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用「極右派橫掃歐洲」形容,感到驚訝;半島電視台(Al-jazeera: Inside Story)節目,則採訪法國移民民眾,對未來感到擔憂。整體而言,質疑歐盟的政黨,均在選舉得利。然而,此結果其實是有跡可循。

英國獨立黨(UKIP)退出歐盟的鮮明立場,始於年初,議題逐漸醞釀,與續留歐盟立場的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相較勁,兩黨黨魁進行的兩場電視辯論,民調均顯示獨立黨黨魁Nigel Farage的表現超越副首相兼自民黨黨魁Nick Clegg;法國前些的地方選舉,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 Party)表現脫俗,逼使法國內閣從中間偏左立場,稍稍修正中間偏右。歐洲極左極右的社會浮動,更不在話下。

論選舉結果,大體分為三類:

其一,以北歐及西歐國家為主體,極右派的大幅增長,以英法最受注目。以國家主義為主軸,強調政府自主,包含移民政策自主、財政政策自主等。簡而言之,外界預期的經濟復甦,民眾沒有感受到,轉而投射在歐盟所帶來的束縛,如外來移民勞工的佔據,因此民眾容易接受極右派質疑歐盟的聲浪。

其二,以南歐國家為主體,極左派的鞏固。可從希臘、西班牙、義大利的投票結果得知。極左派的主張,大抵以反對紓困為主,強調受歐盟過度的干預,福利政策的大幅刪減,經濟結構的崩解,民眾失業潮的顯現,大舉反歐盟旗幟受到歡迎。其中值得注意義大利政局,義大利新閣揆未曾擔任國會議員,前一個職務是民選的佛羅倫斯市長,於今年二月受到義大利總統邀請組閣,雖無國會經歷基礎備受批評,但政壇年輕新面孔,加上此次選舉超過40%的得票率,加深他與其政黨的鞏固。

其三,以中歐及排除前述的國家,中間偏右或偏右政黨為主。主張維持歐盟團結,維護共同市場,甚至質疑歐盟派的支持率有減少趨勢。以羅馬尼亞為例,社民黨(Romanian Social Democratic party)政府獲得37.3%的支持,降低極端政黨的空間。

外界大多著重在英法兩國結果所帶來的「震撼」(earthquake),不過筆者會傾向用「警訊」形容。其一,若與2009年選舉相比,投票率的確增長,但仍高達55%的人未投票,因此非成定局。其二,歐洲議會的整體席次,中間偏右的歐洲人民黨(EPP)及中間偏左的歐洲社會黨(PSE)依然是主流政黨,席次數的確下降,兩黨政策意見也不同,但續存歐盟的最大共識,會逼使兩黨合作,處理棘手兩邊極端政黨的質疑聲浪。其三,歐洲議會的影響力有限,一直以來歐盟理事會及歐盟執委會才是真正掌握權力者。換言之,這股質歐潮或反歐潮,終究得回歸各國內部政治來處理,即各國政府需面對的挑戰。

回頭關注英國政治局勢,選前獨立黨關於種族歧視、支持普丁等爭議言論,備受批評。令筆者印象深刻的一個廣告 ,是把其他黨魁頭像,嘴巴貼上膠帶,象徵對於歐盟議題的不發言及漠視,非常鮮明立場的廣告。結果卻意外地,獨立黨從第四政黨,一下躍升到第一大政黨,成為工黨及保守黨的威脅。

工黨得票率,若與2009年結果相比,獲得大幅度成長,卻未如預期成為第一大黨,增強明年國會選舉氣勢,黨內因此出現兩派辯論,一派是黨魁Ed Miliband主張溫和路線,傾向檢討移民政策,仍反對退出歐盟,某種程度是討好流失的支持者,另一派是前首相Tony Blair,採強硬路線,與UKIP正面應戰,強調人口流動確實需要控管,但獨立黨退出歐盟的主張會導致英國經濟衰退,走向錯誤道路,顯然工黨內部路線之爭須先處理,否則難以再次執政;而保守黨算是守住基本盤。一般而言,歐盟議會選舉一向不利於執政政黨,雖位居第三,卻維持或稍微超出一點預期,更強化保守黨公投主張,重新談判與歐盟之間關係,推動歐盟改革,但黨內質疑歐盟的雜音,也讓David Cameron急於處理。不過這次最大的輸家,毋庸置疑是自民黨,僅獲得一名席次,讓Nick Clegg面對黨內逼迫辭職的壓力。

緊接著,象徵風向球的英國紐瓦克(Newark)地方補選,獨立黨誓言延續成功氣勢,保守黨則是卯足全力,敞若保守黨結果輸了,Cameron政治氣勢亦會受挫。就目前投票結果分析,明年英國國會選舉可精彩預期,但精彩程度可能僅限於獨立黨獲得少數國會席次的戲碼。畢竟歐盟議會選舉是以政黨為投票對象,而國會選舉則著重在候選人本身,不可否認政黨主張的確有影響。

就「四大政黨」推論,保守黨與獨立黨的主張相近,保守黨維護英國自主權,卻不完全退出歐盟,與獨立黨主張的風險相比,保守黨提供較保險的選擇。然而,工黨已不再具備冷處理歐盟議題的空間,即便獲得大多選票,但質疑歐盟聲浪越大,對工黨越不利。至於自民黨,黨內大致會有一番變動。

英國退出歐盟的議題,從原先Nigel Farage及獨立黨限於英國醞釀,也逐漸在歐洲國家發酵。獨立黨積極尋求各國極右派的結盟,對各國主流政黨或政府形成棘手危機,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於投票結果隔天,明確反對與反歐元主張的德國右派政黨—新選項政黨(AFD)結盟,即為了鞏固與德國梅克爾關係。同時呼籲歐盟改革的必要性,認為極端政黨及反歐盟的投票結果,是歐盟改革機會,積極協調運作,讓歐盟改革派領導歐盟執委會,連原先反對歐盟改革的法國總統François Hollande也呼應Cameron的主張。

英國退出歐盟不再是英國與布魯塞爾兩邊議題,其實是歐洲各國內部的縮影,並牽動歐盟接續的發展型態跟變動。

(作者為英國伯明罕大學國際關係研究生)

photo credit:Alex Guibord (CC BY-ND 2.0)

瀏覽次數:513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