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今天不憤世,聊點嚴肅的。

最近虐兒案頻傳(其實一直都有,只是最近報導得比較多吧),大家看了應該也很痛心,也應該會想,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

有些人會想,要趕快去懲罰加害者,於是有了私刑。這不會解決問題。有些人會想,那就讓國家嚴刑懲罰好了,於是有了虐兒處以重刑的呼聲。這也不一定會解決問題。

那要怎麼辦?

讓那些難以承受的家庭重擔,能被社會分攤

兒童被虐待,後面可能有很多原因,也許是大人酗酒的問題,也許是未成年生子,也許是父母不知道如何照顧孩子或沒有能力照顧孩子,也許是家庭功能不健全,也許是家庭處於弱勢,也許是家庭的支持網絡不足,也許是教養概念仍停留在「教就是要打」……

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功能健全。即使是功能健全的家庭,如果有很大的壓力,也會焦頭爛額。尤其,在少子化、老齡化、全球化、全球暖化的現在,家庭的壓力非常大,而且經常孤立無援,這是為什麼要提供家庭協助。也就是,社會要變好。

具體上,可以怎麼做?目前我想到的有:工時縮短,增設公幼,學校的課業壓力小一點,增設友善家庭空間(比如特色公園、有親子空間的餐廳/咖啡廳/圖書館、適合推娃娃車的人行道),建立給家庭的支持系統──尤其是弱勢家庭。我們不能期待每個人都有愛,然後一愛天下無難事(並沒有這種事),也不能期待每個生小孩的人都知道如何當父母(事實上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多半是生了才學的)。

還有,要建立一套有效的、遇到問題的SOP:例如,如果有一個未成年人懷孕,但是她與親人都沒有能力照顧小孩,怎麼辦?是不是可以讓人收養?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是不是可以合法墮胎?有人說墮胎不人道,但是生下來被虐死也不是很人道啊。

推廣反體罰與兒童權,從根本改善孩子的處境

除此之外,要推廣「打小孩是錯的」這個概念。許多人──包括某些進步開明的家長──依然認為:如果你知道為何打小孩,而且打得有節制,那是可以打的。我贊成立法禁止家庭內的體罰,但是我認為,立法必須結合概念的宣導、推廣,以及配套措施。概念沒有推廣、而且沒有配套措施前,去立法禁止家庭體罰,不一定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反而可能會讓體罰變相(像學校現在就以「體能訓練」和罰寫代替體罰),或者變成言語羞辱、心理威脅及控制,這樣也會造成另一種傷害。

概念推廣了,還要協助父母執行,畢竟這一代很多人是被打大的,也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情緒,確實會有情緒失控的情形發生。情緒失控本身沒有錯,但是當它變成虐待的理由或藉口,就是問題。當情緒失控沒有解決的方法,沒有應變的SOP(比如某人情緒失控,就應該要有人把小孩帶開),就是問題。

除了這些,還有要提供照顧者的喘息服務。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未來如果社會依然沒有改善,還是像今天一樣,長照+育兒的壓力,應該會把中生代壓垮。那時候,各種虐兒家暴就會更多了。所有的問題,都要靠法規和社會支持系統解決,立一個法,還要有其他配套,並且確切執行,就像一朵鮮花,也要有整齊的房間看起來才會美麗啊(小學課本梗)。

同時,也要推廣兒童權利和人權的概念。兒童權利不只是保護兒童的生存權和受教權,也不只是當兒童受到虐待時出來傷心憤怒「社會怎麼了」、「不會養不要生」,但是看到小童在餐廳尿尿就趕緊拿出手機拍攝上傳爆料。兒童權利是關於尊重小孩,同時也關於大人要負起責任,協助小孩進入社會,不是放任小孩愛怎樣就怎樣,也不是說小孩太不受控了我們把他們關在家裡就好。自由的另一面是責任,權利的另一面是權力,這些都必須是好好、小心運用的,也都需要學習。

我的想法比較悲觀,我覺得這一代只能治標無法治本了,但應該要想,現在可以做什麼,才能避免二三十年後有更多的社會問題。

我想,我們應該以全村之力支持家庭,而不是以全村之力打擊它。

瀏覽次數:320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