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下圖的魚種,擁有特殊的大斑紋及其他石斑少有的鮮黃色。牠是台灣市場上俗稱「豹鱠」或「雜星斑」的橫斑刺鰓鮨Plectropomus Laevis,屬鱸形目(Perciformes)、鮨科(Serranidae)、鰓棘鱸屬(Plectropomus)下的物種,由法國博物學家Bernard Germain de Lacépède於1801年命名及發表,產地為印度洋。

香港一般會俗稱鰓棘鱸屬(Plectropomus)下的物種為「星斑」,橫斑刺鰓鮨俗稱「皇帝星斑」或「豹星斑」。而廣為民眾認識、頗得饕客心的「花斑刺鰓鮨」Plectropomus leopardus,就因身上佈滿點紋像繁星,早期從南海的東沙群島大量捕獲而得到「東星斑」一名,後期台灣稱其為「紅條」或「七星斑」。

橫斑刺鰓鮨Plectropomus Laevis。圖片來源:黎諾維攝。

橫斑刺鰓鮨年輕個體(左上)及成年個體(最右)的差異。圖片來源:黎諾維攝。

橫斑刺鰓鮨在鮨科中屬中大型物種,最大體長可達125公分、重達24.2公斤。日行性、大多獨行,或成一小群,為珊瑚礁魚類,幼魚常出現於珊瑚碎屑堆,成魚則單獨或小群出現於礁區、珊瑚礁區或潟湖。跟大多石斑類一樣生性兇猛,肉食性。口大,口中具小犬齒,方便捕捉及吞食魚類和甲殼類。體形碩壯,體上具有5條黑色橫帶,有些個體身上具有藍色點紋。

價格持續高昂

市場上的橫斑刺鰓鮨大多為進口野生魚,一般以一支釣或魚槍捕獲,極少產於台灣。在石斑類中,牠佔有率較低,原因大概跟養殖收成量以及野生捕獲量有關。

根據外國一份文獻中提到,橫斑刺鰓鮨養殖的收成量遠比「東星斑」低,加上東星斑有著更討好的紅色外觀,市場上的人氣跟其價格一樣持續高企,故此國外養殖戶還是以東星斑為主力。但這代表著橫斑刺鰓鮨在市場上不被追捧嗎?非也。顏色鮮艷亮麗、肉質嫩滑的牠,不論香港或台灣,一樣「有價有市」。

從菲律賓或印尼進口的冰鮮魚貨,在台灣價格一斤大約為台幣400至500之間,價格屬中上,大多供應海產小炒店。同樣的魚種,在追求山珍海味、物價高漲的香港卻大不同,「星斑」在香港本來就是貴價食用魚,上桌得體好看且有「皇帝星斑」的稱呼,故此橫斑刺鰓鮨冰鮮魚貨約港幣300元一斤,活體更達400元左右,即約台幣1,600元。

橫斑刺鰓鮨(左上)是香港西貢海鮮街活體缸內的常客。圖片來源:Openrice.com

珊瑚毒素的高危一族

食品安全一向是不可忽略的議題,養殖過程中非法添加化學品或藥品,無疑是食安的一大關注點,但野生魚是否可以輕視呢?

在全球海洋消耗量排名第7大的香港,每年卻發生因進食珊瑚礁魚類而中了「雪卡毒」的個案,高峰時期更曾在一個月內11人中毒。台灣的數字相對少,但相信未被發現的個案極多。況且在擁有珊瑚礁魚類資源的台灣,市場上不乏大型珊瑚礁魚類。

雪卡毒(Ciguatoxins,CTX)亦即西卡毒素,為珊瑚礁毒,共4種類,分佈具地域性。草食魚類經由攝食附在珊瑚上、屬雙鞭藻的崗比毒甲藻而被毒化;肉食性魚類因捕食被毒化的草食魚類,讓毒素於生物鏈持續累積。毒素本身對魚類無害,僅會存在於魚的肌肉、皮膚、內臟和生殖腺上,但人類可經由進食含毒個體而中毒。常見食用魚類如鮨科、笛鯛科、鸚哥魚科、刺尾鯛科及裸胸鯙科魚類的大型個體均是高危一族,包括橫斑刺鰓鮨。

部分主要棲息於珊瑚礁的大型笛鯛科同樣是高危一族。圖片來源:黎諾維攝。

大部海產能透過徹底煮熟後安心食用,因熱力能將導致身體不適的細菌如創傷弧菌殺死。但高溫煮食對雪卡毒卻起不了作用,儘管民眾進食前有將含毒的魚體徹底煮熟,亦不能去除毒素。故只能建議進食3斤以下的個體,或避免一次性進食大量珊瑚魚,以減低中毒風險。民眾若不幸中毒,一般會在進食後1至6小時內出現徵兆,如嘔吐、腹瀉、冷熱感覺顛倒、口部及四肢麻痺、肌肉及關節疼痛、低血壓等。中毒嚴重者甚至會出現休克及死亡。食安問題直接影響人類健康以至性命安危,不容忽視,政府有關單位的宣導工作不能鬆懈,民眾亦應提高警覺,增值食安知識。

逃過海洋掠食者,卻逃不過人類

海洋每天都在發生掠食爭戰,不是捕食者便是獵物,為的是生存,是繁殖後代。研究觀察發現橫斑刺鰓鮨幼魚的泳姿及斑紋,跟有毒的瓦氏尖鼻魨Canthigaster valentini相似,故被認為是以模仿有毒的後者來欺騙捕食者。

模仿瓦氏尖鼻魨(上)的橫斑刺鰓鮨幼魚(下)。圖片來源:上/台灣魚類資料庫;下/墾丁國家公園生物資料庫。

逃過了海裡的捕食者,卻逃不過人類。作為地球上最高等的生物,人類是最大的掠食者,相信沒人異議,鯨豚類、魚類、頭足類、甲殼類等等,在不同國家都被視為食物。我們為的也是生存,但更多的,是口腹之欲。

橫斑刺鰓鮨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紅色名錄)中被定為易危VU(Vulnerable),表示快成為瀕危物種。當我們在品嚐這些野生魚的同時,環境或物種在背後所承受的壓力往往被我們所忽略,為了口欲,付出了牠在野外數量進一步減少的代價,一點都不值得。

千錯萬錯都是漁民的錯?

每每牽涉到海洋保育或資源枯竭的議題,大多人馬上歸咎於漁民。但真的是他們的錯嗎?老是單憑一張漁獲豐收的照片,說漁民一網打盡,說漁民破壞生態;漁獲量減少令市場價格上升時又將罪名推給漁民,說漁民令海洋資源枯竭,桌上卻吃著捕回來的魚。這樣對漁民公平嗎?

儘管民間面對這問題開始反思,並開始從日常飲食中著手改善,但消費者邊吃邊罵的心態還是普遍存在。相信漁民比誰都清楚漁獲量增減的問題,漁獲量直接影響漁民生計,難道他們不想每天有魚捕有收入?問題是捕撈本來就是看天吃飯,海象潮汐、天氣加運氣,看到滿船的漁獲,可能是漁民幾個禮拜,甚至幾個月偶爾的豐收,但卻被一面倒的指責,實是有點蠻不講理。

面對保育與漁業兩難的局面,學術界的專業協助何其重要。透過學術研究及資料支持,確立更多海岸保護區,保障魚類擁有休養生息的海域同時,亦確保漁業得以延續;網目及漁具的限制或禁止,能避免棲地因漁具造成破壞,並持續影響海洋生態。那誰來定立什麼魚不能捉、什麼時間不能捉、特定魚種的捕撈量限制,及合適的永續的捕撈方式等問題?學術界面對這挑戰責無旁貸。

政府更是不能置若罔聞。好好利用學術成果,明確執行改善方案,一拖再拖推卸責任對誰都沒好處。其中執法更是關鍵,小數違法的害群之馬,足以令努力成果歸零,這突顯把關及執法部門的重要性。漁業資源評估不足、海洋保護區紙上談兵等問題一直被受批評,期盼學術界未來能與政府及業界互相配合,緊密合作,使整個行業更具競爭力與永續性,達到保育與產業雙贏局面。

至於消費者的心態直接影響到漁民作業的心態,當每人都想買到便宜大尾又好吃的魚貨,卻沒人追求減碳、友善魚種、吃時令、專業處理、職人尊重食材,專業找不到專業,我們還是會故步自封,這或許是根本問題。

那不吃魚能解決問題嗎?現今社會發達,營養哪裡來,如何影響健康,通通有根有據。其中海產變成一種不可缺少的營養來源,加上地區性的社會資源豐裕,海產成了飲食文化中的大宗。筆者亦是嗜吃海鮮之人,如果問我石斑好吃嗎?好吃。石斑值得吃嗎?不見得,要看物種及養殖方式。有吃石斑的必要性嗎?沒有。石斑怎樣料理?無論手上的是鯖魚或是石斑,我們必須尊重珍貴的食材,以最好的處理手法對待,這就是食魚文化及教育的重要性所在。 

被牽涉的家園 

海洋紀錄片中,多彩絢麗的珊瑚魚伴隨著珊瑚礁,不禁叫人讚嘆大自然。但您可知一個珊瑚群礁,需時數十年或更長時間才能形成,人類的蓄意破壞,卻能在數天內把其破壞得體無完膚。加上氣候問題如聖嬰現象和溫室效應,以及海洋酸化、水污染、病毒入侵等因素,令全球近60%以上的珊瑚礁雪上加霜,出現珊瑚白化,陷入漸漸死亡的危機。

珊瑚白化現象。圖片來源:The Ocean Agency

在上映的,還有生態災難片。菲律賓及印尼是全球海水觀賞魚的出口大國,海水觀賞魚人工繁殖雖具規模,但可惜全球高於90%以上的魚種都無法於人工困養環境下繁殖。面對龐大的觀賞魚市場,魚從哪裡來?答案是在野外以非法毒藥氰化物捕捉。魚隻因毒藥而短暫昏迷,活力下降以便採集。魚體大型者,供應食用市場;具觀賞價值者,供應觀賞魚市場。毒魚方式捕魚如殺雞取卵,令大量珊瑚礁及周邊的海洋生物死亡之餘,亦破壞珊瑚礁的生物鏈,珊瑚礁一旦遭受大型破壞,復原的路將會是十分遙遠。

非法毒魚和盜採珊瑚,令珊瑚礁被破壞得體無完膚。2016年,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陳昭倫研究員就率領團隊,在海洋巡防總局和東沙小隊、東沙指揮部以及東沙環礁國家公園各方的配合下,成功於東沙環礁圍捕非法捕魚和盜採珊瑚的漁船,為東沙護礁行動寫下保貴一頁。儘管被捕漁船只是非法盜採海洋資源冰山一角的案例,但各方專業人員抱著敬業及對海洋生態保育的那份執著,實在讓眾多海洋關注者感到安慰及鼓舞。 

手握海洋的未來

當我們在大型水族館或觀賞魚販賣店,除了為眼前的珊瑚魚感到著迷外,或許要開始反思一尾魚,從原產地到呈現在您面前,背負了什麼代價。

海洋是地球孕育生命之母,珊瑚礁正發出警號,試圖提醒著我們海洋出了問題,而且每下愈況。海洋的珊瑚礁總面積約28.43萬平方公里,這獨特的生態圈只是汪洋大海的其中一員,還有更多的海洋生物棲地面臨問題。各國尤其海島國家開始意識到嚴重性,紛紛作出補救及舒緩的措施,包括較新鮮的人工復育珊瑚礁,及較典型的設立海洋保護區。

抱著對海洋多點認識,多點尊重的心態,是需要的,而且是重要的。從吸收正確的海洋保育觀念,到灌輸予下代,讓下一代還擁有一片海底花園。海洋教育不論在任何國家都應被重視,沿海地區更甚。每人對海洋出一分綿力,相信對社會重視海洋的氛圍有一定成效,筆者對海洋與人類的健康共存抱有期待。

改變固有文化從來不易,但當意識抬頭時,好好把握學習,繼而灌輸的機會。縱使知易行難,但也比無知好,共勉之。

(作者為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學生)

參考資料:

1.Michelle R. Heupel, Ashley J. Williams, David J. Welch, Campbell R. Davies, Samantha Adams, Gary Carlos and Bruce D. Mapstone. 2010. Demography of a large exploited grouper: Plectropomus laevis Implications for fisheries management.

2.邵廣昭。2015。臺灣常見經濟性水產動植物圖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處。

3.尤柄軒。2012。香港海水魚的故事。水產出版社。

瀏覽次數:2445

延伸閱讀

面向一般民眾,作者群以書寫方式,討論海洋環境議題與日常生活各方各面的關聯,讓我們一同面對自己的好壞習慣,真正面向海洋的呼求。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