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情人節剛過,一個月後緊接著又是白色情人節。在眾好友透過各種社群媒體放閃的同時,我不禁想起時常被打趣提及的問題:「法國男人,是不是都很浪漫啊?」

如果送花是浪漫的基本招的話,那的確,法國人是很浪漫。因為不僅男人過節幾乎必獻上花束給女友或結褵數十年的妻子,甚至連平常日路過花店時也會順手帶上一束回家給老婆。花店買一送一促銷時,也常會出現「一束給老婆,也別忘了帶一束給情人」這樣的幽默文案。

法國人很浪漫的印象可能來自於法國令人屏息的古蹟建築及景觀,可能來自於電影對戀人的刻畫,也可能來自於各種語言對於法國情愛行為的專有名詞,例如法式熱吻(French Kiss)或者英文直接借用的「三人行」(Ménage-à-trois),都持續加深法國人很浪漫的形象。我曾經拿這個問題煩過幾個法國朋友,他們的回答首先大抵都是不覺得法國人特別浪漫,但若真要解釋的話,他們也是有一套作為「好情人」的說法。

更願意讚美,也更渴望分享

其中一人表示,法國人很願意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男人覺得女人很美、很可愛,他會直接說出來,跟亞洲情人的「內斂」比起來,更願意對另一半給予稱讚。另一位則說:「我們不浪漫,而是比較『感性』。」原因是他們在意生活品質,喜歡和情人分享各種感官體驗,也因為民族性使然,比較少有逃避討論溝通的狀況發生。換句話說,他們的浪漫,並不是「我願意為你犧牲一切」,而是「我渴望與你分享一切」。

另一個給予法國男人很浪漫的原因,來自於法國男人至今仍多少堅持的「Galanterie」(較接近的翻譯為殷勤)。該字源於17世紀的法文,原來是指騎士在戰場上的英勇行為,現在則多指男人在所有動作和言語中,皆以女性為優先考量的禮貌準則。該原則可延伸到讚美女性、幫女性開門、給予女性優先路權、禮讓公共座位給女性等。這樣的觀念在各個年代都有其爭議:18世紀時哲學家盧梭曾批評這樣的觀念給予女性過高的重要性與評價;而在西蒙波娃眼中,「Galanterie」只是父權社會的陋習,企圖把女性綁在附屬地位。

即使如此,法國男人仍把它當成一種對女性基本的禮貌。曾在巴黎日本餐廳打過工的我,對此有很深的感觸。餐廳時常有人點整瓶紅酒,而桌邊侍酒的基本步驟就是要先倒兩三口請該桌主人品酒,同意後再一一倒給該桌其他客人。日本桌的主人絕大多數是年紀最長的男性,品酒的主人幾乎不可能是女性(除非年紀相差懸殊),時常不用加以詢問就能判斷出來。一天來了一桌法國人,有男有女。在倒第一杯酒時,我習慣性把酒瓶湊往該桌張羅點餐也較微年長的男性,但他卻立刻大手一張蓋住杯口,跟我說:「該讓女士優先喔。」這讓我猛然意識到法國「女性優先」與亞洲的傳統觀念有多麽不同。在我的觀察裡,儘管對於「Galanterie」的女權爭議不斷,多數的法國男性仍以保有尊重女性、女士優先的原則為榮。

開放自由的性愛,其實是很晚近的事

大眾對法國人的另一個印象,就是「對性愛相當開放」。的確,法國如同許多北歐西歐南歐國家,相對於亞洲國家,對性愛是相對開放的;但跟鄰近國家比起來,法國卻又保守了一點。幾年前TNS Sofres一個針對法國女性的有趣民調顯示,只有41%的法國女性能和朋友輕鬆談論性,且僅44%的女性能輕鬆和伴侶談論性愛。一份嚴謹的研究指出,法國人對性愛議題的解放是這幾年才開始的。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暨高等政治學院法國政治生活研究中心的社會學者Janine Mossuz-Lavau分別在2000年與2017年調查法國人如何談論生活中的性與愛。在2018年出版的《法國的性生活》(La Vie sexuelle en France)一書中寫到,透過17年的演進,並受到#MeToo運動及後韋恩斯坦事件影響,法國人對性愛的議題終於開始「解放」,各式議題也百無禁忌──例如遭性侵經驗、女性自慰、雙性性愛、「雙面人生」(擁有一位以上愛人)、白髮族性愛等等。另外Mossuz-Lavau也發現,男人女人在兩性議題的角色與個性也在近幾年來出現了「可對調性」,亦即積極尋找一夜情的可能是女性,而純情害羞的可能是男性,男女角色、功能、行為、觀念已經「混合」,不再像以前般壁壘分明。一個法國女性好友就曾跟我說得很直白:「我們喜歡性愛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它既舒服又免費,就像享受美食或好電影一樣。」

感性、自由、開放,似乎是法國人對愛情的態度,但還有一點,其實是大大顛覆了我從前對法國人的印象──他們非常注重家庭。

不輕易離婚,因為也不輕易結婚

生在亞洲的我,總覺得台灣人每逢過年過節總要家人團聚,法國應該沒有這種傳統吧?錯了!大部分的法國人可是相當注重「家族」聚會的。台灣近幾十年來已經演變成以「小家庭」為主,而法國人卻總透過各式節日、有薪假、慶祝活動,南往北返盡可能地拜訪各地親戚。記得之前和法國人交往時,聖誕節前一週我們就整裝前往諾曼第的爺爺奶奶家,與阿姨一家會合,共渡幾天假期;回程途中會再拜訪幾位親戚,並在巴黎郊區外公外婆家享用大陣仗的聖誕節晚餐。隔天早上拆了禮物,就開始準備在家接待一波波來訪的家人。一整個「拜親之旅」下來,我不僅肚子肥了好幾圈,而且還見客見到厭世,只想躲起來當個邊緣人。當時我心裡暗叫:「天啊,法國人也太愛家族聚會了吧!」

其實對法國人來說,「家庭價值」是很重要的。根據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所調查,儘管「結婚對數」近幾年持續減少,但「傳統家庭」(亦即一對伴侶和共同扶養的孩子穩定同居生活)的數量卻仍然維持所有家庭的大宗(70 %)。該現象從結婚與離婚率也可以窺探一二。據2017年歐洲統計局統計,法國2015年結婚率是3.6‰,在整個歐盟國家中只高於義大利(3.2‰)、葡萄牙與斯洛維尼亞(皆3.1‰),顯示法國人結婚的意願不高,原因之一是許多法國人寧願選擇較彈性的同居申請(Concubinage)或「民事伴侶結合法」(PACS)[1]來代替婚姻;但相對的,法國人的離婚率也很低(1.9‰),除了較為保守的東歐國家外,僅低於希臘、義大利、愛爾蘭、馬爾他[2]和英國,甚至低於台灣的2.3‰。總言之,就是法國人不輕易步上紅毯,也不隨便簽字離婚。

回到老問題,法國男人浪漫嗎?我覺得,法國人的浪漫是對於生活情調的堅持,男女皆同。相較於我們對於浪漫的刻板印象──花錢、巧克力、搞排場、海誓山盟、愛的驚喜等,他們更喜歡和伴侶分享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感官體驗,吃的喝的看的聽的聞的摸的。另一點很重要的是,雖然法國人享受性愛帶來的歡愉,但他們很清楚有一條界線的存在:當我要的時候,就是調情、就是享受;當我不要時,就是騷擾、就是性侵。

身邊有時會有朋友初到法國,遇到溫柔嘴甜的男子瞬間墜入情網,幾個月後遭到對方劈腿或冷處理後,再向我哭訴法國男人朝三暮四。然而,我從法國人的愛情觀中學會的,反而是知道自己要什麼、掌控慾望的自主權,並懂得如何拒絕與接受。或許,這才是成為「好情人」的第一步。


[1] 民事伴侶結合法(PACS)的保障程度界於婚姻和同居之間,法律賦予PACS的當事人類似於婚姻的法律保障,但相較於婚姻,PACS規定的強制性權利和義務較少(例如沒有遺產繼承權),當事人可透過PACS的條文對某些項目進行自由約定。

[2] 愛爾蘭於1995年才在法律上允許離婚,馬爾他則遲至2011年。

瀏覽次數:541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穿梭在文化消費、階層與國界之間,作者關注國家政策與多元公民社會互動下的公共領域。現為法國巴黎第二大學媒體傳播博士生。曾任電視台外電編譯、金曲獎國際宣傳、劇團巡演經理、電視台駐法特約記者,現任移人特約記者。熱愛紀錄片與戶外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