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鍾士為攝。

服貿爭論開啟的,不只是一場「學運」。因為我們都知道,無論是支持或反對運動參與者,其中很多不是學生。服貿爭論確實開啟了一場「社運」。因為許多個人為了共同關心的社經議題聚合為團體,以各式手段(例如,靜坐、遊行),為政府政策的改變或不改變而集體行動,這完全符合了社會運動的定義。但我認為服貿爭論絕對不只是單單一場「社運」,更重要的是,它開啟了一場屬於台灣的「啟蒙運動」。

「啟蒙運動」一般是指發生在17-18世紀歐洲的思想解放運動,社會思想從傳統(特別是宗教)桎梏掙脫,轉以理性與科學方法做為思考判準。在1784年,德國哲學家康德寫了一篇短文來回應「何謂啟蒙?」這個問題。雖然這篇兩百多年前文章的時空背景與批判重心,都與當代台灣相去甚遠,但其中精神卻又不可思議貼切台灣的現況,提供我們行動的依據。

● 何謂啟蒙?

啟蒙,是一種態度。是我們願意鼓起勇氣,不害怕犯錯,也不再偷懶,肯花時間和精力,以自身的理性,思考攸關自己的公共議題,為自己與社會的未來,做出一位公民應有的決定與行動。這個狀態就像是「一個人脫離了法律上的未成年狀態」,表示這個人不再依賴「監護人」(例如政府、官員、政治人物、專家、學者、媒體),來為自己下決定,而是以一個「成年人」身分,來為自己做決定。

無論是專制或民主國家,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政府都偏好自己的民眾是「順民」,最好能像乖乖聽話的小朋友一樣,監護人(爸媽、老師)幫你決定,然後你都會乖乖照做,不會問,不會質疑,不會挑戰他們的權威。因為無論對哪個政府來說,這樣人民都是最易於管理,會讓他們省事許多。

因此,這些監護人都會常常恐嚇你,不斷強調你缺乏知識,告訴你思考判斷是件非常困難的事。例如,這次很多人都說: 你們沒有專業知識,怎麼會有能力判斷服貿好不好。同時,監護人也會常常強調,甚至是誇大錯誤決定所會造成的後果,讓你心生害怕,不敢自己做決定。例如,這次也一直都有聲音說,如果不XXX那台灣就會XXX。這些威脅語言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你放棄自己的思考、放棄自己的判斷,沉溺於懶散與懦弱,乖乖聽監護人幫你做的決定。

學習思考這個過程就像學習走路一般,犯錯跌倒是難免的,但是最終,我們都學會以自己的雙腳,穩穩地踏步前進。

● 理性的使用

對於社會多數人來說,如果對於公共議題的政策或指令有疑義,那又該怎麼辦?就像在這次反服貿運動中,如果我身為警察或公務員,但我也對於政府服貿政策有疑義,那該怎麼辦?

康德提出一個簡單的行為準則,就是將理性區分為私下使用或公開使用。如果你是警察,你在執勤的時候,你就是拿人薪水為人效命,這段時間,個人的理性使用(以私下判斷自己收到的命令是否合理)就應該全面禁止。如果所有人在工作時間,都對於上級交代給自己的任務產生疑義,而拒絕服從的話,那社會秩序就此解體,整個社會都無法運作了。但是在非工作時間,例如警察在非勤務時間,就是一個社會公民,有權利,也有義務,要以自己的理性來對公共議題做思考,參與公共議題的討論,如果以理性判斷後認為制度有不妥之處,即可以以公民身分去推動改變。但如果工作命令真的不合理到你根本無法執行下去(例如,軍人認為上級的命令根本是要他去濫殺無辜),那可能最好的選擇就是辭職,避免衝突過大,讓自己陷入極端痛苦。

● 為何需要啟蒙?

一個國家為何最好還是需要啟蒙的人民?把一切交給具有良知的官員、政黨、媒體或學者去判斷,不是比較有效率,也比較不會犯錯嗎?答案很簡單,因為專家也是會犯錯的。只有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一個可以公開討論公共議題的社會,藉由每個人的理性思辨,每個人都貢獻出自己的知識,彼此溝通,交換意見,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讓制度中不合宜的部分被發現、被檢討,這樣各種制度才能逐步修正,社會才可以更加完善。反過來說,一個過度依賴政府和專家為我們做決定的社會,即使這些監護人都很有良心,為民眾利益努力,但卻極有可能因為他們習慣性的盲點,長期忽略掉一些決策上的缺失,而讓社會逐步走向下坡。

● 一場屬於台灣的啟蒙運動

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啟蒙運動會是一件自然而然產生的現象,因為人們會開始想要自己思考。台灣自從經歷解嚴以來,二十多年的自由環境,逐漸累積了啟蒙所需的養分,終於在這次服貿爭論中全面性的爆發開來。這次服貿議題所燃起的激烈討論,開始讓許多原本習於由政府、專家、政黨或媒體為其判斷公共議題的人,不由自主的產生強烈好奇心,開始想要跳脫「監護人」告訴自己的內容,由自己來理解這個議題。雖然仍有部分監護人依舊不斷恐嚇大家,但配合現代網路知識普及與意見溝通的迅速,我們正一步一步產生「自己也可以對複雜公共議題做出自己判斷」的信心與興趣,雖然沒有人可以保證這個判斷一定正確、結果一定會是最好的。但這卻正宣告著台灣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啟蒙運動。

社會運動會隨著議題的落實或改變,而有結束的一天。但是啟蒙運動卻不同,當社會上多數人們都開始習慣以自己的理性來思考公共議題之後,台灣就已經進入和過去截然不同的全新階段,一個朝向更趨穩固的公民社會。

(作者為英國愛丁堡大學社會學博士)

瀏覽次數:519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