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藝術可以怎樣改變一個人?資深藝術品拍賣官陸潔民,從一名焊電路板的矽谷工程師,如今成了各大藝術博覽會倚重的顧問和經紀人,他在回溯自己生命的歷程後,也對台灣藝術拍賣市場的現況提出了精闢觀察。以下即是他的自述。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我小時候住在澄清湖,跟著姥姥、姥爺一塊長大,一直搬家,讀了6個小學,回想起來只記得一直在做新同學自我介紹。當完三年兵,1981年我去了舊金山,開始讀起電子,在一個電子作戰博覽會上,找到了打工機會,開始做起軍艦上的雷達。

當時我已經在灣區買了房子,買了車子,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從大學開始一起交往8年的女朋友變心了,我飛回台灣跟她吵了一架,帶著對生命懷疑的心情回到了美國。本來買了房子,是希望將來一塊養孩子的,結果這下子繼續待在美國,也只能照顧一個草皮、洗一個游泳池、修修一輛車、買一隻貓、一隻狗,人生就只能這樣子過了嗎?

失戀開啟的藝術因緣

接觸趙秀煥老師學畫之後,我的人生才開始轉變,現在回想起來,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女朋友跟人跑了,也是命中註定。為什麼有大師?為什麼有畫廊老闆要幹這一行?為什麼有人會對藝術產生興趣?為什麼有人就沒興趣?這些都是命運安排。美盲比文盲多,漂亮的臉蛋很多,有趣的靈魂太少,這是我過去30年最深刻的體悟。

碰到趙老師的場合,是在1989年,當時她被舊金山中華文化中心邀請來辦展覽,被安排在我的一位工程師朋友家裡住。我當時過去看,一看就沉迷進去了。以前我都看不懂畫,也不懂得如何欣賞,可是眼前的畫為什麼會百看不厭?我想這其中一定有道理在。

繪畫注重線條、構圖、色彩,可是我作為一名工程師,腦子邏輯概念比較強,沒有辦法解釋的東西,我是不可能接受的,比方說我從小就會入廟燒香或是去教堂做禮拜,但是這些都沒辦法讓我說服自己信教。所以當我跟趙老師學畫時,我就會不斷問:為什麼要畫8隻鷺鷥?為什麼要這樣放?為什麼牠們不排排站?為什麼其中三隻不飛起來?老師就笑了,丟了一本《潘天壽談藝錄》給我,裡頭有中國繪畫構圖16字箴言,是耐看的必要條件,那16字是:參差錯落、起承轉合、疏密聚散、知黑佈白。

因為參差錯落,所以八隻鳥要3隻在一起、5隻在一起,後來我發現齊白石畫小雞、畫蝦,林風眠畫白鷺鷥,李可染畫灕江的船,黃胄畫毛驢,也都是這個章法,只是不了解的藝術家會學得很呆板。耐看的構圖講究參差錯落、起承轉合,那些都是氣的運行,讓觀者的視線不會離開畫面,在中間遊走,潛意識靈魂被感染、吸引。從這8隻鳥開始,我就被吸引進去,後來發現藝術變成我沒有牧師的宗教,我自己反而變成牧師在傳道了。

在這之前,我是一位雷達電子工程師,雷達就是發出頻率,然後你去尋找這一個目標,達到一個同頻共振。我就想,藝術大概也是這樣,是要講求高頻正向能量,你會在一幅畫前面駐足良久,就是高頻正向能量同頻共振產生的效果。出自靈魂的才會進入靈魂,你一生要是累積你的高頻正向能量,那麼具備有高頻、正向能量的人事物就會自然向你靠近,你的生命就有趣了。

開始學畫後,我就跟著攝影、練習寫生,完全投入到裡頭去。生命都是在痛苦中成長的,要是沒有失戀的話,我不可能下這個決定,雖然失戀讓靈魂失去一個方向,可是等到生命想通的時候,從前很恨的人,現在反而變成了恩人。如果不是對方,我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能量下決心畫畫,離開年薪優渥的鐵飯碗呢。

從秘書長到拍賣官

後來我回台灣跑畫廊,想幫趙老師辦個展覽,促成了1992年在敦煌藝術中心的個展,展覽非常成功,最後作品全部賣掉了。這下子不得了,我發現這一行好像可以試試看,便跟當時的老闆提出留職停薪一年的要求,我想試看看,不行的話再回來。老闆不相信我賣畫能活得下去,沒想到一年後我真的沒有再回去了。

1998年我接掌了畫廊協會,第一個任務就是訪問北京,兩岸藝術市場的交流就從那一年開始,擔任秘書長期間,我還請了草間彌生和超現實主義大師Roberto Matta來台參加台北藝術博覽會。一個電子工程師來到台灣的藝術圈混,就像一不小心衝進森林的小白兔,直到幾場展覽辦得成功之後,就沒有人再指責我了。

我那時一邊訓練自己解說的能力,一邊帶起導覽甚至是旅行團。我大概帶了10年的免費導覽,後來荷蘭銀行在台灣要推梵谷卡,董事長請我去公司巡迴演講,一小時1萬元,我一講就講了兩年,成了台灣講梵谷講最多的人。因為這個緣故,荷蘭銀行總部還送了我一個禮物,讓我帶存款3千萬元以上的貴賓,前去走訪梵谷生前足跡,晚上就住在荷蘭銀行自己買下來的古堡裡面,吃米其林三星料理。我自問,如果我還在矽谷工業區焊電路板,會有這樣的人生經驗嗎?

2006年我開始上台做拍賣官,拍賣官要具備什麼能力?辨別真假好壞、判斷合理價格、安排拍品順序、掌握拍賣節奏、妙用競價階梯、預測拍品前途,把這些功課做足了,接下來就是加強口才了,畢竟拍賣官要能即時說出一些東西,才能讓場子不會太冷。我因為不是藝術科班出身,就用電子工程師的自學過程,想了一些口訣,讓大家比較容易抓住重點,結果因為這樣的拍賣特色,就被出版社找去將所有的演講重點編輯成書。

如何累積高頻正向能量

我很感謝藝術讓我脫離朝九晚五焊電路板的日子,這份工作很自由,要是下足功課,敏感、細膩到一定地步,出手買一點小東西,未來甚至可能換來幾年的薪水。

用雷達的角度來談收藏和投資,就是慧眼與膽識。看你有沒有能力找到出自靈魂的高頻正向能量,一旦達到同頻共振的時候,有沒有能力下手。喜歡是一種高頻正向能量,但是選擇靠的是心,心會受到貪念跟慾望干擾,就像雷達會遇到敵人發出的干擾波,影響你最後的出手。可是接觸藝術的優點不只是為了收藏,還是為了怡情養性、增廣見聞、累積個人的高頻正向能量,甚至美化家居,耳濡目染讓下一代在一個舒服的空間中成長。

怎麼累積高頻正向能量,提高自己的思維振動頻率呢?你必須懂得呵護靈魂。換句話說,沒事就去聽聽演講,帶孩子吃點好吃的東西,不要隨便吃吃。愛吃牛肉麵的話,爸媽就帶孩子一家一家有名的店都去吃一遍,吃完了打分數,全家一塊討論。大家要是都能在眼耳鼻舌身的生活經驗上,都能夠有提高思維頻率、呵護靈魂的習慣,將來孩子長大後,對選擇就有有比較好的習慣,知道去找他有興趣、喜歡做的事,快樂開心地鑽研其中,成為該領域的高手。

對兩岸藝術市場的現況觀察

就我觀察,這幾年北京、上海的藝術市場有點冷,不太景氣,這個衝擊跟有錢沒錢無關,和人們對生活的不確定性、茫然有關。習近平上台後,反腐、肅貪太徹底,連帶影響了藝術市場,少了洗錢、送禮的需求,一下子全中國的拍賣就砍了一半,從全世界藝術品交易的第一名又掉回第三名,就連北京798的畫廊,生存都有點困難,開了很多也關掉很多。能夠生存下來的畫廊,大多是靠著一些富起來的老百姓撐著的。一間畫廊只要能找到對的藝術家、好的作品和合理的價格,再碰上三、五個老闆級的人,通常也就死不了。

相較之下,台灣現在情況反而好一些,因為台灣的藝術市場走了50年,島上又有一些成功的中小企業,所謂隱形的台灣之光、台灣冠軍,這一些人過去數十年來的生意沒有不好過,進帳的水龍頭不斷,又有二代繼續接班,正是靠著這群人的支持,台北藝術博覽會每一次都能創下幾億元的成交價。

不要小看這群人的數量,我們自己到中、南部常常遇到這一類的人,什麼後照鏡大王、車燈大王、鞋子大王、自行車輪軸大王、螺絲大王,他們的工廠可能也不大,70、80個員工,卻可以做全世界的生意,這群隱形冠軍現在都在買藝術品,用他賺來的九牛一毛玩,連帶幫助了整個台灣的畫廊市場。這情形讓國外的藝術圈看到了,覺得台灣還是有它厲害的地方,穩穩地發展,不像中國藝術市場震盪那麼劇烈。

不過這樣的現況即將出現變化,當年把香港國際藝術博覽會成功打造起來的任天晉(Magnus Renfrew),2019年要來台北辦當代藝術博覽會了。這是台灣第一次有國際級的厲害角色來操辦博覽會,會給畫廊協會帶來一定刺激。為什麼外國人會挑中台灣?就是因為台灣有這些中小企業藏家支持,來過台灣參展的國際畫廊都會把好消息帶回去,讓老外決定來台灣搞一個金字塔頂端的展。全台灣只有最前面、能夠被人家看上的畫廊,才有機會參加這個展,它們參加過後,還會不會回來參加原有的台北藝術博覽會?畫廊協會扛不扛得著衝擊?這些都是未知數。

青年藝術家在收藏市場的未來

在正規的藝術市場裡,藝術家是按著市場規律在走。首先藝術家要被畫廊挑選,觀察測試後再簽約代理,接下來藝術家就專心畫畫,畫廊再幫他推廣出去,出畫冊、辦展覽、參加博覽會,一切都舖墊完了,將來才有拍賣的可能。但是有一些沒有被畫廊挑中的人,也是要求生存,所以現在就出現了很多博覽會,專門是滿足以畫畫為業或為興趣的這些人,讓他們把畫換成錢好過日子。後面這類人一旦連續幾年賣得好,也有可能被畫廊看到,簽約走進正規體系,也就是說,在藝術市場的金字塔裡,都有不同位置的選擇、價位和玩法。

有趣的是,目前台灣的藝術市場出現一個兩極化現象,熱錢會去追求明星,也就是那些有名的藝術家,年輕的藝術家如果想被看到,展覽門檻就得要降低,於是我們在台灣就漸漸看到了越來越多「酒店型」的博覽會,它們把大型藝術博覽會的租金、軟硬體成本節省下來,改訂一間旅館的房間,當入場成本降低到這個價位時,開始能把一些好的年輕藝術家帶進來,讓他們不用再熬很久才能出頭。

這類博覽會的展品售價不高,總平均都在10萬元以內,可是也有很多資深收藏家會去買。我問過那些人,你都賺夠了,還跑來這裡幹嘛?對方笑笑說,我是來為孫子買東西的。過去20、30年鍛鍊下來的買賣精準度,此時就能派上用場,他們自己都很清楚,當年不小心買到的作品,到了晚年給了他巨大的財富報酬,接下來他再從其中抽出一部分錢,去為孫子買他長大以後會喜歡的東西,我覺得這就是台灣厲害、值得驕傲的地方。

由於有這些酒店型博覽會給年輕人機會,中青輩的畫家反而有點左右為難。他們的年紀和展覽資歷都提高了,可是遇上年輕一輩作品3萬、5萬、10萬元的衝擊,處境反而有些尷尬,也都在嘗試改變,迎接市場的變化。不過我還是相信,每一位藝術家頭上各有一片天,總會找到自己的粉絲跟隨。

(作者為資深藝術品拍賣官及藝術拍賣顧問。本文整理自「文房・文化閱讀空間」舉辦的「文藝復興轉動文化的新未來」系列講座,由知名策展人、工策會副總幹事黃莉翔擔任此系列主持人及客座主人。)

瀏覽次數:134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一座老屋的文化沙龍中,來自設計、建築、藝術、流行音樂的各界專家和幕後操刀者,現身說法與您分享數十年來的寶貴經驗,透過協力共享,記錄下台灣方方面面的變化軌跡,為華人世界注入創新創價能量,在未來創造一場改變城市的文化復興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