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一直有很多結,有歷史的結,也有現實的結。這些結,每個都是積年難解的「戈登結」(Gordian Knot),卻始終缺乏一把亞歷山大的劍可以大砍大斷。

核能就是這樣的結。擁核與廢核之爭,長期以來都是非此即彼之爭,福島核災後,核能結更幾乎變成了死結,誰也解不開。

意外的是,江宜樺剛接行政院長後,就立即宣布要進行核四公投。雖然廢核陣營這幾年早已不再以公投為滿足、為目標,而且,目標也不祇是核四,而是所有核電廠。但一向擁核的國民黨政府,突然變招主動將核四前途交付公投,卻不失為試圖鬆解核能死結的第一個嘗試。

然而,江宜樺的「壯哉斯言」,卻像急風驟雨一樣,來得急去得也快。自公投提案立委撤案後,從府到院到黨,從此再不聞公投聲音,廢核陣營頻上街頭,擁核政府卻避縮一隅,一切又回到從前。

江宜樺最近在「江二十五點講話」中,要求閣員要有政策執行力,但核四公投從承諾到跳票,卻正是內閣欠缺執行力的一個範例,而且,還是由閣揆帶頭做的錯誤示範。

馬政府這幾年之所以做得民心盡失,問題並不在於缺乏政策溝通,而且因為缺乏政策構想與政策決斷。但六年匆匆過去,馬政府上上下下卻顯然仍搞不清楚問題之所在與失敗之關鍵,否則何以馬英九會要求閣員上電視政論節目?又何以江宜樺要像老師教學生一樣,諄諄叮嚀閣員要溝通名嘴,要規劃媒體專訪,以及要委託專業公關等等?

江宜樺要求各部會首長每年集中人力經費,做三至五項重點工作。但事實上,內閣這幾年卻像腦袋被掏空的人,閣員毫無創意,閣揆也沒構想,否則,景氣低迷至此,但經濟部的政策在哪?國力下滑劇跌,但內閣的藥方在哪?日本安倍雖然政策常走極端,但起碼他敢頻頻出箭,反觀馬政府,卻像是早已窮盡政策構想之可能,不是束手無策,就是政策舊瓶裝舊酒;講難聽點,就是老狗玩不出新把戲。

更可怕的是,江宜樺還要求全體閣員,「要閱讀馬總統政策白皮書」。閣員瞭解總統競選政見雖屬必然必要,但問題是,選舉與治理大不相同,而且政見之形成有其時空條件的特殊性,如果閣員個個奉白皮書為政策指南,凡事都從總統政見中尋找政策,不能因勢因時制定政策,這樣的閣員要他何用?電腦豈非比人更可優而為之這項搜尋工作?

更何況,馬政府這幾年引發民怨的政策,其中有許多便出自白皮書。這樣的白皮書不但改之修之可也,即使棄之也不可惜,怎麼還能要求閣員讀之誦之奉行之?

閣員腦袋像被榨乾的甘蔗,謂之失智,已屬施政重大危機;閣員若再缺乏政策決斷力,則根本已無治理可言,謂之失能。

核四公投就是政府失能之一例。這項政策構想雖是以攻擊代替防禦,政治風險很高。但構想既來自江宜樺與馬英九二人,豈有說了不算、不執行之理?

更何況,擁核陣營與反對黨雖然反對鳥籠公投,也雖然主張立即廢核,而非公投廢核;但公投是聖牛,而且,全國民意比國會決議或內閣命令,不管怎麼說,都更具民主正當性,也因此反對黨陣營,包括「兩個太陽」在內,對核四公投都不得不以「原則贊成,方法再議」的方式回應。

如果馬政府果真有決斷力或執行力,趁勢一股作氣推案到底的話,依照江宜樺當時的時程規劃,核四公投應該早已辦理完成,戈登結即使依然砍不斷,但鬆解一些卻有可能。何至於拖到現在因選舉在即而難以續推?又何至於在被立委質問施政報告何以隻字不提核四公投時,江宜樺祇能以「篇幅有限」尷尬回應?就像中共兩會發言人被問到何以李克強工作報告未提「港人治港」時,祇能以「字數有限」回應一樣,真相其實是政策消失了,或者政策改變了,根本無關篇幅字數。

馬政府執政還有兩年時間,如果把這麼有限的時間,花在構思執行「江二十五點」,花在跟名嘴溝通,花在委託專業公關行銷,花在二十四小時回電立委,而不能大膽拿出幾項政策,並且放膽執行幾項政策,這個政府可斷言將無藥可救。

但要大膽、放膽,內閣必須自江宜樺始。他要像個大開大闔的閣揆,別做個瑣碎餖飣的管家;更要瞭解:嘴巴是砍不斷戈登結的。

瀏覽次數:8620

延伸閱讀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訪問研究。曾任新新聞周刊總編輯、社長,中國時報總編輯、社長。現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並在聯合報定期撰寫專欄。出版有《我不愛凱撒》、《凱撒不愛我》、《看花猶是去年人》、《我叫他,爺爺》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