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導演鄭有傑在金鐘53的得獎感言說:台灣是兩岸三地唯一還有言論自由的地方,那條紅線不應該由我們自己畫下。

聽了很感動,也很有感觸。言論自由的土壤,讓台灣的民主在這幾年以多面向的方式蓬勃發展。它不完美,但它很珍貴。

不只兩岸三地,台灣也是全球華人(文化上,當然這也是不精準的說法,抱歉)國家裡唯一的民主國家。守住台灣,就是守護民主。中國一再宣稱西方式民主不適用華人世界,而台灣卻是唯一的反例。台灣的民主,對中國而言,芒刺在背。

在當前國際現實下,台灣沒辦法參與國際組織,甚至連參觀聯合國總部都被拒於門外。但不要忘了,我們卻有全球最佳的利基,來參與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的運作。

這個利基來自於,我們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我們有使用中文的能力,我們處在近距離觀察中國的位置,台灣學界的中國研究能量,與歐美主流學界緊密互動。以上這些,都使得台灣在參與國際非政府組織運作上,有潛力扮演重要的角色。對比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發展處處受限,台灣的非政府組織人才卻擁有上述諸多利基。可以這麼說,未來10年,是台灣非政府組織人才大顯身手的黃金時期。

當前的台灣有許多年輕朋友正在INGO發光發熱,這是值得開心的事。但從事INGO需要對國際事務的興趣及了解,需要有第一手收集及分析國際事務資訊的習慣與能力,更需要有足夠的外語溝通能力。以上這些,都必須要從小紮根培養。而我們,真的有重視或投資足夠資源在下一代的國際事務養成能力嗎?

高呼國際化的同時,有多少人真正關心世界?

10月17日是國際消除貧窮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radication of Poverty),消除赤貧(extreme poverty)事實上是2016-2030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17個目標之一,其他目標包括衛生、糧食安全、教育、氣候變遷等。我們可以捫心自問,台灣社會是否真正關注SDGs?

這個自問,重要嗎?當然重要。當台灣政府爭取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或是世界衛生大會(WHA)時,我們不是都援引SDGs條文嗎?然而,有幾位政府官員或社運團體有從頭到尾讀過SDGs每一條條文?當我們向聯合國大聲疾呼「無人應被遺漏」(No one should be left behind)時,我們真的對世界上其他角落正在發生的飢餓貧窮災難戰爭,有同理關注嗎?

因為不夠同理關注,又因為長期被排除在國際組織參與之外,所以我們對自身在國際社會上應該扮演的角色或承擔的責任長期體認不足。舉例而言,有許多人認為外交部老是砸錢買邦交國,或是批評為凱子外交,然而他們又知道,哪一天台灣成為一個被國際社會承認的正常國家時,我們的海外發展援助(ODA)佔總預算的比例,倘依照其他國家的比例,反而要增加?

聯合國前任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說:我們沒有B計畫,因為我們沒有另一顆星球。(We don't have plan B because there is no planet B.)這句話講的是SDGs為何會被倡議。看看周遭,在台灣多少人關注這些國際議題?

因為這種種原因,我們看到了弔詭的現象:我們擁有兩岸三地唯一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我們有全球華人社會唯一的民主,我們沒辦法參與任何國際組織,我們擁有絕佳發展非政府組織的利基,我們對國際議題的興趣卻嚴重低落。

國際教育是首要的紮根工作

在上述的脈絡底下,學校國際教育的重要性被凸顯,這是一個不在聯考升學科目範圍,但卻非常重要的議題。以台北而言,北投的文化國小也許是目前台北教授國際教育最成功的小學,惟目前仍有以下問題:

1. 國際教育目前屬於校本課程,亦即這是文化國小的自訂課程,並非每個學校都有。另外,國際教育在升上國中之後即面臨中斷的問題,無法制度性銜接。

2. 國際教育的資源包括教育部的國際教育計畫(SIEP)及台北市教育局與英國文化協會合作的臺北市國際學校獎(International School Award, ISA)。制度上,如果要按照獎補助機制申請,必須事先於一年前提出申請並獲通過才能補助。問題是,許多國際交流的聯繫曠日廢時,經過聯繫後,往往已逾申請時限,又或者學校願意提前申請,卻又因交流合作單位遇事變卦而被迫放棄。

3. 缺乏專業合適的場地:士林北投地區小學有國際教育的相互協作默契,幾個小學即將舉辦模擬聯合國活動,卻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場地而苦惱。

4. 缺乏專責人力:各校國際教育業務通常由個別老師兼任,教育局的國際交流事務也缺乏單一窗口來處理龐大的國際教育業務。

我自己對台北市國際教育的建言包括:

1.未來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應該跳脫目前的旅館及場地出租角色,並轉型為台北市辦理國際教育與國際文化交流的場址,以利加強與公民社團或國際NGO以共同協作。

2. 國際交流項目之預算編列與獎補助制度應該更具跨年度或臨時應變的彈性。

3.學校及教育局應該成立負責國際教育的專責人力,以支持學校在第一線開拓國際教育及交流活動之需要。

4.我們應該建立中小學國際教育的完整銜接制度。

我們應該投入更多資源在學校的國際教育,國際教育不該僅是一門可有可無的課程。唯有如此,才能在未來的十年,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才投入國際非政府組織甚至外交領域。

畢竟,我們沒有B計畫。

瀏覽次數:291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客家子弟,迷戀文字的力量,大學時為PTT楊照版創版版主,曾擔任劉德華MV主角。

現為青年外交官,曾派駐洛杉磯與帛琉。喜歡書寫政治經濟文化議題,但最愛體育跟電影。

資深棒球痴,台南一中青棒隊創隊游擊手並於第二屆金龍旗青棒賽擊出隊史首支二壘安打,18歲北上加入台大棒球隊,35歲派駐帛琉創立「臺灣黑熊壘球隊」擔任隊長並擊出隊史首支全壘打。

人生很難,還好下廚是件療癒的事。

臉書粉專: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freeTAIPEI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