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最近,我和我老公為了兩個櫃子吵架,一個是置物櫃,一個是廚房的碗櫃。

話說,有一天我們一起去家具店買了一個置物櫃,來放兒子的玩具和美勞,這樣他的東西才不會被弟弟拿走弄壞。置物櫃有一個背板,老公說,背板只是拿來裝飾用的,可以拆掉。我問了師傅兩次,師傅都說,不能拆,背板是結構的一部分,有它櫃子才撐得起來。我說,那還是裝吧。

背板裝好,我看到老公鄙夷的眼神,就知道情況不妙。擔心了兩天後,我帶老二出去散步,回來發現,老公正在拆背板,而且因為櫃子已經上牆了,所以他是用一把鋸子,以《鬼店》男主角傑克尼克遜拿斧頭砍門的狠勁,在把背板鋸掉。

即使了發生這種悲劇,我還是先忍住氣問:「你為什麼把它拆掉?」他的答案是:因為背板和牆之間有空隙,空隙讓蟑螂有機會築巢(我老公的生活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要有蟑螂)、牆上有他畫的壁畫、背板根本沒必要(這才是重點吧)。

當我伸手去確認,結構到底穩不穩,卻發現整個櫃子會前後左右搖晃時,我就一秒爆氣了。

「妳也沒有跟我討論!妳也不聽我的意見!」

「根本一點都不穩!別人跟你說不能拆你為什麼不相信!你是誰啊?你拆這個根本沒有問我的意見!」我大吼。「妳也沒有跟我討論!(我真心不懂這有什麼好討論的?不行就是不行啊)妳也不聽我的意見!每次都一意孤行!現在情況會變這樣也不光是我的問題!」他吼回來。

人一但吵紅了眼,就會口不擇言和翻舊帳,事情就會失焦。很快地,我們吵架的重點就不再是櫃子。我像個潑婦一樣跳針又哭又罵(對,就像電影《是誰先愛上他的》裡面的劉三蓮),老公說我不正常。我說我很辛苦,老公說我只會拚命工作,對家事小孩沒興趣。我說你也不想想你之前去波蘭那麼久小孩都我在帶,我累死了要怎麼有興趣。他說妳36歲了,自己帶小孩有什麼問題呢(那換你來帶帶看啊,連續帶好幾天、好幾週和帶一兩天是不一樣的呢)。

後來,我們吵累了,都同意事情已經發生現在只能想該如何補救。幸好,中間的層架放上去後,櫃子比較穩了,只要在櫃子中間再釘兩個上牆的固定器就好。原本,這一天的下半場可以平安無事地度過,但是後來,我們又因為廚房碗櫃深度要幾公分而吵了第二架。

大吵後的華麗逆轉

我們的廚房有個地方凹進去。在我理想中,碗櫃應該嵌在那個凹洞,不要凸出來,尤其,我們的廚房很小,所以深度最好45cm。老公卻覺得,凸出來不是問題,廚房小也不是問題,50cm的櫃子可以。本來,我都準備好要聽他的了,反正才5cm。但是一想為什麼每次都是我讓步就不爽,如果我堅持己見櫃子又被拆掉怎麼辦?不禁怒從中來,所以又吵了。

雞飛狗跳了一天,夜深人靜,小孩都睡後(真心對他們感到抱歉啊),我心想問題還沒解決,不好好談談搞不好第二天又會吵,所有人都會再次受傷,只好先道歉(為何每次都是我先道歉呢),然後坐下來懇談(理性互罵)。不然能怎樣?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啊,不是吵完就算了。

所以,只好又進廚房量,只好再次多方考量,沙盤推演。老公把原本破舊的碗櫃搬出來,看看50cm裝起來的感覺。雖然實在很有壓迫感,但也可以忍受。我都已經說出:「好吧,那我們還是買50cm的吧,既然你比較喜歡那個櫃子。」這時,突然劇情有了個華麗的逆轉。

「50cm的還是太大了,只能買45cm的。」老公拍板定案。那,我們之前到底是在吵什麼?那麼多眼淚那麼多狗血是為何而灑?那些「請用論點來說服我而不是用眼淚和尖叫」呢?他最後也沒說出什麼論點吧,他只是說出了一種感覺。這種事本來就是用感覺的啊,為什麼我的感覺就不對,他的感覺就是對的?最後,我能想出來的結論只有:啊反正就是,我的理性我的感性都不管用,他還是要自己試試看自己弄得遍體麟傷才會知道喔原來不能這麼搞。

我想起一個笑話,是我們剛認識時他跟我說的。他說亞當和伊娃在天堂,神說要各送他們一個禮物。亞當得到站著小便的能力,於是東邊小小,西邊小小,快樂無比。伊娃憂傷地問神啊那您給我什麼呢?神微笑地說:「伊娃,智慧,伊娃。」

那時候我笑了整整5分鐘,但現在我笑不出來了。如果我是笑話中的伊娃,我想我會憂傷地對神說:「親愛的神,謝謝您給我智慧,但是那一、點、用、都、沒、有、啊。還是教我,如何好好地和亞當說話吧,讓我有理也能說得清,不要因為生氣就感情用事。還有,請教會亞當聆聽,不要那麼固執、自信過頭,這樣對我和他都比較好啊。」

瀏覽次數:64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