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6月18日傍晚6點,2個孩子從女生住處樓頂相擁一躍而下結束,沈姓少年當場死亡,林姓少女經送醫院急救,仍於當天晚間7時35分宣告不治。」

據新聞報導,兩個孩子是班對,今年4月在雙方父母同意下才開始交往,但短短兩個月後竟然會用跳樓自殺方式來結束生命,從片段的新聞報導中,我可以稍微找出一些訊息。

林姓少女在臉書Messenger問沈姓少年:「你難道不想和我到最後了嗎……」沈姓少年回應:「想啊,但是我知道我想但是我只想到死啊,我不想要在(再)去處裡拉哩拉渣的事情……」男方緊接著談論想要輕生的原因:「我的朋友都把我當狗看,更別說就算不認識的學生路過也得說那不是闖出貨(禍)的狗男女嗎,我受夠了真的,我真的真的很想死。」林姓少女回應:「好吧……看來真的只有死的選擇了……」

發出「求愛訊號」

青少年的人際關係其實大多單純以家庭與學校為核心,孩子的心理煩惱也多源自父母或是老師、同學,包括親情、友情、愛情、課業表現等。從新聞中可以感受到兩個孩子其實很需要「愛」,很需要被認同與被肯定。他們給彼此的最後對話中寫道:「謝謝你帶給我的開心與幸福,有你我才知道被人在乎的感覺,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顯然,他們從彼此的關係中獲得了正面的能量與關懷。

但令人難過的是,他們身邊其實還有很多其他人際關係,卻似乎沒有帶給他們所需要的愛與關心。也因此,當他們相信自己唯一可以獲取「愛」的管道被阻擋後,他們便立刻失去面對生活的力量,在沒有其他同儕或成年人可以討論或溝通的情況下,就只能選擇放棄活下去。

當自己所能控制的只剩下死亡

青春期的孩子經常有用「自我毀滅」方式來爭取注意力的傾向。有些孩子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反正沒有人在乎我、沒有人關心我,所以我不管發生什麼事也無所謂吧!」有些孩子甚至為了對抗大人的控制,決定自我放逐、自我放棄。

曾聽過一個個案,原本成績不錯的高一男孩,忽然之間拒學、不肯念書、甚至足不出戶,愛子心切的媽媽帶著他來諮商,男孩原本不願開口,經過諮商師一次次運用「我看見……」「我聽見……」「我猜你現在的想法是……」的引導方式,最後終於讓孩子說出原因。原來母親喜歡向親戚吹噓他的好成績,只要他稍微考不好就被責罵,他很生氣母親只愛他的好成績、不愛他這個人,為了報復母親「有條件的愛」,他決定自暴自棄,用自我毀滅的方式來表達抗議。對個案母親來說,這個答案讓他震驚又痛心,原來自己認為的「關愛」,對孩子來說卻是「阻礙」!

新聞中的孩子在遺書中寫下:「我決定自殺,我恨你,不管我做的多努力你都沒有看見,都是只看我壞的那一面。」孩子為何會激進地用自殺來對抗自己不認同的意見?因為失望與無力感,因為不管多努力都不會被看見,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什麼來改變令自己不滿意的現狀;因為他們對人生中所有事物都失去掌控力量,最後只能掌控自己的死亡。

看到這裡很令人心痛。孩子其實很在乎大人的肯定與支持,他試圖努力了,但是沒有被看到,他想要符合大人的期望,但是達不到標準。恨意,其實也是一種討愛的訊號,若是他真的毫不在乎大人的想法與評價,何必又這麼憤怒與失望呢?

除了對父母、師長的愛與肯定需求未被滿足,常常會造成孩子的心理困擾之外,青春期開始青少年對於來自同儕的認同需求會慢慢提高,新聞中也提到導師曾要求同學互相糾察、監控,企圖透過同儕壓力讓孩子們自動放棄愛情。個案男孩寫道:「我不想再被其他同學當狗男女』看」,無論「狗男女」的想法從何而來,這都是很令人遺憾傷心的說法,愛情的美好只因為發生的時間與地點不如成年人的意願,最後只能化作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悲劇。

除了下達「禁愛令」,大人可以為孩子再多做些什麼?

寫到這裡,我不經想到北風與太陽的寓言故事──有時成年人太過強勢介入攔阻小情侶的愛意,反而適得其反,讓孩子更產生一種莫名悲壯、更堅持奉獻投入愛情的情緒。

與其透過同學互相牽制打壓交往行動,不如讓孩子有其他社交關係去分散注意力,試想一個國中生若是有這麼多課業要研讀,還有豐富的課外活動(運動、旅行、才藝、休閒)、緊密的家庭關係和活絡的同儕社交(包括同性/異性),可以留給男/女朋友的時間還剩多少呢?

在心理諮商中,常常遇到青春期孩子有愛情的困擾,但諮商師絕對不會直接跟孩子說出「你們應該分手」這種建議,而是透過讓孩子分享自己的思緒和心情,幫助他、陪伴他一點點爬梳清楚這一段感情的去留。所以,當父母和師長遇到孩子遇到早發的愛情,千萬不要驚慌失措,不要一開始就認定「交男女朋友一定會耽誤課業、一定會做出逾矩的行為……」這些對青春期愛情的負面想像,只是更凸顯了成年人對於孩子「長大」的焦慮,因為孩子準備嚐試新的人際關係,大人卻還沒有準備好!

聽過一位諮商師分享,有個國二小女生有愛情的困擾而無法唸書,但是不願意告訴爸媽,爸媽就帶她去諮商。諮商師問她:「你願意告訴我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因為諮商師讓自己像個同齡朋友般、展現出對小女生的認同,小女生覺得安全安心,就娓娓道出自己喜歡的對象是怎麼樣的人,經過幾次的諮商後,她自己就整理出「理想男友的條件」,再拿這個條件對照那讓他心煩意亂的男孩,是不是要還要繼續為他傷神傷心,答案不言而喻。而諮商師為個案小女生做了什麼?傾聽,而不是下指導棋。

孩子需要中立的心理諮商機制

鏡週刊報導指出,家長在記者訪問中表示雙方父母同意孩子交往,但孩子卻仍然受到校方(甚至直指是班導師個人)的強烈譴責。我們或許可以暫時推論:個案中雙方父母應該算是比較開明且正面看待兩人的交往,可是對於班導師的嚴謹管理方式卻沒有提出反對。父母對於孩子在校團體生活中面對的壓力是否了解呢?

個案孩子遺書中對班導師寫道:「我不相信你小時候沒做過?你是記得你小時候的事是不是?」這句話點出了成年人最常犯的通病:缺乏同理心。

什麼是同理心?英文說in someone's shoes,穿上他的鞋子才能真正的明白他的感受,作為一個大人,我們可能早就忘了初戀的純純甜蜜感,早就忘了談戀愛對年少的自己來說是多麼重要的「我已經長大了」的宣示,證明自己「長大了」的喜悅可能更甚過對戀愛對象的深情。我們往往用自己成年人的眼光與標準去批判孩子,忘了當自己還在這個年齡時其實也是這般的單純迷惘而需要幫助。

我相信班導師絕對是認真、負責的老師,他有帶班的壓力、有升學的壓力,即便個案父母同意交往,或許班上其他家長們卻不希望「班對」帶動交往風潮,所以班導師勢必得「有所作為」。班導師自己此時面對的壓力必定也不小於這對小情侶,所以交由班導師來「全權承擔處理」,對他和對小情侶都是辛苦的。

所以,學校的心理諮商輔導機制此時就應該介入,輔導老師或諮商師的目標不是「棒打鴛鴦」,而是透過與孩子更多的對話互動,讓他們知道師長和父母是愛他們的,而且無論他們的表現如何,他們都是值得被愛、被關懷的

在此同時,諮商師也可以進行團體互動諮商,讓班上的孩子們一起討論什麼是愛情?哪些是出自事實?哪些又是出自他們自己的想像?也可以帶著孩子們一起排序人生中各種關係的優先順序,透過了解他們對親情、友情、愛情等的需要,進一步幫助他們建立起自信與自尊。畢竟,缺乏愛的孩子就是最需要幫助的孩子,他們展現出來的行為可能是低自尊(但虛張聲勢)、可能是疏離冷漠(為了自我保護)、可能是自我放棄(為了引起注意)、或者就像是個案中的孩子一樣,最後步上自殺一途……。

專業諮商機制可以在早期就幫助有需要的孩子重新愛上自己,找回生活的動力,找出自己值得被愛的原因,最後陪伴孩子找出自己的人生目標與方向。

現在,大家除了追究孩子為何要自殺的原因,那些被留下的人:雙方父母、班導師、同班同學們,他們也非常需要專業諮商的幫助,讓他們解決心中的疑惑、憤怒、恐懼、還有滿滿的遺憾。

避免下一次的憾事發生,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作者為心理諮商研究者、家長諮商輔導團體。)

瀏覽次數:2221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