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台灣最大的困境,在於總統權力無限擴張,罔顧民意,而應予以制衡的國會,卻毫無反制作用。這次九合一大選結果,正是人民對於行政獨裁及代議體制失靈最大的反抗。社會瀰漫不滿與失望,卻創造了重新檢討我國憲政體制的新契機,人民的憲法時刻似乎已經到來。人民正在叩門,我們認為國會沒有迴避的空間。

● 為人民成就憲政改革,就是最大的政治利得

國民黨包括新北市長朱立倫在內,眾口同聲主張朝內閣制修憲,我們期待國民黨是真正為人民思考,而非存有一黨之私,反對者也無需以動機論忖之,把握機會之窗,只要能為人民成就改革,就是最大的政治利得。

目前修憲倡議多集中於政府體制,提出的主張不論是內閣制或總統制,都過於粗糙並缺乏配套。政府體制必須與選制改革、立法權強化、乃至期中選舉等制度設計併同討論,而且涉及人民對於政府角色的價值選擇,應該經由公民社會充分審議後做出決定。因此,我們認為應該呼應太陽花運動的主張,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由下而上進行社會對話,再由政黨提出對案,協商出可長可久的政府體制方案。

● 憲法時刻從增進民權出發

在此同時,從政者不要忘了,人民才是憲法的主體,而憲法的核心功能,除了限制規範政府的權力運作外,更在於保障人民權利。可是我國歷次修憲卻都忽略了與時俱進增進人民權利,導致憲法至少仍有攸關公民權、人權、修憲權等三大缺陷亟待填補:

首先,台灣遲遲未能將投票年齡降到十八歲,將青年排除在政治參與之外,已經成為國際落後指標,也產生世代正義的問題。18歲公民權是目前共識度相當高的議題,朝野皆已於立院正式提案。

其次,我國自1991 年以降的七次修憲,除基本國策的增補外,完全忽略對於憲法人權條款的修改。我們應該展開新世代人權(包括勞動權、環境權、居住與隱私權等)入憲工程,建立全面而完整的憲法基本權清單,以深化人權保障,相信任何政黨都應該沒有反對的理由。

最後,台灣歷經七次修憲,不但結果不盡如人意,還將修憲門檻越築越高,在立院要四分之三出席,四分之三同意通過,送公投複決時,還要選舉人總額半數同意才能完成修憲,比現行鳥籠公投法門檻(投票人為選舉人半數始為有效)還要高,堪稱鳥籠中的鳥籠。修憲門檻高不可攀,一部人民無法修改的憲法猶如死的憲法,侈談內容皆無用,必須要先下修修憲門檻,把實質修憲權還給人民,而這也早就是社會及學界大聲疾呼的主張。

● 兩階段審議,一次公民複決

因此,我們主張立院應立即成立修憲委員會,採取『兩階段審議,一次公民複決』的修憲計畫:優先處理社會共識度高的權利清單等修憲案,增進人民權利保障;歧異度高的政府體制議題,則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後再提案進行審議,以使權責相符,反映人民意志;最後則於2016年併同大選一起交由公民複決,畢其功於一役。

這是一個難得的憲法時刻,我們不能無功而返,政黨應秉持「無知之幕」原則,拋除一己的政治算計,一切以人民作主原則展開憲改工程,為更優質的民主奠定百年之基。

(作者為民進黨立法委員)

 

瀏覽次數:810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