係的剝削來源及過程,另一方面也關心著那些被剝削的弱勢者。總之,就是關懷社會裡的各種不公平,同時又為那些弱勢者發聲。

許多大學雖然沒有社會系,但都把「培養具有社會關懷的大學生」當成辦學指標,這次的事件主角「世新大學」的辦學理念同樣也有提到這點,如今世新大學卻把符合辦學理念的指標系所社發所廢除,這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同時,世新的辦學理念更提到:

本校校園以自由色彩濃厚著稱,各種政治、學術主張在校園內均可自由談論,同時也要求師生在批評他人的同時,也需有聆聽及容忍的雅量,使校園徹底多元化、自由化、法治化。

對照世新社發所的停招事件,校方不惜違反校內程序,藉由校務會議強行表決,不顧社發所的意見,這些辦學理念如今看來讓人不勝唏噓,也格外諷刺。

當初成立社發所的承擔與責任,如今哪裡去了?

一所大學要成立社會相關學系,是相當不簡單的一件事。第一,就現實層面社會系在台灣並非熱門系所,招生無法與其他熱門系所比擬,尤其在私立大學,這必須要有相當程度的願景與決心去支撐;第二,成立社會系代表這間大學願將社會責任納為己任,並且真正落實關懷社會,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價值信仰;最後一點,也是最讓人恐懼卻步的,成立社會系恐怕會讓學校遭到反噬危機,社會系為了不公義而戰,除了檢視這個社會的不平等,也會反省學校本身,因此,成立社會系代表的是學校有檢驗自己的道德勇氣。由此可見,世新大學能夠成立社發所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世新大學雖然是以傳播學院為主力的學校,但是對於社會絕對有強大的影響力,正因為這裡是許多媒體從業人員的孕育搖籃。社會事件透過媒體的報導,可以超越年齡,跨越鄉村與都會,喚醒全體國人的關注,因此,媒體記者該比眾人具備更高的道德操守與社會責任感。世新大學能夠擁有社發所,這也代表世新所要培養的媒體人絕非僅止於針對新聞事件如實報導,而更是能夠重點分析、進行道德反思與價值澄清,並且真正關懷社會的一群人。

已故的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成露茜,對於世新大學傳播學院的期許是這樣的:

任何大學的新聞傳播教育機構如果不教專業技術,就不配做一個傳播教育機構,但是如果只教技術,它不配做一個大學的機構。我們的新聞教育必須培養不僅有新聞專業技術的人,這些人必須能對他們的專業有檢討、反思、批判、改造的能力和動力。

這是屬於世新發跡的故事,也是世新最初的本心與初衷,我們希望這件事能有好的發展,讓這段美好的故事能得以延續下去。社發所停招事件已不單是世新之事,對於台灣社會也是一種損失。

瀏覽次數:280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