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木由子攝影@flickr, CC BY-ND 2.0

新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一席「希望大家適應我的名字」的發言,引起一陣不大不小的輿論爭議。大概抨擊者都是從為何不用「漢名」或是「漢字拼音(谷辣斯尤達卡)」以方便其他不識原住民語的角度出發,甚至加上她的公職身分,而認為她應該「從眾」。

我在絕大部分的議題上,都和Kolas Yotaka不同調,某種程度而言,我甚至質疑她對原住民權益的捍衛決心,認為她將黨派利益看得比原住民權益更高。情感上面,我甚至可以用「討厭」來形容我對她這個個人的感覺,特別是她去告了長年捍衛原民權益的法扶律師,以及不當干涉原民台運作之後。

但在「Kolas Yotaka」這個名字議題上,我個人是站在她這邊的。因為Kolas Yotaka不是單一的一個人,她某種程度反映出我們這個社會的文化霸凌和欠缺對少數的尊重。

那位堅持稱呼我全名的英國教授

在英國讀書時,很多華人同學面對外國教授和同學,選擇另取一個英文名字以方便他人稱呼。但我的教授們總是很吃力且怪腔怪調地叫我Chenghao。我有時真的覺得很不方便,所以曾經提議說:「直接叫我Pao就好」。但,我永遠都記得Dr. Tim Huxley的回答:「No, I cannot do it. I should respect you and the very first step is trying to speak your name right.」──不,我不能這樣做。我應該要尊重你,而尊重的第一步,就是試著正確的稱呼你的名字。

叫對人家名字,是尊重的第一步。我們不喜歡被別人叫錯名字,那我們就不應該強迫別人用我們習慣的名字,這不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嗎?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Kolas Yotaka會是個議題。如果不熟悉這種拼音,我們應該學著念對它,這是基本的尊重,對人的尊重。

不需要延伸到答詢時候是否用阿美語這樣的事情。在台灣,通用語言是「國語」,無論怎麼來的,這是現實。如果並列其他語言為法定語言,那該有翻譯就要有翻譯,那還是關乎尊重二字。讓我們回到最原始單純的問題:Kolas Yotaka有權用她的族語名字代表自己,基於對人的尊重,學習正確唸法,是我們該做的。

Kolas Yotaka本身不重要, Yangui,Isuth,Pisuy,Yukan,Cegaw,Namoh,Yapasuyongu……這些,更多更多的名字才重要。

(作者為淡江蘭陽校園全球政治經濟學系主任。本文原發表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

瀏覽次數:2099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