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兩岸歷史文化交流中心主任湯錦台,長期關注東西方交流歷史,以及各國文創產業發展現況,他從韓國出發,分享了文創產業如何帶動經濟發展,台灣目前的文化園區,又有哪些可以突破、進而走出國際的地方。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現在世界經濟走入了新的數位時代。未來很多人的功能可能會被機器人取代,可是同樣地也會有很多人有了餘裕,會出去旅遊休閒、去欣賞文化。因此很多國家都打著文化產業的算盤,提供精力充沛、擁有多樣思維的年輕一代,一個可以創作和發揮的平台。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全球的文化產業開始蓬勃發展,當年世界各國百廢待舉,美國獨領風騷,開始向全世界行銷產品,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好萊塢還有美國音樂。美國把這些東西,從唱片、錄音機、錄音帶,再到現在的數位音樂等等,變成文化產品與文化服務進入市場,成為整個金元帝國很大的經濟收入來源。雖然影響力不比當年,但是包括觀光產業在內的文化產業,始終是美國經濟的一個重要支柱。

而除了美國以外,要了解文化產業對經濟的驅動作用,最近也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我們的勁敵韓國。

侏儸紀公園帶給韓國的刺激

我差不多在1980年代末期到過南韓。當時南韓除了漢城(按:今天改稱首爾)有很多美軍跟美國的觀光客外,一離開漢城市中心到郊外去,就是一片茅草房,就好像看一些韓劇都會蓋很多茅草房並列在一起的景像。1980年代末期的韓國是遠比台灣落後的,很多韓國的留學生、研究生都會跑到台灣來開餐館,就好像現在北韓會派很多女服務生到北京餐館打工一樣,當時很多韓國大學生暑假也是到台灣的韓國餐館打工,台灣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候,開始流行像韓國烤肉之類的韓式食物。

但是1994年時,電影侏儸紀公園刺激了當時的韓國總統金泳三,他看到一部電影可以創造5億美元如此龐大的數字,非常震驚,決定要推動文化產業。雖然韓國也是要面對國內的獨裁、貪污、腐化等現象,可是它是一個有決心的國家,從總統開始,總算跨出了第一步。

到了1998年,金大中總統也開始鼓吹讓韓國文化跟世界接軌,提出了要全球化的口號,結果歪打正著。怎麼說呢?當時碰巧中國剛剛改革開放,經濟文化的條件已經開始提升,需要比較能跟它認同的東方文化相關產物。剛好出現了《大長今》,韓劇開始在中國大陸風行,接下來又陸續帶入美容產業、時裝產業,還有各種韓國食物,都大量輸入到中國,進而帶動了韓國經濟的發展。

文化產業在韓國國民經濟當中的比重逐漸加強,到了2017年,包括韓劇在內的文化產業整體輸出量,已經達到了100億美元,差不多同一時期,台灣現在大概還不到30億美元,相比之下,還是有相當的差別。

而且我們要注意,韓國的文化產業數據,並沒有將觀光產業納進去,只是就純文化事業來計算。雖然韓國的人口各方面都比台灣多一點,但是曾經兩國的經濟是差不多,台灣甚至在1990年代初期還是領先的,現在韓國已經進入一年3萬美金的階段,台灣距離這個目標還有一段辛苦的路要走。

台灣發展文創產業的脈絡

台灣大約是在2000年左右,才開始從歐洲引進文創產業的概念。當時的大背景是為了經濟轉型。尤其隨著許多台商出走大陸尋找第二春,許多原本的產業強項都逐漸消失,文化產業相形之下就更加重要。

台灣當時學習的榜樣是歐洲和日本。英國是最早提出文創產業的國家,不過後來這個文化概念在歐洲也流行起來,歐洲人會將廢棄的工廠改建,傳到台灣來就是菸廠、酒廠的改造,找藝術家、工藝人員、策展人員,將它重新包裝,改建成城市生活的一個重要部份。日本也一直是台灣學習的榜樣,比如食品包裝、衣服設計、化妝品等等,都有從日本承襲的線索,日本的文化產業可以說是無所不包,端看你怎麼巧妙運用。

可是台灣在這段轉型的過程中,雖然在2010年完成了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也陸陸續續將很多老工廠、老酒廠、老菸廠改造成文創園區,可是跟韓國的總產值還是不能相比,能夠創造外匯的產品數量更是不如韓國。文創園區有的成功,但也有不成功的案例,同時間許多縣市還出現了為了推動客家產業而創設的客家文化園區,表面上蓬勃發展,實際上問題重重。

為什麼很多文化園區會變蚊子館?

這些園區的一大問題,出在創新能力和文化多樣性不足。以客家文化園區為例,許多縣市都有設立,有些地方實體很大、空間也很大,但只是靜態的、類似博物館式的文化園區。政府儘管投入了大筆資金,卻常常門可羅雀,沒有幾個客人,關鍵就出在經營理念跟不上時代,各個縣市的內容都千篇一律。

一談到客家人,大家就想他是吃苦耐勞,所以要擺出犁頭、破碗之類的舊東西,這是文化思維把我們框限住了。其實移民社會並不是靜態的,不單是搞個場館,擺出蓑衣、斗笠、藍布花布衣服就可以了,這些都是非常陳舊的事物,所以才會造成蚊子館的惡性循環。沒有人能夠提出比較靈活的做法或理念,將客家文化更活潑地展示出來。其實文化是一個非常生動有趣、有衝突又有互動的過程,如果這些客家文化園區中,能夠出現一些比較屬於歷史動態的場景,文化影響便有機會擴大變成國際影響力。

要怎麼做到這一點,首先我們必須突破詮釋台灣文化的傳統思維,也要突破對人群分類一成不變的思索。現在大家只要提到客家人,聯想到的關鍵字就是隱形人、硬頸精神、吃苦耐勞,可是難道閩南人沒有吃苦耐勞,沒有硬頸嗎?要打破我們自己給自己框設的界線,就要去想像一個新的活潑的客家人、閩南人是什麼?原住民除了殺吳鳳外,有沒有別的故事?比方說牡丹社事件,有原住民跟日本人作戰的戰場,我們自己卻沒有太多的歷史紀錄,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地方。

接著我們就要去思考,怎樣將更多歷史的元素融入到文化園區的經營之中?倘若想要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吸引國際的視野,我們就必須把現有的東西再深化,譬如將重大的歷史事件場景或想像融入。

海盜故事也是我們的賣點啊!

大家可能聽過海盜林鳳的故事,林鳳曾經想在16世紀後期偷襲馬尼拉,所以他組成了一隊海盜從台灣出發。當時的台灣就是林鳳的海盜基地,基地我推測就是在嘉義縣布袋鎮的好美里一帶。林鳳為什麼會想要去攻打馬尼拉?因為西班牙人是16世紀佔領了馬尼拉,從此菲律賓變成西班牙人的殖民地,一直到19世紀結束為止。西班牙人佔領初期,從墨西哥帶來了大量準備跟中國做貿易的白銀,一些華人商人從馬尼拉要回福建途中,經過台灣海峽,剛好被林鳳的部下攔截到,從船裡頭搜出一堆西班牙銀元,海盜們看得眼睛都要呆掉了,後來再詢問被抓的俘虜,才知道西班牙人帶來很多白銀,準備在馬尼拉做貿易,所以林鳳就開始準備進攻馬尼拉,後來馬尼拉也幾乎要被他攻陷。如果真的攻陷的話,今天馬尼拉的主人,或是說現在的菲律賓人,可能就是這些海盜的後代了。

這個是一個很傳奇的故事,可是台灣不管是小說、故事、電視劇什麼的,都沒有人好好將它發揮。反觀西方,有些人可能看過Netflix的電視劇《黑帆》,它講的就是加勒比海海盜的故事,非常好看。所以像林鳳這樣一個從台灣產生的海盜人物,在我們延伸地方文化的過程中,就是值得被考慮的重要歷史元素。

此外,早年圍繞著台灣島的故事,有海盜,也有走私商人,比較有名的包括李旦、顏思齊、鄭芝龍等人,可是他們的作為在台灣的文化展示中,完全沒有被表現出來。將來我們或許可以規劃,比方說在原先日本人、荷蘭人、中國人作生意的熱蘭遮城,也就是安平古堡附近,重建一些動態的歷史場景,像是用來對付不聽話者的斷頭台之類的,用比較生動有趣的方式,吸引更多青睞目光。同樣地,淡水紅毛城也可以好好開發利用,這些都是我們所剩不多的歷史場景,不應該只是停留在靜態展示的階段而已。

台灣是屬於海洋地帶的一個地區,是東亞跟東南亞海洋文明的一部分,許多周邊國家,都擅於利用過去的歷史元素發展文化產業,比方說日本九州有豪斯登堡,泰國電影也有很多過去泰國跟緬甸互相打來打去的歷史。台灣如果要將文化產業當作經濟的支柱看待,就要去發展更多與周遭國家的歷史連結。

建構南島民族的文化論述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現在一天到晚都說自己是屬於南島民族的國家,但是關於新石器時代的台灣島民,跟南海各地、菲律賓,甚至是更遠的印度,彼此間有什麼貿易往來,現有的歷史考察還是太少。但這會是值得我們努力去挖掘的重要文化資源。現在學者在東南亞許多地方,都發現產自台灣的豐田玉,幾千年前可能是東南亞海上貿易流通的貨幣,但是新石器時代這一段有關南島民族的歷史,現在還有很大缺口,如果這段歷史有更多的歷史素材可以挖掘出來,那台灣作為一個世界文化的發源地之一的意義,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對台灣文化產業將來的發展,也可以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礎。

很可惜的,過去20~30年,我們的文化慢慢趨於內縮,而不是向外擴張,逐漸看不到外面世界大環境的變化,連帶制約了整個文化產業的向外發展。例如跟周邊國家的歷史文化作連結的時候,我們過度地侷限於跟日本的這些關係,可是事實上不管是南島文化或者是大航海時代,台灣的連結都是在東南亞,所以這一塊將來勢必會成為,也必須成為我們歷史元素的一個重點。

未來,我們其實可以好好考慮,是不是要將觀光產業視為文化產業對待,以及該怎樣將觀光產業提升到國際等級,能夠一下子吸引國際遊客注意。觀光產業不但是最快的外匯來源,也能產生大量就業機會,還可以讓國際人士更全面地了解台灣,使台灣跟國際接軌。要提高台灣觀光產業的創收能力,我們從政府到民間部門,都要不斷產生新概念、新理念、新方式來吸引遊客。過去台灣已經有許多產業流失到大陸或是消失於無形,剩下文化和觀光產業這兩大項是我們比較可以掌控的,需要更多新與舊來結合。不要忘記,17世紀之後,是中國東南海商與居民開拓了海洋貿易,並在後續數百年的東西文明衝突中,於台灣建立了具有特色的漢人移民社會,立足於這些特色,在激烈競爭的新國際經濟格局中,創造出有競爭優勢的文化產業,才是台灣的生存之道。

(作者為紐約兩岸歷史文化交流中心主任。本文整理自「文房・文化閱讀空間」舉辦的「文藝復興轉動文化的新未來」系列講座,由知名策展人、工策會副總幹事黃莉翔擔任此系列主持人及客座主人。)

瀏覽次數:503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一座老屋的文化沙龍中,來自設計、建築、藝術、流行音樂的各界專家和幕後操刀者,現身說法與您分享數十年來的寶貴經驗,透過協力共享,記錄下台灣方方面面的變化軌跡,為華人世界注入創新創價能量,在未來創造一場改變城市的文化復興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