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韓國瑜於10月29日接受專訪時公開表示,將稟持「經濟100分、政治0分」的理念施政,並說:「最重要一件事情,如果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型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

筆者認為,台灣社會應該要對這個言論表達最嚴肅的抗議。這是嚴重抵觸民主社會基本原則的言論,已經違反底線,它違反集會遊行法,它違反憲法,它無視於公開自由表達意見的人類基本權利。

我們很難想像這個時代還有這種主張。什麼是政治抗議?社會科學的基本常識是,天下事無事不政治,所以韓國瑜在主張,以後任何事抗議都要禁止嗎?即使他主張的是狹義的「政治抗議」,誰有權力界定何謂「政治抗議」?為何他有權力禁止「政治抗議」?看到這些反智、反民主社會基本常識的言論,台灣社會若還置之不理,那就是犯了1930年代德國多數人對納粹思想所持的一樣的錯誤態度,這大錯或者是輕忽、不予理會,更甚至是還有部分人在其背後拍手鼓掌叫好!

除了以上的嚴重錯誤之外,韓國瑜的這段話和他經常強調的「我們談經濟、發大財就好,不要講政治」其實是一脈相傳的想法,這個想法其來有自,就是台灣社會中相當流行的「民主自由不能當飯吃」理論。很多人相信這個說法,而且會拿中國當例子說,你看,中國就是不談政治,全力拚經濟,難怪經濟那麼好。

中國的「拚經濟」是怎麼回事?

中國的經濟、還有所謂的中國模式,真的那麼好嗎?我們先暫且不討論人權、民主、環境生態等層面,就來談很多台灣人關注的「拚經濟」。筆者以下節錄中國知名經濟學家朱嘉明的看法,他是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的「改革四君子」之一,對中國經濟、政治、社會間的複雜互動有第一手的理解,他對中國經濟的分析,絕對比很多台灣人的歌功頌德要來得精闢:

在中國,國家壟斷資本和企業,從來與權力和裙帶關係相結合。……權貴資本主義還表現為一種門閥資本主義,權力、財富、家族和門第緊密結合。要深入理解中國的國家壟斷資本主義和私人家庭資本主義的關係,就不得不涉及中國的政治制度。因為中國是黨國體制,黨國成為經濟資源壟斷的主體,且不受任何監督。……處於權力中心和周邊的那些個人和家族,卻可以千方百計將部分國家資源持續轉換為私有資產,而且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機制。……由於中國國有壟斷資產龐大而且日益擴張,其所支持形成的權貴、門閥資本主義集團成員,自然可以輕而易舉地成為世界級富人。……所以,在中國所謂的仇富心理背後,是人們對富人財富形成過程和方式的不認同。這是中國最嚴重的社會危機的根源所在。──《中國轉型六問:富國強兵之外》,頁43-45,聯經。

中國在六四之後,不僅政治改革停頓和倒退,而且經濟改革也步入歧途,走上了國家壟斷資本主義道路。……中國目前的經濟制度的缺陷和政治體制的缺陷大致一致。要看到,沒有六四之後的政治體制,中國也不會如此之快地形成國家資本主義和既得利益集團。……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明白,所謂的「中國模式」難以為繼。支撐這種發展模式的社會成本、經濟成本過大,而如此之高的成本所得到的收益,無論對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來說,都在趨於零甚至走向負數,現在到了必須回歸理性的時候了,中國需要做新的歷史選擇,……這是為了避免同歸於盡,避免大的社會動盪。──《中國轉型六問:富國強兵之外》,頁57-58,聯經。

以上朱嘉明的分析,若用白話來說,就是:中國經濟的確有巨大成長,但是因為沒有民主政治監督,所以讓少數政治權貴攫取了多數的經濟發展果實,從而造成嚴重的社會危機。更甚者,這個扭曲的政治經濟體制,正在引起社會與經濟的雙重重大危機。

這就是很多世人欣羨的「拚經濟、不講政治」的結果!

快速成長背後的隱憂

即使如此,台灣還是有人會說,中國雖然貧富差距巨大,但畢竟經濟還是高速成長,老百姓就算吃不到肉,能吃到權貴階級吃剩的帶肉骨頭也還不錯。對此,核心的問題是,中國的經濟成長是否是一種健康的、可以持續的模式?

根據另一位中國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在《中國潰而不崩》(八旗文化)書中的分析,答案是否定的。

何清漣分析指出,中國近年快速的經濟成長相當部分是建築在基礎建設、房地產、財務借貸等高速投入之上形成的,並形成泡沫化的危機;這個不正常的、超越經濟理性的現象,是她所稱「共產黨資本主義(專制政權下的權貴資本主義+國家資本主義)」下扭曲的政治經濟決策(以快速經濟成長維繫統治正當性、維穩)所產生的直接結果。

在人類歷史上,大型經濟泡沫並非第一次發生,所以財經學術界對其發生機制並不陌生,只是由於中共極權用盡全力壓抑危機爆發,包括近年在政治社會與言論層面的極度緊縮,所以目前沒有全面爆發;但一旦危機因某些外在內在因素無法繼續壓抑下去,那麼其經濟泡沫之大,經濟與社會的潰敗將不可避免。而且不單僅是她在擔憂,事實上世界上很多經濟專家都在提出類似的預測,只是不知道這泡沫假象何時會被戳破而已。

所以,「拚經濟、不講政治」真的就會有好經濟嗎?很多人推崇的中國模式已經告訴我們不是如此,只是世人多未認清真相,而這原因主要有二:

第一,這代價目前是由中國中下階層百姓承擔,所以台灣(全世界亦然)多數人沒有直接感受到;

第二,中國經濟的大危機還沒爆發,當它真正來臨時,不僅中國人將受害最深,全世界、尤其是台灣也將備受衝擊。

台灣人,不要忘了你已經達成的成就

更進一步講,「拚經濟、不講政治」真的不講政治嗎?政治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特徵,當有人說不講政治時,通常是要求老百姓不要談不要關心,然後有權勢的人就會偷偷或堂而皇之的用政治去獲取他們的利益,而後倒過來用政治經濟優勢去壓迫老百姓。這就是俗諺說的「你不理政治,政治就會來管你」,這也就是中國模式的真相。

同時,台灣的整體經濟與政治體制有那麼差嗎?需要被罵成一文不值嗎?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台灣達成的成就。的確,台灣不完美,我們永遠有很多待改善的空間,但台灣人自己不太知道的是,台灣是全世界很少數的國家,能跨越「中等所得陷阱」。很多國家在經歷經濟發展初期快速的成長之後,由於社會、經濟與政治體制沒有進行相對應的改革,因而接下來停滯不前,但台灣成功脫離了這個陷阱,即使近年經濟成長速度緩慢,但這其實是成熟經濟體很正常的現象,我們不應在經濟成長速度上有不切實際之要求,從而犧牲對其他重要價值的關照。

反過來說,當中國內部學界還在憂心中國可能無法跨過中等所得陷阱之際,台灣竟然還有很多人認不清自己政治經濟社會體制的優點,還大力主張要回頭去學中國模式來發大財,這若非智識上的反智、便是在政治上充當極權政權的馬前卒。若台灣真的走回頭路向「拚經濟、不講政治」,那麼最後的結果將會是人(人權、社會與政治)財(經濟)兩失。

更深遠而言,民主自由真的不能當飯吃嗎?前述的分析,主要聚焦在民主自由的工具性用途,亦即,它比較能確保經濟生活的繁榮、合理分配與穩定。但我們不能忘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martya Sen提出的洞見,他說(筆者以更淺顯的話解釋),民主自由不僅能協助我們有穩定的飯吃,自由本身就是飯,是人類之所以擁有美好生活與社會的最根本基礎。

對於特定公共政策,筆者認為各方見解通常都各有其長短處,因此我通常避免在討論時嚴厲地披判可能有缺陷之見解。但韓國瑜所發表的主張太過錯誤,已經挑戰人類社會基本價值的底線,若任其在台灣不受挑戰地傳播,將會是台灣的重大危機。哈佛大學校長Drew Faust在2017年8月的歡迎新生典禮上,引用已故的前藝術與科學學院院長Jeremy Knowles的話說:「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就是,確保畢業的學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說八道。」筆者認為這就是台灣社會現在最需要的精神。

瀏覽次數:447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