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第一次踏進比亞外部落這個號稱「台灣不丹」的小部落,在入口就看到兩隻藍腹鷴的木雕聳立。台北長老教會的歐蜜牧師開車帶領我們前往拜訪,人還沒到,部落長老就打電話通知我們,部落的婆婆媽媽大大小小朋友都在等我們一起用午餐,讓我覺得要去的地方不像是一個初次拜訪的社區,而是好像在等我的故鄉親友。

在大家共餐的餐廳,部落的大朋友小朋友已經準備了整桌的飯菜,大家排排坐好等著牧師祈禱,就開始享用部落農場自己生產的美食。當然,第一次和我們這些來自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TRENA)的陌生人一起用餐,族人看起來有些拘謹,就像部落裡常躲在樹梢的藍腹鷴一樣。

我們拜訪部落的目的,除了說明各種再生能源可以替部落帶來的綠色電力發展外,也同時想聽聽部落族人的說法,他們在生活上,是否也有因能源產生的困境?部落長老告訴我們,每到颱風季來臨時,部落總是會面臨斷電的威脅,因此家家戶戶往往需要儲備柴油發電機以備不時之需,但是也因此被迫忍受柴油發電的高成本,以及供電時令人不適的廢氣。

聽到我們說再生能源有可能解決這些問題時,族人臉上都浮現了半信半疑的表情。要不是因為歐蜜牧師的引介,過去曾受過騙的長老,可能以為我們又是哪來的詐騙集團吧!我們表示會尊重部落會議的決議後,再來決定是否有意共同邁向綠能部落的方向,由此完成了第一次的接觸。

當TRENA公民電廠推動小組第二次踏上比亞外部落時,比亞外部落已經決定要發展綠能。我們因此招募了太陽光電的日益能源公司及太陽能支架的專家、映發科技能源的李喆龍董事長、做生質能的德國瑞曼迪斯副總陳怡玲及台大風險中心研究員林木興一行人,一同進行比亞外綠能社區的盤點工作。

我們發現,比亞外部落有著豐富的竹林,也因為竹子位處高山,品質非常優良,但是因為人力不足,許多廢棄竹子任意棄置在竹林裡,殊為可惜,很有機會可以發展生質能。再加上雖然山林裡的日照時數不是太足,但是山區空氣品質乾淨,僅僅是上午,太陽光電就已經可以達到滿發時數了。我們也在後山觀察水流的高低差,很有進行小水力發電的潛力。

部落長老帶我們參觀部落後山的農場區,因為要復育藍腹鷴,山裡的作物都是以傳統原住民輪耕及有機的方式種植。猶浩長老說:「藍腹鷴吃地上的作物,其他的就是族人可以收成的,部落婦女常常要在作物成熟時趕緊搶收,以免被彌猴、藍腹鷴吃光了!」這樣一個與世無爭的十幾戶的小小部落,每次來都讓人覺得很療癒,大概是因為長老和族人臉上那種與世無爭,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樂觀處世態度吧?

我們看到比亞外部落的美麗和憂愁,希望能先以太陽光電的3kw第一期綠能發電,為當地人省下高額電費。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看到綠電收入為部落帶來第一桶金,讓這個美麗的藍腹鷴部落因為綠能,開啟地方創生美麗的第一步。

瀏覽次數:96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喜歡推動及參與社會新生事物的人,包括從1999參與台灣社區大學推動工作、2008的參與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推動、2015發起的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喜歡和有溫度有創意和有價值感的人一起合作,由熱情帶動工作,再從工作中找到熱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