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去(2018)年7月,英國牛津大學網路研究中心的研究報告發現,2018年至少有48個國家的政黨或政府機構於選舉期間,利用社群媒體散播虛假訊息,比前一年發現的28個國家幾乎多了一倍。這意味著,為影響輿論而刻意操作、擴散的假新聞,就發生率和地理範圍而言,都在同步擴大當中。

除了境內政治勢力想要操縱虛假訊息贏得選舉優勢,作為現代化混合戰爭(hybrid warfare)的一環,包含製造和擴散虛假訊息(fake news/ disinformation)的「黑宣傳」(black propaganda),以及「白宣傳」(white propaganda),或是涉及所謂「心理戰」(psychological warfare)諸般手段的運用,早在20世紀的兩次大戰期間就已經出神入化,納粹德國與美國中情局(及其前身)尤其是箇中好手。二戰之後,作為傳播研究與國際輿情研究的重鎮,美國政府更是投入大量資源,或明或暗地持續完備這套在戰爭期間萌芽與茁壯的「脅迫之術」(science of coercion)。

其後,後續幾波在世界各地發生的「民主化浪潮」中,這套由美國和西方世界主導的各種黑白宣傳和秘而不宣的心理戰手段,確實也發揮了不小的作用,並且間接或直接促成不少(立場反美或至少是非親美的)非民主國家次第發生「和平演變」或「顏色革命」。

風水輪流轉,在社群媒體和各類即時通訊工具發達的當下,非民主的極權和威權政體憑藉更加不透明的手段調動資源,並且利用民主社會保障的開放網路和言論自由環境,得以對外發動一波又一波更為隱晦、也更難預防的虛假訊息宣傳與心理戰,用以削弱並打擊民主國家。

在全球化衝擊與網路無國界的雙重脈絡下,民主社會本身所擁有的開放與自由,恰好成為它最容易受到惡意攻擊的要害所在:內生矛盾與外部敵人交互作用,加上唯利是圖的社群媒體推波助瀾,導致民主價值及其實踐在各地一再遭遇挫敗,甚至面臨崩壞的嚴重危機。波羅的海國家、瑞典、德國、法國和美國,都遭受過源自俄國的虛假新聞攻擊,而川普勝選與英國脫歐公投更證明,虛假訊息操作確有足以從民主國家內部顛覆民主的龐大破壞力!

老牌民主國家,都受到假新聞影響

以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為例,2016年6月以些微差距的公投結果通過「脫歐」以來,內部始終爭議不休,如今已確定無法在原訂今年3月29日的期限成功脫歐。近三年來,面對留歐和脫歐爭議,全民公投未能一錘定音,讓所有爭議塵埃落定,反而造成英國內部對立益發激烈,與歐盟關係日趨惡化,整個英國也陷入一種彷彿預知災難即將發生、卻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的狀態。

許多人(包括《經濟學人》)呼籲「二次公投」,因為三年前那場公投受到了人為操縱、特別是假新聞或虛假資訊的誤導。現在已有充分證據顯示,針對「脫歐」這麼複雜且攸關英國前途的議題,脫歐派刻意散播虛假資訊,並且利用社群媒體掌握的用戶數據,瞄準對貧富懸殊與社會現狀不滿的中下階層白人,撩撥他們的恐懼不信任心理,煽動他們的民粹和排外情緒,並且利用簡單的宣傳口號,像是「拿回控制權」(take back control)與「繼續留在歐盟的成本太高」(cost)(詳見班奈狄克.康柏拜區主演的電影《脫歐之戰》),最終讓整個公投結果跌破所有人的眼鏡,也讓英國至今仍陷入無法收拾這個爛攤子的困境。

同樣的,美國2016大選期間通過社群媒體瘋傳的虛假訊息,也已被證明確實有助於川普勝選。一項由美國俄亥俄大學研究團隊所做的調查研究證實,此前投票支持歐巴馬的選民當中,這次票投希拉蕊的只有77%,另有23%的人「變節」(改投川普的有10%,另有大約13%未投票或改投其他小黨候選人)。進一步分析他們對三則虛假訊息的認知發現,此前支持歐巴馬的選民對這些假新聞信以為真的比例分別是:希拉蕊罹患重病(12%)、希拉蕊曾批准對伊斯蘭聖戰組織(包括ISIS)的軍售(20%),以及教宗方濟各表態支持川普(8%)。

該研究團隊的分析發現,相信這些不利希拉蕊的假新聞與不投希拉蕊的選民行為之間,存在著強烈的關聯性:完全不相信這些假新聞的歐巴馬支持者當中,有89%票投希拉蕊;至少相信其中一則假新聞的歐巴馬支持者當中,票投希拉蕊的只有61%,而相信2則以上假新聞但仍票投希拉蕊的人則遽減為17%。

這項研究明確指出,誤信假新聞是導致歐巴馬支持者變節棄選希拉蕊的最大因素:即使考慮其他可能因素(性別、種族、教育程度與政黨傾向),相對於不相信假新聞的歐巴馬支持者,相信假新聞的人不選希拉蕊的可能性仍然高達3.3倍!因此,假新聞導致選民的變節投票行為,至少可以解釋川普為何能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以些微差距勝選。

這個與俄中極權進化威脅幾乎同步發生的英美民主退化危機,已經逐漸蔓延成為全球現象,台灣同樣無法免疫,甚至面臨的潛在威脅與危機還更加險峻得多。畢竟,中國對台灣發動新型虛假訊息與紅色宣傳戰,已經不是一天兩天:親中資本收購台灣媒體,至今已經超過10年;中共動用各種以經圍政、以民逼官、反獨促統與分化台灣內部團結的軟硬兼施手段,也幾乎是無日無之,而且持續在進行和深化當中。

現今真正的挑戰是,台灣如何避免來自境內外虛假新聞宣傳操作的威脅?如何防衛台灣得來不易與體質比英美更加孱弱的民主?

台灣該進行的損害控制

雖然不可能完全根絕虛假訊息的存在,但台灣應該進行損害控制,降低其對台灣民主的破壞程度。藥方有很多,但必須做到標本並治:針對社群媒體平台傳播虛假訊息、濫用用戶個人數據,台灣有必要參照先進民主國家如德國法國的相關作法予以納管,提升其透明度與問責性,並且強化政府資訊公開、新聞媒體自律、媒體公民素養教育、第三方事實查核、打假技術改良,特別是扶植台灣優質新聞業及公共媒體的健全發展……等途徑。

此外,透過制定《媒體多元維護與壟斷防制法》與修正廣電三法和選罷法,限制明顯擁有「紅色基因」的資本直接擁有台灣廣電媒體經營權,並且透過強化媒體自律與他律手段,確保選舉與政治新聞報導評論等具有合理的正確性與公平性,也是台灣應該盡快啟動的民主防衛機制;另外,針對境外刻意發動的網路攻擊,以及不正常的網路公關操作、社群媒體平台政治廣告投放背後的金流,資安與國安部門也應該予以動態掌握,並啟動必要的反制措施。

當然,在啟動這些機制的過程中,同時確保言論自由與司法救濟的人權保障,確保行政權的行使受到國會與公眾監督,也是台灣社會必須堅守的底線。

面對這場涉及虛假訊息、甚至是紅色宣傳威脅的攻防戰,其性質並非只是等同於執政黨的政權保衛戰,而是一場攸關台灣社會民主現狀與前景的保衛戰。雖然這場戰爭的客觀形勢處於敵強我弱,甚至敵暗我明的狀態,但台灣並沒有棄守或怯戰的本錢。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絕對有必要強化職能、積極作為,但吾人也不能將全部責任推給NCC,其他部會與立法部門同樣也應該負起責任、通力合作,並且共同凝聚一個基本的社會共識:台灣社會的任何人或團體都不應該成為虛假訊息和紅色宣傳戰的獲利者,當然更不應該成為受害者。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媒體改造學社理事長、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本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為什麼台灣社會需要團結面對中共因素?
NCC不夠力?看看香港通訊局怎麼做!
面對中國的偽新聞政治作戰,媒體也要負起責任

瀏覽次數:254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自由、開放、多元、互助!《思想坦克》立志作為台灣彼此理解互信的溝通交流平台,我們誠摯地歡迎台灣各地所有有氣力的聲音!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