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之前,先祈求靈山橋頭伯公的庇佑!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7點過後,福安國小的六年級生陸續騎著腳踏車,向靈山腳下的橋頭伯公聚攏;更早抵達的是莊宗霖校長和解說老師,不一會兒,慧鈞導師也來了。7點半後不久,校長率領眾人向伯公合十祭拜,祈求伯公保佑眾人此行安全,隨即出發。等等大家要越過山腰的雷音寺,到山頂的土地伯公,再走稜線抵達人頭山的三角點,在那裡進行一個特別的儀式。

眾人出發後,我兀自站在橋頭,望著橋下青苔滿布的石頭,以及將溪谷深處掩蓋的樹林出神,這裡充滿了孩提時代的回憶。

從小朋友別出心裁的野溪道路,變成今日生態解說的知識小徑

30多年前就讀福安國小時,靈山山腰的雷音寺因為距離學校近,是中低年級遠足必來之處。但住在靈山附近的我們,對於靈山,卻有更多遠足以外的記憶。橋下這條野溪是我們前往靈山的專屬路徑。說專屬是因為旁邊就是和野溪平行、蜿蜒而上的水泥大路,當年卻只有我們這群孩子,棄大路不走而走野溪。30多年的時間,讓爬靈山的性質產生了可觀的變化,當年只是三三兩兩的課餘跋涉,今天卻是校長和導師帶隊,全班參與的正式行動;當年是孩子自發的遊戲探險,今日卻有專業的老師,一路帶領大家認識生態。

今日負責解說的是美濃愛鄉協進會的榮譽理事長劉孝伸老師。出發之前,孝伸老師先叮嚀大家,「我們是一個團隊,每個人的體能或許不同,但要互相扶持,體力好的,不能只顧自己往前衝,要隨時往後留意其他同學,我們必須全員到達山頂才算成功。」

接著又說,「等一下我們可能會遇到台灣獼猴,獼猴有強烈的社會階層,如果看到猴子發出吼叫或者強烈搖動樹枝警戒時,請盡量不要瞪著眼睛注視牠,不然牠會以為你在挑釁牠!」

在石板斜立的轉彎處,孝伸老師停了下來,問:

「你看這塊石板應該要平放的,為什麼會斜立起來?」

「因為有人把它立起來。」

「誰?」

『地震!』

「答對了!」

在靈山山頂,解說老師拿出地圖,邀請大家來核對方位與景觀。

對著自己的家鄉喊出願望

走著走著,抵達山腰的雷音寺,一旁的電線桿上,以紅漆劃了一個三角形,中間有一點,三角形上方則是一個箭頭,老師問大家圖形代表什麼意思?只見孩子們一臉狐疑,答不上來,老師於是自問自答,「三角形中間有一點代表三角點,箭頭則是行進方向,這是台灣民間的創意,哈哈!」孩子們跟著老師大笑起來,然後在此進行第一個大休息。雷音寺是當年遠足的目的地,通常是走到這裡,吃點心,遊戲或休息,然後返回,當時實在沒有想過,前往靈山的路上,有這麼多的學習材料。

從雷音寺往上走的路更陡一些,體力好的孩子一路往前衝,隊伍拉長,於是不時傳來老師的提醒,「前面的同學衝太快了,要等一下後面的同學喔。」老師也有其他的提醒,「同學,小心,不要踩到旁邊的澤蟹喔!」在輕快愉悅的氣氛中,大隊人馬來到山頂的伯公,這是第二個大休息站。解說老師解開背包,從裡頭拿出地圖,邀請大家來核對地圖和現場,「這是我們剛剛走過的路徑,我們現在在這裡!那邊是北方,那裡是杉林,那條大河壩是楠梓仙溪!」

人頭山頂的視野。

最後一段路是稜線,孩子們維持原來的速度,踩在手作步道,向人頭山三角點進發。這一日的天氣奇好,視野絕佳,抵達三角點的時候,近處的美濃平原,稍遠處的橫山,更遠處的屏東平原,以及最遠處的大武山,依次在眼前展開,像是久候多時!人頭山的三角點是一處寬廣的平台,容納16名畢業生,同行的校長、老師,以及記錄等協力人員綽綽有餘。在這裡,校長先頒發登頂證書給每一個畢業生,接著是導師致贈完全手作,無一相同的紀念冊給每一位畢業生,連來自美國的英語教師康美娜,也準備了家鄉的禮物。

最精彩的是,畢業生也準備了同樣手作的紀念冊給導師,以及英語教師。收到紀念冊的人,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都迫不及待展開閱讀,瞬時間,有人安靜下來,有人的眼淚靜靜流淌過臉龐,有人則止不住抽泣起來,專注讓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

我在一旁靜靜看這一切,感受這一切,心裡面想著,「當年我們的畢業典禮在禮堂,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形式,只有不同的人;但現在,我們有山頂上的畢業典禮!孩子們爬上山頂,在山頂上俯瞰家鄉,指出學校的位置,用巧手巧思製作出的紀念冊,紀念在學校的學習過程,表達對於彼此的心意。」離開三角點之前,畢業生們對著山下家鄉迤邐的河流、房舍與農田,大聲喊出自己的願望!

在校生為畢業生戴上花冠。

回到靈山山頂的伯公處,五年級的同學早已備妥在登山路徑上取的的野花野草,編織成的花冠,在在校生吹奏的樂聲中,為畢業生戴上花冠,致上祝福!

行程的最後一段是在美濃開基伯公處還願,感謝伯公庇佑,讓孩子們在六年的學習旅程中,平安順序;這些孩子們入學的開學典禮,也是在這裡,祈求開基伯公保佑下展開的。

這是一次知性又感性的畢業學習之旅,在一路走過的路徑,在山頂,在伯公面前,在大地山川之上,有一場孩子和孩子,孩子和大人之間,美麗而動人的道別。

(作者為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校長)

瀏覽次數:424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美濃農村子弟,除了高中、大學、當兵和兩年城市工作,其餘時間都在故鄉工作和生活。在旗美社大18年,現任校長。農村土地廣大,自然和人文生態多樣,人口外流和空洞化,學習如何在這樣的情境下展開?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