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月14日,美國帕克蘭高中槍擊案,再一次實證人類社會的溝通障礙。

這起17死14傷的校園悲劇發生後,幾名倖存學生挺身而出,要求政治人物正視槍枝浮濫的嚴重性,他們籌備發起「為生命而走」的全國大遊行,利用關鍵字標籤「#NeverAgain」聚合民意;其中,艾瑪.岡薩雷斯(Emma González)的推特帳號立即凝聚了百萬名跟隨者。

在此同時,網路上不斷流傳「他們並非高中生,而是臨時演員」、「槍擊案根本未發生,一切都是激進左派的政治謊言」等陰謀論。一則該校學生霍格(David Hogg)被指為「危機演員」的影片,在YouTube「發燒榜」衝上點閱榜首,直到被檢舉撤除為止。

除了極端右派團體,雪上加霜的是,網路監測機構發現,不少與俄羅斯政府相關的推特機器人帳號,也加入散布這些陰謀論,甚至扮演雙面人,分別發表擁槍、反槍的激烈言論,試圖擴大議題矛盾。

近兩年,「假新聞」、「回音室或同溫層」一直是難以忽視的傳播議題,甚至延燒台灣政壇。如今,悲劇下的槍枝法令爭議,再次展露網路資訊的臭氧層破洞,「槍擊案都是演戲」這般離譜的陰謀論,都會在特定群體中不斷傳布,透過網路分享擴大回音室效應。

然而,被科技與人性打破的,唯有科技與人性能修復它。責任無法全數歸咎於社交平台,必須由網路個人、技術創新、專業媒體共同採取行動,才能扭轉當前的諸多怪狀。

以下是五個「戳破同溫層」的關鍵元素,五個不可或缺的行動方程式:

首先,是重新定義問題

這些錯亂訊息的來源、形式、動機極為多元,「假新聞」(fake news)一詞過於簡略且具誤導性,甚至淪為政客推諉責任的藉口;因此,政治傳播研究者主張正名為「假資訊」(disinformation),包括編造訊息、影射攻訐、極端意見、政治宣傳等等。

當我們談論「假資訊」議題,必須釐清是媒體錯誤報導、偽裝成新聞的捏造訊息、極端意見或仇恨言論、來自政治人物或敵對國家的文宣黑函,否則,將無法精確理解問題本質。

其次,奪回社群平台使用者的主動權

根據調查,美國千禧世代中,61%將臉書當作主要的資訊接收平台;然而,臉書、推特等社群平台的演算法邏輯,正是造成「資訊泡泡」(或同溫層)的關鍵因素。

目前已有不少反制實驗,企圖以科技手段,突破社交平台演算法造成的泡泡。例如台灣的「新聞小幫手」或「Cofacts 真的假的」,此外,創建跨國部落客共筆平台「全球之聲」的祖克曼(Ethan Zuckerman),目前擔任MIT媒體實驗室的公民媒體中心總監,他架設一個社群媒體整合平台「Gobo」,用戶可以連結自己的臉書、推特帳號,同時選擇自己最想追蹤的新聞媒體或資訊類型,就有機會擺脫社群平台演算法,掌控自己的資訊流。

最酷的是,用戶可以隨時調整自己的資訊優先排序,例如,藉由簡易的設定功能,今天可以看更多女性觀點文章,明天看立場與自己相近的社群貼文,後天專攻陌生論點;平台甚至提供「網路小白過濾功能」,透過語意分析,視自己當天心臟強度,調整想看的極端言論光譜。

「Gobo」的技術背景是機器自動學習機制,分析用戶訂閱的臉書或推特,每一則浮現的貼文,都有連結解釋「為何看到這篇」,讓社群媒體使用者擁有最大的知情權與控制權。

第三,專業媒體也能戳破泡泡

在科技平台獨大的數位時代,傳統主流媒體常被視為老派、落伍;然而,隨著社群網站的諸多問題浮現,專業媒體可以擔起更多責任,試圖平衡傾斜的網路天秤。例如,政治立場傾向自由派的《衛報》,每週有一單元「戳破資訊泡泡」,由編輯挑選值得閱讀的保守派觀點,彙整成文;《紐約時報》則由數位編輯負責的「左與右」單元,針對同一議題的左右兩派論點,聚合為懶人包文章。他們最近不約而同精選擁槍派文章,讓贊成槍枝管制的讀者,也能理解反對管制的理由。

《華盛頓郵報》網站則更進一步,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取代編輯,當網友閱讀某篇專欄或評論,最下方會產生一個欄目「針鋒相對」,自動抓取不同意見的文章,提醒還有其他思考角度,避免讀者偏聽。

第四,善用科技報導複雜議題

主流媒體試著觀點並陳、戳破意見舒適圈只是第一步,只是服膺「中立客觀」的傳統精神;挑戰社群平台邏輯的另一層障礙,則是「注意力稀缺」的現狀,換言之,「如何為讀者節省時間,讓他們在最短時間內,吸收最大資訊量?」

《衛報》最近推出一項新功能「智慧文章」,他們學習Circa、Vox等原生媒體的作法,將新聞元素分段拆解、視覺卡片化,讓複雜議題一目暸然;更棒的是,它會根據讀者回饋,補強缺漏或論點不清的新聞元素,而且,演算法會根據用戶過往的瀏覽紀錄,優先顯示新聞的最新進展。

BBC網站則借助另一種人工智慧技術,他們建立一個聊天機器人模組,讓記者能在每則新聞裡,簡易設定幾個關鍵問題,自動連結到其他報導。讀者閱讀時,可以點選任一問題,聊天機器人就會提供解答,例如北韓核武議題、川普首年政策等等,讓網友隨選吸收新聞背景資訊,而且,這些問答會變成資料庫,在相關報導中重覆應用。

第五,使用者

「讀者也是傳播者」的社群時代裡,最關鍵的第五元素,或許是每一名網路使用者。

在科技媒體任職多年、現任史丹佛大學奈特新聞基金會研究員菲約(Frederic Filloux),最近詳盡分析,臉書及YouTube等平台因自身量體太龐大,加上被商業模式與演算法技術綑綁,幾已無力解決假資訊、同溫層等問題。未來必須借助外界力量,包括新聞媒體與網路參與者的集體覺察,才能逐漸修正這些怪奇現象。

政治意見分歧是民主常態,網路辯論或吵架也不是壞事,然而,謊言與仇恨只會隔絕彼此,讓我們聽不見對方的聲音;當我們在同一事實基礎上,才能真正看見紛歧,才能緩慢而吃力地,不帶偏見一步步相互趨近。

瀏覽次數:14730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