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針對股利所得稅的問題,蔡英文總統曾說:「內外資不同稅,是我心中的痛。」行政院長林全也曾表示,應該縮小內外資稅率的差異。而財政部預計本月公布稅改方案,計畫將股利所得採分離課稅,力拚立法院下會期闖關。

對此,有媒體專訪剛獲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駐WTO大使朱敬一,他直言股利所得分離課稅一旦成真,「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頂尖萬分之一的大富豪,所得有9成以上是股利;一般人只有1成,如果分離課稅等於幫大富豪減稅,會嚴重影響公平。

筆者看來,朱院士的說法不夠周延,重點在於配套措施。依筆者推測,在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年代,小英政府不一定會大膽提高稅賦,但不至於降稅吧!為了縮小內外資稅率差距,財政部的方案可能是:股利所得分離稅率最高為30%,但提高營所稅稅率,並取消兩稅合一,綜所稅最高稅率則不予變動。其結果是,稅損及稅益都不顯著。

其實,股利採分離稅率或許勢在必行,但提高營所稅率,也有一些潛在風險。除了需要承受可能影響經濟成長的罵名外,未來歐美各國可能大降營所稅,屆時台灣將進退失據。因此,筆者想推銷另類做法:營所稅率不動,但保留盈餘稅率,從現行的10%提高到17%;外資分離稅率則從現行的20%提高到25%。筆者認為,這是拆開股利所得稅問題的關鍵線頭。

先談保留盈餘稅率。目前上市櫃公司營所稅的實質有效稅率為13%多,比法定17%低,原因除了已日益縮減的租稅優惠外,大抵是股利發放只佔盈餘不到60%,而保留盈餘稅率只有10%而已。筆者主張,所謂營利事業所得稅,就是只要是相同的「利」,就應課相同的稅率,所以將保留盈餘稅率提升至營所稅的法定稅率,只是恢復原來的課稅初衷。其次,台灣營所稅率在國際屬於低水準,又不課徵證所稅,沒有必要對保留盈餘提供優惠。再者,營所稅的對象是公司,綜所稅的對象是個人,課稅性質與目的互異,豈可混為一談?

再談外資分離稅率。眾所周知,外資持股大抵是經營良好的公司,現金配息殖利率高居國際前三名水準,而台灣的營所稅率又低,實在不必給予外資過多的雙重優惠,如此國人也可減輕一些失落感──那些歷經辛苦經營、卓然有成的良好公司大多被外資持有(至少上市櫃公司應適用)。

這樣的提案,相信反對聲浪必然比提高營所稅率低得多。提高保留盈餘稅率及外資股利分離稅率,預計每年稅收可以增加2千億之譜,用來抵銷內資分離課稅的稅損綽綽有餘,不僅可以提供較大的餘裕進行可能不合理的稅制改革(如補充保費之兼職所得稅),或許也可提供政府日益困窘的社福預算所需。

(作者為企業顧問)

瀏覽次數:1958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