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依稀記得多年前第一次閱讀龍應台教授的《野火集》後那種痛快淋漓的感受,或許是年少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尚未成熟,所以當時只知其然,但不知為何針砭社會、體制、思考的文章能有此魔力。直至今年初,閱畢顏擇雅社長《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自序文,久而未感的心中野火再度熊熊燃起。

經歷人生的歷練,現在比較能夠瞭解,此次「野火」來自顏社長鞭辟入裡的諄諄分析,不僅具嚴謹思辨又不失鏗鏘有力,並提供理性務實的解方──啟迪社會思考,指引進步方向。

「思考怠惰」的社會弊病

顏社長所做的社會省思是:網路社會的百家爭鳴、觀點角度的多元批判,乍看為社會國家提供進步與檢討的方向,但最怕是犯了顏社長所指出「思考怠惰」的弊病,這反而產生許多似是而非的言論,讓台灣社會陷入父子騎驢的窘境。

筆者認為,「思考怠惰」所描述的「不擅長分析辯證/複雜思考」癌變現象,影響至鉅:始於觀點不夠全面客觀的引述,繼而未經仔細邏輯思考程序的導證,最後總結出充斥預設錯誤、反果為因等等的論證謬誤,致使無法誕育質重於量的開放論壇。

若以企業管理的角度作類比,當內部團隊沒有明確的使命與方向所凝聚的組織共識,外部環境又面臨全球化的激烈競爭,縱使各階層人員都想方設法腦力激盪,希望「刺激」管理層產生不同的思考,但若「來自各方賢達的輿論」未經理性論證的爬梳,不但無法產生任何效能,更容易導致組織內部瀰漫分歧、疑亂不安的情緒。哲人蘇格拉底曾言:「不經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深刻地為「思考怠惰」的氛圍提供有力的社會省思。

「狼性」能持久嗎?

顏社長在〈狼性不是解方〉一文中,曾提到「對岸年輕人如果比較積極進取,也是經濟發展某一階段的自然現象而已」、「等最低的水果摘完,機會變少了,『狼性』自會消褪」等論點。

筆者在兩岸皆有輔導帶領新進工程師的經驗,觀察到對岸有許多優秀年輕人的努力動機,不是簡單的「狼性」兩字可概括;很多台灣年輕人,也並不欠缺「狼性」特質。一味將「狼性」視為解方,是倒果為因的做法。

此外,個人更推崇顏社長所倡議:為政者或握有資源的人更應該「激發出年輕人的熱情與使命,為他們指出方向,本就是資源擁有者不該逃避的責任」的觀點。

如此看法,亦相當程度呼應了知名的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教授Shlomo Ben-Hur所主張的驅動員工改變的三大「內在驅力」(Intrinsic Motivation):自主權(Autonomy)、熟練度(Mastery)、目的感(Connect)。

從精實管理的角度剖析,對岸的環境目前有著源源不絕的資源挹注,所以外在趨力大於內在驅力,容易觀察到所謂的狼性,但如此犧牲部分個人理想或家庭生活的工作方式,並不符合企業永續價值,長期而言,個人與社會都可能付出更大的代價。因此,企業將無可避免面臨可能成長動能停滯、「最低水果摘完」的困境。

然而此時,管理經營者若能持續強化塑造企業文化的一體感,並且讓年輕員工能夠在適合舞台充分發揮所長,才會是經營效益之真正務實永續的提振解方。

找出新方法,而不是沿用舊思維

顏社長立論有據地綜合各類客觀事實,推導出經濟發展停滯真因,並在〈機器取代人工〉一文中,提供務實可行的策略,包括落實不是只有口號的產學合作(企業直接投資高階研究型人才,讓企業需求與研究方向完全一致),以促成產業升級,並且突破傳統代工思維,充分了解現行市場趨勢,讓創意與研究思維不僅滲透到研發層面,更促進管理與製造等各階層的思考與改善。如此形成孕育開放思考的沃土後,百花齊放的創新商業模式才有機會融合、進化,進而落實成獨特的台灣競爭力。

個人相信台灣社會大部分的人都和我一樣,不是「絕對樂觀主義者」,也不覺得台灣社會都沒缺點,但是顏社長這本書讓大家感到相當共鳴的說法是「台灣不是沒有問題,但是都是可以解決的」,如此經過嚴謹邏輯思考,進而審慎樂觀、驅動各階層人士攜手理性解決真因的社會共識:當最低的水果摘完,互相錯誤歸咎身為台灣人的原罪,不但坐困圍城、緩不濟急,也看不清問題實相。

以此借鏡反思企業經營的發展方向,為政者、經營者未必要欣羨隔壁村目前好摘的果實,到他村繼續用未經優化、「思考怠惰」的經營模式摘取隨時間消逝越來越難摘的水果;反倒應該團結開發出更多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的兩岸創意,採取合作分工與人機和諧共榮的經營模式,集思廣益研發更聰明的辦法,去摘更上面、更甜美的果實!

瀏覽次數:1292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