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每個身為母親的女人,人生都會有一段(或多段)時間,會被多股力量拉扯,覺得自己快被撕裂了吧。

多股力量是哪幾股?至少有:母職、小孩。大多數情況下,還有:家人、工作、社會觀感。扯來扯去,連自己不是自己的,更別談時間與空間了。

沒有自己的時間空間會怎麼樣嗎?當然會怎麼樣啊!前一陣子,我只要一吃東西就胃痛,好不容易擠出時間去看醫生,醫生開了藥說:「妳吃東西要慢慢吃。」可是,當我要一手顧小孩,我要怎麼好好慢慢吃?然後,因為時間不夠,只能以大量澱粉類果腹,或是熬夜,體重下不來,醫生又會說:「妳要控制體重,妳要運動。」(我都累死了……怎麼運動,我最大的運動就是帶小孩,可惜不能減肥)

沒顧好自己,就會聽到一些下(ㄕㄨㄛ)指(ㄈㄥ)導(ㄌㄧㄤˊ)棋(ㄏㄨㄚˋ)的言論:「先顧好自己才能顧好孩子,媽媽快樂小孩才會快樂。」(您看看,連顧自己、快樂都是為了孩子。)但是,別人並不會給媽媽顧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同一時間,當媽媽抱怨她沒有自己,又會聽到另一些言論:「做媽媽就是要犧牲自我啊……暫時把自己放下,等小孩大了妳就可以做自己……」

兼顧自己和小孩?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這兼顧不像許多人想像中的「平衡」,而比較像是技巧還不是那麼純熟的雜耍表演者,一次丟三四個球,三不五時所有的球都掉下來,一點點做自己的餘裕經常要拿好多東西去換。

我想要給孩子自由,可是也希望能有不被打擾的自由

就拿今天來說吧,為了擁有下午幾個小時趕稿的時光(趕稿喔,不是放空也不是補眠),我於是七早八早、頂著大太陽推小孩去散步。為什麼不待在家裡?因為小孩會一直搗蛋(現在二寶正處於看到什麼東西都要拿、都要丟的階段),老公和我什麼事都沒辦法做,也會一直吼小孩,之後又感到很愧疚、有罪惡感。孩子只不過是在探索自己(手可以拿東西耶)和世界(那是什麼好想拿拿看喔,好想丟丟看喔),為什麼我們要兇他呢?(可是孩子,電線和水杯真的不是可以隨便拿或丟的東西啊……)

孩子有孩子的慾望和好奇,大人有大人的界線和顧慮,於是有了矛盾和衝突。我經常覺得自己處在矛盾衝突的風口浪尖,而且我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綜合。我希望可以給孩子自由,讓他享受搗蛋的樂趣(嗯,搗蛋真的很好玩),但又希望他不要打擾我的自由、我的秩序(等長大一點,還有別人的自由和社會的秩序呢)。

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個民主開放的媽媽,不要打罵孩子,要讓他擁有權利和權力,要讓他做自己……可是,很多時候,我又發現自己成天都在吼小孩、對大寶嘮叨:「去刷牙、早點睡、快穿衣服、不要弄弟弟……」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多討厭這些規範,多討厭這些不公平的事,多討厭被管,然後大人還說:「這是為你好。」(有一次,我差一點就要對孩子脫口而出這句話了)

也許不優雅,還是手忙腳亂的找到平衡

我想,許多媽媽也像我一樣,在小時候立志,長大後絕對不要變成那樣討厭的大人,但最後卻像希臘悲劇中的伊底帕斯王(伊底帕斯小時候被預言會殺父娶母,於是被生父拋棄,被人撿走養大後,他為了不要殺父娶母而離家出走,最後卻陰錯陽差地殺了父也娶了母,因爲他不知道那些陌生人其實是他的親生父母),終究逃脫不了「變成壞掉的大人」這種命運。可是,我一直覺得伊底帕斯是個很不公平的故事啊,他會有這樣的命運,又不是他的錯,但一切的惡果卻要他去承擔。

那要怎麼結束命運的輪迴呢?最好的方法是:打造一個公平、開放、自由、有同理心、能支持所有人、不必讓任何人過勞的社會。當然,並不是說有了好的社會爸媽就會自動知道如何愛孩子,還是會有把小孩當成自己延伸、把自己的價值觀硬加在小孩身上的自私父母,還是會有虐待小孩或以錯誤方式愛孩子的父母,但我們至少要給父母們立足點式的平等,讓當個好父母不會是那麼困難的一件事。

不過,我這種說法,馬上就被朋友吐槽,說我太高調、太理想:「社會哪有那麼容易改變啦,只能先從自己改變起吧。」嗯,好吧,我同意。那我目前可以改變什麼呢?好像也不能改變什麼,除了更接受、適應自己的矛盾:接受我成了一個讓小時候的自己失望的大人,但也不要完全忘記初衷,盡可能地去同理孩子。

在各種矛盾中找到平衡點,我想這就是成長吧。但,這平衡也不是很優雅的,很多時候也是像丟球一樣手忙腳亂的啊。

瀏覽次數:435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