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繪。

前幾天,我去出版社開會,遲到了半個鐘頭,見到編輯時抱歉地說:「對不起……出門前幫小孩老公做午飯,所以才遲到了。雖然可以不做,但做了比較好,這樣大家都吃飽,比較方便。」

「妳老公不會做飯嗎?」

「會啊,只是我擔心他動作太慢,小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吃到東西……有幾次我中午在外面,下午回家,發現小孩還沒吃午飯。而且如果情況很忙亂,他搞不好會心情不好,接下來大家一整天日子都很難過。所以,雖然辛苦,還是自己做一做就算了吧。」

聽到這裡,我的編輯握住我的手,說:「我了解妳為何要畫憤世媽媽了。原本我以為這只是妳身為藝術家的抒發,現在我知道妳需要畫,因為妳每天都在處理一堆鳥事啊。」(聽到這話,我快哭出來了,真感謝她沒有像正義魔人一樣說:「啊還不都是妳的錯,妳怎麼沒有訓練他?」)(但是,世界上真的有人是無法訓練的)

堆積在憤世背後的鳥人鳥事

最近,我常常在想,我到底是為什麼變得那麼憤世。大概是一天到晚在面對鳥人鳥事吧。而且,這些鳥人鳥事都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外人很容易說風涼話,卻不知道其中的辛苦,和經過算計後、兩害取其輕的妥協。

比如,妳抱怨一下碗太多,大家就建議妳買洗碗機,殊不知沒那個地方放,也沒那個錢。或者,妳對小孩大吼大叫,就會有人說:「媽媽要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然會造成小孩內心的陰影。」卻沒人問妳,妳內心的陰影從何而來,妳的壓力是不是太大。

甚至,這些人會一邊說:「不要給自己那麼多壓力嘛。」一邊給妳壓力,比如告訴妳:「不要抱怨老公,他肯『幫忙』已經很好了。」「妳要獨立一點,不要指望他照顧。」真的很像先給你一包糖,再打你一巴掌。

以前,還沒那麼憤世的時候,我傾向怪自己,覺得都是自己不好,每天認真地自我反省。雖然,我知道當個夠好的媽媽就好,但是什麼才是夠好?我不知道。看別的媽媽的臉書,她們看起來都比我好、比我更為孩子著想,反省也反省得比我用力。

很久之後,我才知道,臉書是拿來揚善的,她們私底下也都快抓狂、會和小孩吵架、會不滿那些看似進步實則壓抑人性的育兒理念,但是大家好像都不太敢說出來,因為不想被人說是個「壞媽媽」。

一直想要更好,就沒辦法珍惜當下的自己

有一次,有讀者告訴我,她一直覺得我很棒,有很好的教育理念,對孩子溫柔又有耐心,她沒辦法像我這麼好。但是看了我的《我媽媽的寄生蟲》後,發現我也會厭世和自卑,於是感覺比較輕鬆了。

聽她這麼說,我一開始有點驚訝。因為,我覺得我一天到晚都在講我有多不好、是個多笨手笨腳的媽媽呀!可是,回頭去看自己那些育兒文,我發現它們都蠻「勵志」的,都有一套「雖然很辛苦、雖然自己仍有諸多缺點、但我依然要努力變得更好」的模式。某種程度上,比那些一開始就說「我很好、我要你和我一樣好、看了我的文章你就會很好喔」的文章,還有壓迫感啊!

所以,後來我就不再花那麼多時間去自我反省(生了二寶後,我也沒什麼時間了),也不再拚命想「要怎麼樣讓自己更好」了。除了不想成為別人和自己的壓力,也是因為我覺得:「一直想要更好,就沒辦法珍惜當下,也沒辦法喜歡自己現在的樣貌了。」

我就是我,我有我的特長和侷限,就像我的老公孩子一樣。與其一直活在一個「明天會更好」的虛像中,不如想想,怎麼樣才能讓大家「即使馬馬虎虎,不滿意但仍可互相接受」吧。我目前想出的答案就是畫憤世媽媽,有時寫寫畫畫抒發一下,就可以回去面對惱人的鳥人鳥事,並且試著享受生活中的小確幸,比如和孩子一起相處的甜蜜時光(最甜蜜的時光,就是他們睡著的時候)。

再說,我現在也覺得:媽媽不是萬能的。不是媽媽好,世界就會好。有太多媽媽無能為力的情況,和無法改變的因素(簡言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媽媽可以要求自己盡力做到最好,但是媽媽不該承擔他人和世界的邪惡。別人已經忙不迭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媽媽身上了,媽媽至少可以拒絕挖坑自己跳吧。

當我不再覺得我可以改變那麼多,我也不再那麼嚴厲地自責。我想,憤世久了,有一天,我會變成坐看雲起時,對自己和他人都很慈悲的佛系媽媽吧。

瀏覽次數:1603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作家,譯者,媽媽。本來溫良恭儉,後因人生實難,開始憤世。認為憤世不是青年的專利,家庭主婦的怒火也很有建設性。座右銘是:我憤世,故我在。希望以憤媽的眼光,檢視世間看似正常實則古怪的事物。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