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們都讀了許多關於核電的辯論,科學的,能源的,經濟的,工程的,很好,那很好。今天,在那些圍阻體、衰變熱、碳排放、微西弗、爐心融毀、斷然處置、備用容量率等迷霧般的技術名詞之後,我們暫且回到最基本的角度:人的角度,動物的角度,或者,家的角度。

日本作家大塚敦子以她的真實故事,寫了一本給家長與孩子的書,《總有一天,想回去我的故鄉》,主角是一隻來自福島的金黃色家貓Kitty,當核災發生後,牠的飼主全家匆忙逃難,只留下一碗滿滿的貓飼料。

大塚敦子以Kitty為第一人稱,觀看宛若死城的福島,以及歷經飢餓、流浪、孤獨,最後被救援人員帶走,輾轉交由大塚敦子收養的歷程。後來,Kitty原來的飼主從網路上得知,趕來相認,大塚敦子也追蹤了他們全家的故事,甚至前往福島拍照記錄:

「來自於三代同堂的家庭,家中有七十多歲的爺爺奶奶、五十多歲的爸爸媽媽,還有三位二十多歲的女兒。爺爺奶奶平時務農,主要靠種白蘿蔔維生。除了種菜與稻米之外,也種菸草和茶。他們幾乎投入所有的人生在田地上,但現在那些田地卻遭到輻射污染。」

時至今日,原飼主一家三代,因為核災而離散分居;單眼失明、罹患貓愛滋病的Kitty,則與大塚敦子生活在東京。大塚在後記寫下她的感傷:

「整個福島縣的避難人數約有十六萬人。即使是在警戒區範圍以外的地區,也產生了許多分居家庭──媽媽帶著孩子前往遠地避難,避免輻射污染,留下爸爸在福島縣繼續工作。這些孩子被迫與同學分開,不得不轉學;而那些還留在福島縣讀書的孩子,也在上學後才發現同伴早已轉學──無論是轉學或留在原有學校的孩子,這對雙方而言都是痛苦的遭遇。」

以動物的角度觀看福島核災,《總有一天,想回去我的故鄉》並非特例,至少還有太田康介的《被遺忘的動物們》,它們不約而同提醒我們,核災全面毀滅性的殘忍,不只人類,生活其上的物種,土壤,河流,空氣,有形及無形的家鄉,都將蒙受永久性的摧毀。

日本作家高橋美子與繪本作家加藤早人合著的《看不見的炸彈》,台灣繪本作者黃郁欽的《好東西》、陶樂蒂的《我沒有哭》,也都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從不同角度控訴核電的恐怖。例如,《看不見的炸彈》將核電廠精準比喻為一枚炸彈,只要一啟動,就開始爆炸,只是暫時被關在電廠裡,你無法確認何時會外洩。

當我們回歸最簡單的角度,就會發現,核能發電看似是理性與科技的產物,事實上,卻像核彈一樣,是非理性的科技。撇開種種數據、機率、政治話術、公關操作、專有名詞的霧障,無論核電帶來多少好處,都難以擺脫以下幾道陰影:

一,當前人類的技術能力,無法百分之百控制核電的安全性,尤其面對難以預測的自然災害或人為疏失。

二,無論發生機率有多低,核災的毀滅性與歷時性,遠遠超越其他人為或自然災難,結果可能如車諾比的巨大「石棺」,在國土上恆久封存一枚恐怖核彈;或如尚未解決的福島,持續面對輻射水外洩的全球性災害,像是一只無法關上的潘朵拉盒子。

三,時至今日,人類仍無法處理核廢料,無法解決毒性接近永恆、卻又持續增加的廢燃料棒,台灣的核一核二的燃料池已接近爆滿,包括拼命推銷核電的美國,也無能安置此一燙手山芋。

四,核燃料棒一旦放進反應爐,核反應開始啓動,就再也無法停止,即使電廠安全除役,都必須承擔龐大的風險與成本。

所以,核能並非「今日的科技」,它的風險與不確定性,以及毀滅性的威脅,反而像是人類「恐懼的總和」。車諾比、三哩島、福島,就像廣島與長崎,永遠是人類文明史的恥辱詞條,我們以最殘忍、最愚蠢的自私,毀滅自身、子孫及我們立足的土地,它的威脅及殺傷力,只有戰禍可堪比擬。

事實上,曾多次在戰地採訪的大塚敦子,也將核災與戰爭並列:「戰爭和核災都是長時間侵蝕人心、生命,影響人們生活的事件,但也是可以透過人類的意志力來終止的事情。」

或許你知道,或許不知道,歷經去年的反核大遊行,歷經一場消失的公投,台灣政府正悄悄進行所謂「核四安檢」,打算迴避民意及立法機關的監督,可能在今年六月之後,就申請將燃料棒放進核四反應爐,若是如此,我們的北海岸,又將多了一顆核子彈;我們的家園,又多了一個恐懼的理由。

現在還有機會,我們可以阻止這枚看不見的炸彈。

【延伸連結】

[1] 2014是核四裝填燃料關鍵年 反核團體公布308全台廢核遊行路線

[2] 洪申翰:鳥籠公投一週年的真與假

[3] 幸佳慧臉書:閱讀核能繪本——找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4] 台灣立報:廣島、車諾比、伊拉克與福島──核災中的4名醫生(上)

[5] 影片:若無其事的寧靜

瀏覽次數:27518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