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第一次和瑞士《世界週報》(Die Weltwoche)記者G談話,是在2017年初。我們談了兩個多小時,G記下我的觀點,有時針對我對台灣的批評,他會笑著說:「別擔心,我不會把妳的名字寫出來。」

我建議G去訪問蔡英文總統。訪談文化界朋友,我可列出幾個;訪談國家元首,非我能力所及,所以把G介紹給台灣駐瑞士代表處。不料,代表處卻將他編入國際記者訪台名單中。

G到台中的那天,我們恰巧有機會見面。我詢問他對台灣初步的觀感。「可惜我們大都參觀高科技公司,管理階層的人懂很多,是跟世界大廠角力的精英。我個人較喜歡政治議題。當然,每個國家都喜歡表現最好的那一面。昨天我們訪談了外交部長,他對任何問題都不閃躲,令人印象深刻。我一直想知道,究竟是誰促成蔡、川電話短談的,所以抓住機會第一個提問。Josef Wu直爽地說,他正是促成這個國際頭條事件的少數人之一。……」

一週後,我在瑞士讀到G的報導。

瑞士《世界週報》上的報導。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瑞士人眼中的台灣處境

「台灣運作得像個巨鐘的機芯,掌握環環相扣的一切,可靠而完美。」這句話出現在G報導文章的第一段。他在報導中提到台灣在國際上的定位、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擴張、中美貿易摩擦對台灣的影響、台灣的外交處境等等,對台灣人熟悉,對大多數瑞士人或許較陌生的議題。

G的報導以德文寫成,在世界週報網站則可讀到吳釗燮外長答覆9人國際記者團的英文全文。我整理出可能在台灣媒體較少見的官方答覆,也許是個補足:

.國際媒體對蔡、川電話短談的報導約持續3週。有些華盛頓智庫認為,川普的作為並不正確,也引發美國國內的辯論。中國的反應是出人意料地平靜。直到川普說要遵行一個中國政策,事情才又回到原點。

.梵蒂岡一再強調,和中國簽署的同意書是宗教的、牧靈的,和政治、外交無關。梵蒂岡和我們友好,並誠實地讓我們知道整個過程。同意書的內容可增進中國天主教徒的權益,這也是其他國家所樂見的。我們不願看到新疆的穆斯林及西藏的佛教徒遭受鎮壓。我們和梵蒂岡合作,增進世界人權,並為平凡人及失能者爭取福利。梵蒂岡也公開承認台灣在這方面的貢獻。梵蒂岡和中國的合約只有兩年有效,以後仍需見機行事。台灣和梵蒂岡的關係不變。

.世界衛生組織不邀請台灣與會,是違背憲章的做法。中國極成功地滲透到各個國際組織,不只聯合國秘書處,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都有中國派駐的資深幹部坐鎮,以阻止台灣加入。這是不道德的作為,也違反聯合國本身及其相關組織的憲章。如果要有一個更安全的世界,就不該排除任何國家。每年有數百萬人飛越台灣領空,台灣卻不能加入民航組織。許多罪犯進出台灣,我們卻被刑警組織摒除在外。台灣人並不對傳染病免疫,卻不在衛生組織體系內。這些全是違反道德的做法。希望各國能正視這些議題。

.中國認為,台灣是它的一部份,但我們有民選總統、民選國會,有簽發護照的外交部,有保衛國土的軍隊,也有自己的貨幣。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要讓僅有的十多個邦交國為台灣發聲,力量不夠。我們必須加強和志同道合國家的合作關係。過去幾年,美、加、日、澳洲以及一些歐洲國家增加了對台灣成為國際一員的支持。

.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是常規,過去十多年來一向如此。不論驅逐艦或觀光船,都可在國際海域上通行,並不觸犯台灣的紅線。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活動,才需要各國的注意。資料顯示,除了海上防衛部隊及武裝民船之外,中國每天派出10多架飛機、20多艘軍艦,以完全擁有南中國海的姿態在群島海域巡邏。可以想見,緊張關係勢必升高。不只美國,法、英、日和澳洲也都派出軍艦執行維護自由航行的任務,並受到海域附近國家的歡迎。中國的偵察機也進入南韓、日本的領空。這些都是中國無限擴張的表徵。

.有些國家原本稱我們為台灣,由於中共施壓,才改稱「台灣,中國」、「台北,中國」或「台灣,中國的一省」,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難題。每當中國改變我們的稱呼,我們都必須很辛苦地改回國人所能接受的名稱,也並非每次都能成功。中國想方設法要贏得台灣的民心,但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打壓,正是弄巧成拙。

.約有100萬台灣人住在中國,多數集中在大上海區;也有學者、學生、觀光客出入中國。同樣地,對方也有許多人到台灣來。他們的學者中,有些甚至有政府的補助。兩岸要對話,很容易可以找到談話的對象。

.根據國際奧委會憲章,各國自己的奧委會獨立而自治,即使台灣公投結果要改變在奧委會的稱呼,政府也不能要求CTOC(中華台北奧委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依公投結果做任何改變。CTOC憲章及1981年CTOC和國際奧委會達成的協議,台灣是以「中華台北」參加奧運。

.在中美貿易議題上,中方必須停止盗用知識財產、停止強制轉移技術、停止竊取其他國家的網路資料等等。美國的這些措施其實是一般貿易國家之間的傳統協議,也是WTO及現代文明貿易夥伴之間的規則。美國對中國的制裁,台灣沒有異議,相信其他國家也是。除了鋼、鋁業之外,台灣並未受到太大的波及。但是,如果美國進行下一回合對資訊技術業的制裁,台灣將會嚴重受損。為美國公司工作的台商,可能跟隨老闆回美或遷移到南亞。要回來台灣的公司,政府會幫忙解決土地、水電、技術人員及稅務的問題。我們有南向政策,可輔導有意願的廠商往東南亞、印度等地發展。從國際供應鏈的角度,如果美台直接合作而不繞道中國,雙方應有更多好處。

.我們雖然只有很少的友邦,但不會和中國比賽金援,因為沒有意義。我們歡迎因為台灣對他們有幫助、有貢獻而承認台灣的國家。

.CNN訪問我時曾問,怎麼稱呼台灣才正確?我答覆:請不要說我們是中國的一省,不要說我們是中國的一個叛省;請稱我們「中華民國」或「台灣」,我們是獨立的,完全不受中國管轄。在世界的這一角落,台灣被讚美為是一座燈塔,散發希望的光芒,但是外交部長卻不能到倫敦、華盛頓、東京。不過,台灣人實際而有彈性,副部長及其他官員可以代替部長出國。

.台灣政府面對兩個壓力,一方面,中國促統,另方面,大多數台灣人不願和中國有瓜葛,所以政府必須以最負責任的態度處理兩岸關係。我們的基本政策是維持現狀,維護兩岸的和平與穩定,以及有足夠的自保能力,這也是蔡總統就職時的宣告;說蔡總統追求獨立的,是中國自己。

說說看,瑞士應該怎麼幫台灣?

「原本我對台灣不了解,這次有機會來,看到這樣的一個國家,竟然得不到承認,真是豈有此理!」G邊皺眉頭邊笑著說。我也只能聳聳肩、搖搖頭。G在喝下最後一口台灣啤酒時問:「說說看,瑞士應該怎麼幫台灣?」「大聲且堅定地向全世界宣告,瑞士支持台灣!」我毫不遲疑地說。

根據吳釗燮部長的說法,台灣事實上是個獨立的國家,卻又說,台灣的政策是不追求獨立,這要讓台灣人民及國際社會如何理解?如果我是吳部長,我會這麼說:

除了中國之外,台灣和全世界都知道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世界應該想想,中國的說法究竟是怎麼回事?

燙手山芋必須由中國接手,而不是台灣人在島內自苦。

(作者長居瑞士,為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歐洲華文作協會員。)

瀏覽次數:2407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