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又是一個週休二日等於沒休的星期一(謎之音:媽媽有休假這種東西嗎?),我煩惱著本週專欄要寫什麼。寫母親節要到了,但其實我沒那麼開心?不好,之前已經寫過了,而且各大媒體、各路寫手、各家公司或機關已經對此發表一籠意見或業配,不管是大嘆母親難為、揭露母親黑暗面(我在想,父親節時大家是否也會這麼用力揭露?)還是對母親歌功頌德抹粉施脂(這樣她的犧牲憔悴就會看起來比較上相),應有盡有。

寫母親很辛苦、壓力很大?每個禮拜不都在寫這個嗎?大聲疾呼社會對母親和小孩好一點,給他們好的人行道、大眾運輸系統和公園?講了很多次,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用,越講越無力。

那寫這禮拜即將上市的中文世界第一本媽媽詩選《媽媽+1》?這本美麗的小書是詩人潘家欣編的,收錄了10位具有媽媽身份的詩人作品(拙作也在其中),詩作時而令人微笑,時而令人想哭,寫篇評論應該會很有趣。但今天是星期一,我實在沒什麼力氣去動腦。

那來寫老公很煩?這一定會引起大家的共鳴。之前我在憤世媽媽粉專貼了一張圖,上面寫「憤媽定律一:每當我開始覺得,老公也沒那麼討厭,他就會向我證明自己的討厭」,有好多人按讚留言。

可是我也經常在想,這樣一直罵老公,會不會對他不公平啊。畢竟,他也沒那麼不負責任嘛。雖然我需要他的時候,他常常在睡或是在上網,我去催他他還會吼我,但是他會洗衣曬衣,有時候會洗碗,偶爾會做飯(像昨天的雜蔬雞肉湯就是他煮的),我出門開會或演講他也會帶小孩。一直罵他他好像也滿委屈的(但是他罵我時應該不會想到我委屈),還是不要好了。(但是我罵了他之後他就會很上進,所以有時候是否還是要罵一罵呢?)

媽媽如麵疙瘩般唏哩呼嚕的一天

回過神來,已經11點了,小兒子還不睡。我不能留他一個人在臥室,因為他會爬圍欄。把他放在汽座上,擺在客廳,我也得一直盯著他,不然他就會搖啊搖地搖過整間客廳,然後弄倒椅子或撕壞幾本書,或是用手把我們家老舊的塑膠地板掀起來(他已經掀了5塊,長大後會把我們家拆了吧)。

我累得要死,而我早上7點多就起來做早餐弄東弄西。本來要報的稅因為所帶文件不齊決定改天再報,回家後又一直拚命哄小孩睡但沒有成功。剛剛經過速食店,上面的心靈小語說:「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會是專家。」可是為什麼,我帶小孩都快8年了,還是沒有成為育兒專家呀?

不知道把小孩抱進房間又抱出來再抱回去第幾次,他終於睡著了,可是這時候也已經快12點了。我叫老公起床,叫他去接老大回家,抓緊時間寫一封工作上的e-mai,然後用雜蔬雞肉湯煮麵疙瘩(典型的清剩菜食物),糊糊的,可以飽肚,但不怎麼好吃,兩個小孩吃了幾口就說:「噁~」只有我和老公盡責地吃完。

接下來的一天就有如麵疙瘩般唏哩呼嚕地過了,但非常有料。我和小兒子一起午睡了幾個小時,醒來後忙著做晚餐,後來又帶老大去夜市買襪子因為他的腳一直長。我和他聊了聊學校的事,聊聊和同學的相處,回家後,又忙著趕小孩們上床睡覺,等到終於可以坐下來面對電腦,已經差不多11點了。

航行在媽媽的流水年華上,只求不翻船就好啦!

結果,我還是沒想出我要寫什麼,我於是把一天的生活紀錄下來,發現就是流水帳啊。我每天都在過這樣的流水帳生活,錢啊青春啊夢想啊(這啥鬼)耐性啊育兒理念啊,都這樣流流流流過去了。這河流看似平靜,但底下佈滿暗流險灘,有時候雨下大了(工作太多,壓力太大,情緒太滿),就會淹水,把我和家人都捲入。但是,如果一滴雨也沒有(沒工作,沒壓力,也就沒錢啦!),又會乾旱。

要怎麼在氾濫和乾旱間取得平衡呢?好像也不是取之在我,因為天要下雨,是我無法控制的啊。能做的,好像只有隨波逐流,然後試著駕馭小船,讓它們不要翻覆。為什麼說是「它們」?因為我覺得我和我的家人不是在同一條船上,而是四條綁在一起的船,每個人都和別人息息相關,但每個人都孤獨。

保住了命,剩下的,就是在偶爾靜止的時光,把手腳泡進流水中,享受那片刻的沁涼了。

瀏覽次數:746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