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0月中開始,法國民眾不滿馬克宏政府在巴黎減碳協議與能源轉型的需求下調漲汽油稅及柴油稅,開始透過社群網站抗議。尤其在缺乏公共運輸系統,只能靠開車的郊區,反彈聲浪更是強烈。抗議者從地方示威活動開始,在11月17日週六發動全國串連與封路,身穿代表交通狀況的黃色反光背心,表達對過去一年汽油調漲17%、柴油調漲23%的憤怒。

11月24日以及12月1日,黃背心群眾「從地方前進中央」,集結在首都巴黎,發動了大規模的示威抗議,以向政府施壓。可惜,有部分暴力份子混入抗議群眾,造成無數店面與車輛慘遭破壞縱火,更有人砸毀了凱旋門下的雕像。情況越演越烈,數十站地鐵因此關閉,鎮暴警察出動噴水車與催淚瓦斯,並將400多人帶回偵訊。

1968年後最大的社會動員

「黃背心運動」29日發表公開訴求,呼籲政府官員遵從人民意志。他們反對的並非環保與能源轉型,而是不滿政府對勞工階層民眾開刀增稅的同時,卻頻頻為企業與富人減稅。抗議者提出的訴求除了降低燃料稅外,也包含數十條社會措施,例如:調漲最低淨薪資至1,300歐元、減少建設大型商場以維護小型商家、大規模建物隔熱計畫、大企業多課稅小公司少課稅、社會福利不該排除手工藝者與自雇者、所有民意代表薪資應為全國平均薪資、人民薪水退休金與補助因應通膨調整、限制大企業的短期合約人數、終止撙節政策、妥善對待非自願移民與庇護要求者、實施真正的融合政策、最高薪資訂在15,000歐元、增加工作機會、再國有化煤氣與電力、人民公投入憲、增加船隻與飛機燃料稅等。除了少部分稍顯烏托邦外,多數訴求都關注財富分配不均與社會發展的問題。

法國總統馬克宏則針對抗議行動發表公開談話,他譴責破壞份子的暴力行為,表示國家秩序不容挑釁;也指出仰賴石油,等同於依靠中東產油國的政策決議,減少柴汽油的使用除了環境考量,也是法國外交獨立的一步。最後,他重申能源轉型的政策方向不會改變。12月2日總統從阿根廷G20高峰會回國後,立刻召開內閣危機會議,要求內政部訂定安全機制以因應可能升溫的情勢與破壞份子,也要求總理接見各黨領袖以及黃背心運動代表,展開對話。

這次的「黃背心運動」堪稱法國自1968年「5月風暴」後最大的社會動員,不過並沒有工會與政治勢力的動員、奧援或操盤,完全靠一般民眾、網友發起,成為法國人民透過社群媒體展現公民意志的歷史里程碑。民眾透過社群媒體平台而成功集結,影響力甚至擴散至鄰國,使得德國、比利時與荷蘭都自11月中開始出現規模不等的黃背心抗議行動。

安全部隊圍毆身障者?假的!

同時,網路與傳統媒體上紛飛的資訊與各種甚囂塵上的假新聞,也使得運動成為了媒體資訊的攻防戰:真假消息的製作、傳播、印證與反證,意外成了這場運動的另一焦點。對於大量暴露在誤導性資訊的台灣閱聽人而言,這樣的現象參照起來格外有趣。

首先,黃背心運動打出「法國為全球間接稅最高國家」的口號,但很快就被媒體引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數據證實為錯誤資訊,全球間接稅最高的國家為丹麥而非法國。

11月19日「黃背心運動」的推特帳號(@LesGiletsJaunes.fr)上傳一段影片,內容是共和國安全部隊在17日的抗議行動中,圍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身障人士與陪同人。該影片在兩日內被轉推近4,000次、觀看次數高達10萬次,黃背心運動支持者大力譴責政府,激化人民與國家間的對立。

然而,影片中的身障人士21日出面駁斥影片造謠,原來他是該省顧問。他表示:「影片是胡來,根本沒有呈現事實。警察沒有攻擊我,反而是在保護我。抗議群眾自導自演,他們還說那個被打倒在地上的人是我的陪同人。全都是假的。」

一名西班牙網友也在推特上傳一張17日全國串連示威人山人海的照片,表示參與人數近百萬。該照片引發瘋傳,共有1.1萬次轉推及近1.9萬個讚。然而,隔天卻被攝影記者打臉,指出該照片是2015年查理事件後的遊行照片。

此外,還有對於France 3電視台控管內容、Facebook內容遭法國政府審查、CNN證實示威人數高達200萬人等的陰謀論假消息,連馬克宏之前上政治反諷秀,說要攻擊人民的搞笑內容,都被網友翻出來移花接木,成為黃背心運動支持者的眾矢之的。

官方急著貼標籤,滋事的到底是左派或右派?

同時,政府與傳統媒體也被控動員資源,企圖透過一樣的操控手段,來削弱黃背心運動的可信度與正當性。

例如,政府與媒體企圖將黃背心運動的破壞份子與極右派團體連結,指控其要對暴力負責。公共財務與行動部部長甚至在公開場合指控香榭大道上的示威者都是納粹極右派(peste brune)。內政部國務秘書Nuñez也在法國電台RTL中直指「極端國家主義者」為事態失控的始作俑者。

更甚者,連馬克宏團隊的推特帳號(@TeamMacronPR)都貼出一段取自BFM電視台的影片:一位戴帽子的男子在經過鏡頭時舉起右手。這段影片被消音,文字寫著「香榭大道上的納粹敬禮」。

這段影片被「共和前進!」的議員Moutchou轉推,斥責極右派滲入黃背心運動,意圖不軌。隨後,這段影片被《自由報》的事實查核中心CheckNews證實,還原聲音後,這位先生說的是「Ave Macron」,Ave在拉丁文中,其實是問候語。換句話說,這位其實只是要問候馬克宏的先生,卻遭到總統的公關團隊公開栽贓。諷刺的是,這位Moutchou女士剛好就是反資訊操縱草案的提案議員。

我們能猜測這些指控的企圖:為黃背心運動貼上「納粹極右派」的標籤,讓人唯恐避之不及;若滋事分子真為極右派,想必將對黃背心運動的信用與形象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然而,在警方對破壞份子進行逮補偵查後發現,他們絕大部分都只是「跟隨者」;而帶頭的,則是幾名激進的左派運動份子。抗議民眾在街頭噴漆留下的大寫A,也是極左派「無政府」(Anarchy)的政治口號。

許多政治人物也紛紛開始在抗議群眾中查找左派、右派或郊區不滿民眾的行動證據,包括有政治人物表示聽到在黃背心運動中聽到右派國民陣線的口號「這是我們家」、街上塗鴉的極左派政治用語、切格瓦拉的旗幟等。同時,法國學者及極右領袖勒龐則指控政府對暴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目的就是為了要藉由破壞行動打擊黃背心運動在民眾眼中的形象,削弱其正當性。

假消息查核成了當務之急

於是,時間內消息紛沓,四面真假消息不斷地相互駁斥或證實,各家電視台及報紙的查證中心──如《自由報》的CheckNews與《法新社》的Factuel──也積極運作中,希望盡快將真相傳達給大眾。因為查證事實的能力將為媒體獲取更多可信度,增加閱聽者的忠誠度與整體評價。

反觀台灣,媒體與觀眾的主從關係似乎相反:閱聽者的忠誠度多來自於該媒體的政治立場,立場對了,媒體餵什麼觀眾就吃什麼。就我所知,由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與優質新聞發展協會共同成立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正往這方向努力,但目前為止,卻沒有任何一家媒體成立自家的查核中心。報導錯誤沒有人在乎,也不需要釐清事實──除非有人提出告訴。導正視聽並不是一件會讓台灣媒體引以為傲的事。

無論是政治人物、大眾媒體或社群媒體,都藉由網路即時傳播的特性,自行產製或發表內容進而影響輿論與議題走向。政治盤算、公關操作、媒體偏頗,亦或是有心人士、勢力的煽風點火,在全世界都會發生。France Info就在一篇文章中下了這樣的標題──「黃背心:假新聞的戰場」。

在全民自媒體的時代,媒體操控的議題已在許多民主國家響起警鐘。法國政府不僅早已注意到「假消息(fake news)」──更正確來說是「誤導性資訊(désinformation)」──所帶來的可能危害,且已著手立法。

11月20日法國國民議會通過由「文化部」主導的《反資訊操縱法》,特別針對兩類媒體:第一,由外國政府控制的媒體,若經特別法官確認其意圖不軌且屢勸不改後,將由法國高等視聽委員會(CSA)吊銷其執照;第二、原本宣稱不須對其內容負責的網路資訊傳播平台也有義務對內容負責,並對其使用者建立透明機制。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法國政府從看見問題到立法通過的效率。2017年大選時該問題浮出檯面,2018年初馬克宏政府提出草案,11月底法案便通過國民議會。相較之下,台灣動輒數年才能通過的法案,如何能跟得上日新月異的世界脈動?

 為什麼7成民眾都支持黃背心?

回到「黃背心」。儘管這場運動爆發多起暴力衝突與破壞事件,卻仍獲得法國絕大部分民眾的支持。12月2日,法國民調機構Harris Interactive一份最新的民調顯示,有72%的民眾支持該運動,僅有23%表示不支持;同時不意外地,有高達85%受訪民眾反對使用暴力手段。

為何這樣一個導致民眾生活不便、交通堵塞、商家蒙害、暴力頻傳的運動,仍能擁有如此高的支持度?

第一、法國民眾普遍也反對馬克宏政府把能源轉型代價轉嫁給基層民眾,卻放過企業財團的決定。再加上馬克宏上任後包含勞工、稅制等政策已累積許多民怨,剛好就在這時一併爆發。

第二、這與法國的抗議與罷工文化有關。一般民眾相當尊重人民集會與表達立場的行動,並認為這是公民不可被剝奪的直接政治權。他們願意忍受不便,以期在未來他們需要上街爭權時,也能有彼此的支持。

社會學者Le Goff說,和1968年的5月革命相較,黃背心運動更複雜且更令人憂心。前者上街時,心中是充滿意識形態、理想與希望,甚至在學生族群中還有一種振奮人心的熱血悸動;然而後者,民眾有的僅是受迫與失望。他們看不到希望,未來黯淡,因為不願被遺忘、被犧牲,而發出存在的怒吼。也因此,許多人說,「黃背心運動」的中心訴求,其實是正義與尊嚴。

到底,這場進行中的公民運動能走到哪?又會為民主社會帶來哪些啟示?世界都在看。

瀏覽次數:2350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穿梭在文化消費、階層與國界之間,作者關注國家政策與多元公民社會互動下的公共領域。現為法國巴黎第二大學媒體傳播博士生。曾任電視台外電編譯、金曲獎國際宣傳、劇團巡演經理、電視台駐法特約記者,現任移人特約記者。熱愛紀錄片與戶外運動。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