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到吉隆坡開會,正好遇到馬來西亞大選。離開機場,從高速公路進入市區,眼前所見,盡是大型選舉看板與滿坑滿谷的旗海。和台灣選舉一樣,充滿著激情與混亂。

隨意和幾位朋友聊天,大多表示支持在野的「人民聯盟」,期待變天;但也有些人為求安定,力挺執政的「國民陣線」。但無論如何,這次選舉對馬來西亞人民來說,絕對是既緊張又興奮的戰役,也難怪本屆大選的投票率高達80%,創下最高投票紀錄,堪稱馬來西亞史上競爭最激烈的選舉。

回台灣那天,正好是投票日,一下飛機隨即上網關心開票情形。馬來西亞獨立媒體《當今大馬(Malaysiakini)》的臉書上不斷傳來「民聯」領先的消息。但沒多久和馬來西亞的朋友通上電話時,他們卻說,許多投開票所陸續停電,有人趁黑更換票箱,「國陣」席次逐漸逆轉。

雖然最終「民聯」的得票率超過「國陣」,但「國陣」仍贏得過半席次,繼續執政。當晚,我的臉書被馬來西亞大選新聞洗版,許多馬來西亞朋友的頭像換上全黑圖片,哀悼大馬民主已死。

8日晚上,近十二萬人聚集吉隆坡體育場抗議選舉不公,擁塞的車輛與人潮讓高速公路成了停車場。馬來西亞在各國的留學生也紛紛發起抗議活動。中正大學數十位大馬學生在校內遊行時高喊著:

在五月五號,馬來西亞經歷了一場非常不民主、不公開的黑暗選舉,選舉前,執政了長達56年的政黨大量引進外勞,無條件發放身分證,企圖增加選票。選舉後,更使用補票、停電等手段竄改選舉結果。為此,我們聚集在這裡,除了表示不滿以及憤怒,我們也希望,引起國際關注,幫助我們的國家有個乾淨的選舉,反對霸權和政治黑暗。

許多原本對政治冷漠的年輕人走上了街頭,「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在2007年點燃這把烈火後,就從未熄過。然而,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卻將這些年的民間社會遍地烽火的反對行動視為「華人海嘯」,是華人慾求不滿,意圖製造種族對立。

但事情真的那麼簡單?

管中祥:馬來西亞的進步力量

在吉隆坡開會的那幾天,觀察了幾場反對黨舉辦的募款餐會與群眾大會,不論台上的候選人與助選員,或者是支持的群眾,都可看見印度人、馬來人與華人攜手並進的身影。他們之間的種族問題當然存在,但現在要面對的卻是一個執政長達56年,弊案不斷、貪腐頻傳的執政集團。

事實上,前首相馬哈迪從1980年代推動《新經濟政策》後,就讓馬來西亞日漸邁向新自由主義窘境。執政的「國民陣線」陸續將檳城大橋、南北大道、公用電訊、醫療保險、輕快鐵,以及水電等公共基礎建設開放民營,經營權轉移到財團及朋黨手裡。由於缺乏公開程序,再加上私相授受,這些公共設施成了執政集團分享的利益與討好朋黨的工具。但民營化的公共資源卻是嚴重虧損,最後政府只好被迫花錢津貼或購回公共設施,造成更大的財政問題。然而,人民不但未因此得到好處,反而因為公共服務的私有化,增加生活負擔,甚至治安敗壞日益嚴重。

馬來西亞當前最重要的問題恐怕並不是種族衝突,而是日益嚴重的階級差距,這也是民心思變的關鍵原因。但執政黨不思解決之道,卻仍挑起種族對立獲取選票。

競選期間,國陣在主流媒體大幅刊登廣告,有趣的是,他們卻對不同種族採取了不同的情緒動員。

例如,他們在華人媒體中強調:「支持行動黨就是支持回教黨」,並且會因此「不會再看到演唱會、沒有女藝人、沒有戲院、沒有派對、沒有娛樂、沒有外國藝人」。這些廣告意圖告訴華人選民,如果投票給「民聯」的成員行動黨,將會讓馬來人獲得更多席次,也會因為伊斯蘭「保守」的宗教規約,造成華人生活不便、喪失生活樂趣。

這種充滿種族歧視、製造種族對立的廣告在馬來西亞各大媒體四處飄散,不論是報紙、廣播、電視、網路,都可以到詆毀式的負面宣傳。

不過,這樣的作法引起了媒體人的反彈,一群廣告配音員站出來嚴正抗議:「這種不負責任的廣告,我拒錄!」他們在自拍的廣告片中表示:「最近主流媒體不斷播出令人反感的競選廣告,我們覺得很難過也很生氣。生氣的,不止是媒體的政治立場,還有這系列的廣告中,充斥著不真實的訊息,污衊性、無中生有的內容,不斷散播恐嚇與威脅。」

但更引人注意的是,「國民陣線」中馬華公會所投資的「星報集團」,旗下所屬的「988電台」一群DJ對自己電台播出這些廣告的作法公開表達抗議。

這些詆毀式的廣告在「988電台」播出後,不但電台電話被憤怒的群眾打爆,批評的聲音也湧進DJ的個人網站與臉書。

事實上在首播當日,DJ們才知道這則廣告,就表達不滿。在高層溝通的內部會議中,DJ們也表示,這些廣告內容不妥,並且未經節目組正常程序審核,也有違廣播條例之嫌,要求撤除這些廣告,但管理階層仍然強渡關山,霸王硬上弓。

談判不成,DJ只好起身對抗。沒多久,他們分別在各自的臉書換上身穿黑衣的照片,共同寫上:「我有我自己的選擇,電台所播出的廣告不代表我的立場。」

雖然有些人質疑,這些DJ是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表示反對,但他們反駁,這樣作純粹是站在媒體專業的立場,因為同樣客戶的其它競選廣告沒有違反條例,他們也沒有反對播出。

一位DJ在接受「南洋商報」訪問時表示,廣告指南是禁止攻擊對手的內容、不真實誇大的內容及含有誤導的內容。同時,電台的廣告從錄製到播出,都必須經過內部的審核,因此他質疑,引起爭議的廣告是否經過正常程序,因為電台有權拒絶播出,或要求重新修改內容,甚至在廣告播出引發反彈,寧賠錢都要抽起廣告。

事實上,馬來西亞除了少數的網路獨立媒體,如《當今大馬》,絕大多數的媒體則是控制在黨國及其侍從的手裡。前馬來西亞《獨立新聞在線》總編輯,同時也是傳播學者的莊迪彭便指出,雖然馬來西亞沒有明確的媒體政策,但一方面直接透過法令限制媒體經營與新聞自由,同時便是控制媒體所有權,擁有媒體,因此,馬來西亞的主流媒體都由執政黨的黨營企業或與執政黨過從甚密的企業家所有。

然而,這群DJ並未在意激怒當道的後果,願意站出來捍衛專業,對抗自己老闆的作法,實在令人感佩,更值得新聞自由排行大幅領先馬來西亞的台灣反思與學習。當然,那些願意對抗強權,捍衛專業的媒體人,更是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

瀏覽次數:12998

延伸閱讀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曾任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長期參與媒體改革運動、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強調媒體改革運動的核心價值為傳播公民權。深化台灣社會公民媒體意識,結合各界力量推動社區大學媒體識讀,進而培養公民記者,同時鼓勵公民記者發揮自身影響力持續參與社會改革。積極與公民團體合作,關注弱勢者人權,關注環保、人權、弱勢、移工、農業等社會議題與媒體間的關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